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古寨风光

2021-07-26 16:21 来源:奉节网 箬竹

摘要:在长江北岸,奉节与云阳交界处的高山之巅,有一个小地名叫大仙山的地方,大仙山之巅有一个古寨遗址。遗址海拔840多米,仅珠穆朗玛峰高度的十分之一。因这里山峰海拔都不高,相对地势来看,大仙山山峰就显得格外突兀高耸。我的老家就住在山下不远处,抬头就能看见山巅,幼时总想着怎样上到山巅去看看,这个愿望一直在我成年后才实现。

文/箬竹

在长江北岸,奉节与云阳交界处的高山之巅,有一个小地名叫大仙山的地方,大仙山之巅有一个古寨遗址。遗址海拔840多米,仅珠穆朗玛峰高度的十分之一。因这里山峰海拔都不高,相对地势来看,大仙山山峰就显得格外突兀高耸。我的老家就住在山下不远处,抬头就能看见山巅,幼时总想着怎样上到山巅去看看,这个愿望一直在我成年后才实现。

去古寨,只有靠西边一个缓坡上去,其它三面都是悬崖峭壁。经过曲曲折折的小路,一路攀岩踩藤,终于到达。顶上是一个方圆100来平方米的平台和少量残垣,平台全部用条石砌成,剩下的一个边上有约最高3米的一处残缺墙面。临长江一方有一个混凝土浇筑的一米见方的构筑面,上面刻着“定点测绘1955年”字样。除了这些条石和半面石墙尚存,这座古寨再无其它任何实体建筑。据传说,在冷兵器时代,这里主要作为军事用途的观察站,相当于北方的烽火台。临近缓坡的一方,有一处浸水形成的小水塘,拂去经年沉积的落叶和杂草,掏去污泥,等上20来分钟,便可喝上清甜甘冽的山顶泉水。此处已是山之巅,山巅竟然还有浸水,不免让人沉思:山体是否也如人体的血液一样,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布满。同行之人个个皆赞叹称奇。墙体、饮水尚在,只是曾经在这里开展过观察、探哨亦或其它活动的人已无半点痕迹,也无足够的资料能够去考证,只是绵延向东的一个小山包处有一处后来建成的泰山庙,还时有香客供奉。

大仙山由西向东起伏延伸,山形在这里向南一收,逼着长江向南转了一个45度的弯。山体向两边收紧,形成两只苍劲有力的前腿,寨子所在山巅突兀前伸,又有颜色不一的岩石衬托,貌看形似牛头,于是当地居民称这处大景观为“犀牛望月”。寨子向南延伸的低山凹处名叫“过风丫”,东西南北的风都会经过那里奔向远方。

站在寨子上极目远眺,映入眼帘的是群峰竞艳。层峦叠韵的万千峰从各具特色,各显风韵,蔚为壮观。只见有的山峰像倚天宝剑直插云霄,有的山头像丰满挺拔的乳峰争秀,有的山峦像老人横卧,有的山丘像少女怀春。若是雨过天晴,山间云雾缭绕,白云飘飘,寨子似乎也在天庭。老人们说,站在寨子上,能看见周边九个县,经此一览,果然视野阔大。从这里望去,那雄奇秀丽的夔门,就像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若是满月星空,伫立这里,会不会是不敢高声语,会惊天上人呢。

古寨向下约100米开外,是一片较为平坦的缓坡地带,一个平静安详的小山村卧在那里,那便是我最可爱迷人的家园。家园里至今仍存留着我儿时痴迷的向往,留存着我儿时最清晰温馨的记忆。向更远的下方俯瞰,长江就像一条银练游走在崇山峻岭之间,舒缓、博大、沉静。山村至寨子顶上这一带,是茂密的松林带。那松林遮天蔽日,只在靠近村庄的地方有一些阔叶、小灌木和草坡植被。丛林间有许多珍稀植物,在有沟壑的相对湿润的地方,生长着石斛、马头莲、独蒜、何首乌等;林草之间,许多藤蔓植物交错生长,老家人们农闲时节,挖来野生的葛根,加工成葛根粉,是上好的保健食品。在夏雨过后和秋风送爽的时节里,林下还生长松树菌、牛肝菌和其他菌类。村庄的田园里,人们根据季节种植着水稻、红薯、小麦、玉米等各类农作物。紧临长江处是较陡峭的山坡,整个山坡上长满野草、荆棘林、阔叶植物和少量松柏树。这山坡上也有野兔、野鸡、竹鸡、斑鸠、狐狸等动物出没。国家保护动物之一的红腹锦鸡时隐时现,飞翔宛若惊鸿。

春风拂拭,漫山遍野一夜间花红树绿;夏风涌动,绿浪翻滚胜似海潮;秋风过处,山林田园金黄赤橙尽绘秋韵;冬风阵阵,松林田园银装素裹似雪国。

曾几何时,这里的植被,在“大跃进”时期被砍伐,松林几乎砍光,人们将许多陡坡地开荒耕种农作物。暴雨到来时,造成大量的水土流失。山体滑坡,地质破碎,将泥沙带入长江,使土地越来越贫瘠,许多地方出现秃子山头,清澈的江水时常变得浑浊不堪,生态环境每况愈下。上个世纪末期,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这里被损毁的地方一律栽上植被,经过近三十年的涵养和自然的修复,今天它已经焕发出更加勃勃的生机。不久的未来,规划中的风能电站即将建设,“长江大保护清水绿岸工程”己经启动,世居这里的人们忘情于青山绿水之间,守护着金山银山,分享着祖国飞速发展的成果。

高高的古寨,见证着这里发展的沧桑巨变,静守的山巅,铭记着浓浓的乡愁。

编辑:刘滨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