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韵

编辑: 王艺峰 2022-11-18 10:32:23

□陈玉 

在经历了春的萌发,夏的绚烂,秋的繁华后,总要步入冬的静寂。古语讲“冬,万物归于藏”,因此“冬藏”一词由此而来。“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时运行,各具特色,也就各具韵味。那就让我们跟随时下冬的脚步,探寻那份静谧、含蓄、内敛、厚重之美。

作为一名女性,不可否认我是惧怕冬的。冬季的天总是干冷的,因身体抵抗不了冬的冷,总是将自己裹得厚厚的,不愿出门,总愿呆在温暖的房间,隔窗望冬。喜欢冬天,却不敢靠近。暗恋着它,却不敢用手去触摸它。就这么悄悄地用心去凝望、感悟它的那份高冷和静美。

行走在冬里,生活的节奏也变慢了。在慢节奏的生活里,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整理凌乱的思绪,沉淀时光,沉淀心情,也沉淀自己。

没有了紧张、烦躁,人也就变得平和许多。我喜欢选一个有月亮的夜晚,呆在温暖的房间,凭窗而坐,静赏月光中的冬夜。

那时的时光是静谧的。隔窗眺望,一望无际的苍穹,繁星点点。如水的月光流淌大地,窗前的几棵古树泡在一汪月光里,尽管树叶所剩无几,却用苍劲有力的筋骨,把月光醮满,在地面上勾勒出各种诩诩如生的画面,形态各异,千姿百态。犹如以大地为绢,以枝干为笔,以月光着色,浓墨勾勒出的一幅天然水墨画。望着它任凭你天马行空,给人一种娴静、恬淡、舒适之美。

或逢着一个日出的清晨,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用力奔跑。你会遇上太阳初升的东方,是一片晕染开的橘黄色的红。四周的云层层叠叠,堆积如山。透着光的云,全被着了色,红的、黄的、金的、粉的,交错叠加,连绵不绝。

远处的天空是徐徐流淌的蓝色海洋。太阳自地平线缓缓露出半张脸,犹如蒙纱的少女,调皮、灵动、可爱。隔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眺望远方的田野,有雾气从大地上升腾,如梦似幻。这时,田野里的花草树木沐浴在朝霞下,也脱去颓败,焕发生机,闪烁出晶莹剔透的美。

在舞动着蓝色绸缎的天空下,地面上披着霜花的万物,金光闪烁,美得那么耀眼,那么鲜明。犹如在你眼前展开一幅自然画卷,在这幅画卷里,莹蓝的天,灵动的云,静谧的树,辽阔的田野,流动在眼前,让你为之迷醉、震撼。而你却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形容它的壮美,只能一遍遍地咏叹,好美!真美!怎么可以这么美?

在领略过冬夜的静谧和清晨的壮美后,你也可以选一个温暖的午后,搬一把藤椅,放置于阳台之上,或坐或躺,置身于一片绿植花海之间,温一壶茶,读一本书,听一首美妙舒缓的音乐,或干脆闭目小憩,任凭阳光、花香、茶韵抚慰你困倦的五官,慰藉你疲惫的灵魂,美哉,妙哉!

生活或心情总是如四季交替变幻,时而温暖如春,时而凛冽如冬;时而绚烂如夏,时而悲凉若秋。但若心平如水,不愠不怒,便会任凭风起云涌,我自波澜不惊。

试着用你温暖的心去包容和体会冬,有一天你会无可救药地爱上它。把对冬的爱,升华成一种对内敛、宁静、高远情怀的追求。在与冬的携手漫步中,沉淀、蓄积、凝练、升华、迸发。这就是冬的真味,养精蓄锐而厚积薄发,历经坎坷却心性弥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