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奉节,一个从头到脚都流淌着诗意的城市

2021-07-07 19:00 来源:奉节网

作者  徐国新

大自然是如此偏爱奉节,它把山山水水毫无保留地给了它,那山如黛,那缥缈水色,都在肆意地张开,尽情的吐露,那骄傲而不可亵渎的神情,仿佛生长在这里,是它们作出过最正确的决定。

如果你没有在雨中来过这里,甚至以为整个奉节都是如此,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里,展现着青山的宽厚,连绵的伟岸。奉节的美,有时是安静的,它在一场柔柔的夏雨中,徐徐展开。

这场雨,起初,下在了白帝城。

风雨廊桥、亭台楼榭、在听风看雨。近处的夔门,变得如此壮丽。碧波的江水,波澜不惊。沉寂的古炮塔,在雨中无言地静默。宁静,从被打湿的石板路中弥漫开来,再延伸到悠远曲折的地方。一簇簇的绿意里,俏皮地冒着红色的花朵。站在白帝城上,仰望三峡之巅,这美便有了层次。

“白帝庙”的屋檐盛不下多情的夏雨,这一颗诗意的灵魂,似乎也无法负担得起情迷意乱的折磨,于是它把落在身上的雨水,悉数送回。流淌的雨水,顺着管道流进长江,拍开夔门,流入静谧的瞿塘,在赤甲和百盐两山衬托下,瞿塘在浩瀚的长江上就像一个含苞欲滴的少女一样,微波不惊,美得让人窒息。此时,清朝诗人张问陶的诗《瞿塘峡》印入我的脑海,“峡雨濛濛竟日闲,扁舟真落画图间。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

雨沐依斗门,站在这千年的古城上,雨水一丝丝浸入斑驳的石墙,润饱了石墙的缝隙,滴哒的水滴,奏着一曲曲和谐的乐章,仿佛在述说古城千年的秘密。临近黄昏,江面客船上璀璨的灯光,随着微风起伏,时而像花环,时而像天上的北斗星,忽左忽右。让我忽然想起诗圣杜甫《秋兴八首》里的两句诗“夔府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这首因秋而感发的诗,在这夏日里来回味,别有一番感慨。

编辑:谢模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