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那抹青绿

编辑: 王艺峰 2022-11-18 10:31:57

□李甫辉

时间已然进入了初冬。昨天早上起床,我开窗看门前的菜地,内心不禁涌现出一阵欣喜。几天没在意,菜地里竟然欣荣一片了。记得就在几周前,菜地里都还是稀稀疏疏的,不见任何起色,于是我连日浇了些水、施了点肥,没想到竟然发生了大变化。那些上海青、黄心菜、快菜,挨挨挤挤,茎叶肥厚翻卷,呈现出层层浓浓的青绿。蒜苗青绿挺立,红萝卜披散着青绿的叶片,它的根茎处已然有些泛红。

见到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我心里自然满是欢喜。这萧条的冬日,枯风冷草、树叶凋零、残荷支立,往往引人怅然,而这样一抹充满盎然生机的青绿扑入眼帘,确实使人心生活力,不禁想起冬之后的春、春之后的夏、流金岁月的美好物事,让人做事都觉得有干劲。

眼前这样冬日的青绿,我年少时再熟悉不过,那时我和父母、兄弟姐妹住在乡下。那些年父母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兄弟姐妹十几岁最多二十出头,向我们这般孩子多的大家庭,经济自然不宽裕,但因为父母勤劳能干,兄弟姐妹和睦相处,我却感到特别幸福。

我家那时也有菜地。菜地每年种两茬菜,春夏一茬,秋冬一茬。秋冬茬的菜,种类多,往往是初秋九月撒种,初冬十一月开始收获。还记得有一年初冬,我随母亲到菜地采摘蔬菜,步入菜地,行走在菜畦厢垄间,观看那些蔬菜,它们是长得多么青绿特别好看。大白菜一瓣瓣叶子浓绿散开,内面叶拳头般卷曲;香菜簇簇新绿,密密连缀;菜心菜粗肥挺立,已绽放小黄花;红萝卜根茎处已见萝卜头,可扯拔采收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家父母底肥下得足,以及他们的辛勤劳作。

那个上午,冬日的太阳光暖暖照晒,菜地边林荫迤逦,阳光照射着每一个地方,小荷塘里的水清凌凌的,清晰可见水下的莲荷带刺突的梗和淤泥、小游鱼。见此情景,我是觉着满心欢悦,身体涌动出无限活力。

我的家人那时的状况,亦如这冬日青绿的蔬菜,活力充溢。尽管我家并不富裕,但父母早出晚归种田,勤劳持家,孩子们在学校努力学习、积极上进,家庭充满爱和温馨,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寒暑假和周末,我们从学校归来,帮父母亲打柴,到山坡开荒,下塘捉鱼,以增加家庭的收入,减轻父母的负担。那时我们不觉得苦,反倒觉得充实开心,父母看到孩子们如此懂事,干活也自然充满了干劲。

在寒冷的冬日,蔬菜因为有了人的呵护和侍弄,生出一抹青绿,生出美和活力,为初冬增添了亮色。在清贫的岁月里,我家因为家庭成员的互爱互勉,家人们感觉幸福温馨,充满活力和希望,度过了艰难日子。意识到这一层,我想,冬日的那抹青绿,和我家曾经的过往,应该是相通的,大抵是因为爱和付出而生出美和活力、生出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