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望”月抒怀

2021-09-26 14:55 来源:县卫生健康执法支队

作者/张鑫

已然仲秋,早晚的气温比上盛夏显得凉爽不少,可当太阳升上中天,炽热的气息却并不见减少。也恰好天公作美,让今年家乡的中秋可以肆意观赏圆月。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月亮因为皎洁的月光和孩童的天真懵懂而被赋予另外的名字,小时只做不识,长大了才发现绘影绘声。在晴空万里的每一个夜晚,“玉盘”都会如约的爬上树梢,照亮孩童嬉闹或行人前行的路。随着时间的流逝,现代人没有了古人对月的寄托,也缺少了古人对月的那份浪漫。现在月亮成了世人对月的普遍称呼,简洁明了,不加修饰。看见月圆,少了“今夜月圆如镜”的赞美,多了“今晚月亮好圆”的感叹;看见月缺,少了“娟娟缺月梧桐影”的惆怅,多了“今夜的月亮缺了一角”的直白。现今的科技发达,网络、高铁、人工智能方兴未艾,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能实时化,视频让我们随时能见到彼此,而不用像古人那样团圆之时只能对月抒情,望月寄愁。

月圆月缺,一字之差,却是一个月的光阴流转,这种变化,便称月相。早在西周时期,便出现了最早的月相之说,简单而言,便是月共有八种形态的变化,新月、峨眉月、上弦月、凸月、满月、残月、下弦月、下峨眉月,自月初到月末,次月又始,如此轮回,道尽世人喜乐、世事沧桑,只是古人的宣纸泛了黄,今人的记忆也缺了席。

光阴流转,世事变迁,可这天上月始终应是心间月。清冷的月光余辉自夜空洒下,伴着点点星灯,映衬每一处目光所及之地。来往之人熙熙攘攘,各个不同,却同受着月光洗礼,秉持“本我”便是最终方向,究其根本,不过每一段记忆都只是生命的注脚。而在有限的生命当中,接受月光洗礼,向往月光皎洁,圆满时不目空一切,残缺时不妄自菲薄,云遮月时不灰心槁形。月相,人生,都是不断变化,不会总是圆满,亦不会时刻残缺。

月,是人生百态,是悲欢离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月,是离愁,是不得见的思念。或你、或我、或他……                                                                                   

编辑:余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