诗意暗藏的冬天

编辑: 王艺峰 2022-11-16 10:34:05

□管淑平

走在空旷的马路上,无意间被凉飕飕的冷风亲吻了脸颊,一刹那,树上的候鸟也仿佛惊起了忧伤。电话里传来母亲提醒加衣的叮咛,幡然醒悟,冬天渐渐走到了我们的身边。冬天很美,有着一咏三叹的隽永和纯粹。冬天的美,让人流连忘返,让人悄悄收藏,细细品味。

冬天如诗。冬天里的一切仿佛都充满了诗意。诗可以点缀一个人的品质和灵魂,让人温润如玉,可亲可敬。如诗一样的冬天也同样让人心旷神怡,诗是人类情感的一份寄托,而冬天是诗之源泉,是幸福的出发点。内心的宁静和虔诚,生活的皈依和安稳,在冬之乐园中悄悄地酝酿。造物主把脾性一再放低,给予人们最大的恩惠和安慰。冬啊冬,流溢出一整季的冰清玉洁和清气满乾坤的神韵。冬天如诗,不仅因了北风,不仅因了雪花,更因了生活在冬天里的每一个善良的人。冬天是一位深邃的诗人,用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就将世间万物打磨得愈发清灵,起承转合的旋律,抑扬顿挫的味道,都纷纷跃进了冬天的辞章。

冬天如画。冬天是一幅简约的山水画。万物沉寂,处处留白,处处玄妙。这一幅画并不是浓墨重彩的画,而是以山为笔,以水为墨,纸墨丹青,白描勾勒。冬啊冬,似青花瓶上欣然冒出的流云风景图,养眼又养心。这图画亲切自然,图画里有鸟的期待,初霜的顽颇,雪的流盼,莲的温柔,阳光的调皮,月的皎洁,有伊人在水一方的莞尔浅笑。冬天是一位技艺高超的画家,笔力简约,不带一丝累赘,自然而然地就泼墨出了动人心扉的一股神之灵动和韵之清透,那一笔一画的飞扬间,也有着万物的共鸣。

冬天如挚友。挚友往往最能熨帖心灵,不论身归何处。朋友是心灵的知音,纯粹的冬天也如朋友一样大方又磊落,谦逊又质朴。读冬,其实也是读朋友。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暖诗配小菜,坐拥冬与雪。这是北国之冬给人的一种别样的感受,这份感受友人明白,冬也明白,雪也懂得。冬天如知心故友,它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提醒着人们的错误,冬最真诚,她不带任何掩饰;冬是良友,她没有欺骗和背叛。冬是良友,有良友的宽容和厚道,你若爱她,她会以飞花的雪韵为你点缀一栏冬园;你若无心伤了她,她也会潇洒地宽恕你!冬之美,如童话一般,给人一种纯净的美感。

冬天就是这样,如诗般灵动,如画般美丽,也如挚友一样,让人觉得放心,感到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