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月应有爱

2021-03-26 09:50

摘要:我是月亮,与地球是一对恋人。据说在亿万年前,我们被宇宙的无情力量冲击而分离,我被迫飞离了地球约384400公里。我的体积仅有地球的1/49,质量是地球的1/81,我距地球光速1.28秒,美国的阿波罗一号,从地球飞到我这里,一共用了75小时50分。

月应有爱

文/箬竹

我是月亮,与地球是一对恋人。据说在亿万年前,我们被宇宙的无情力量冲击而分离,我被迫飞离了地球约384400公里。我的体积仅有地球的1/49,质量是地球的1/81,我距地球光速1.28秒,美国的阿波罗一号,从地球飞到我这里,一共用了75小时50分。

地球围绕太阳转,我却围绕地球转,我是地球的卫星。对于恋人而言,我与地球在距离上显得太远太远了,总是若即若离的。可是距离没有疏远我们的恋情,亿万年过去了,我们仍然心意相连,爱意缠绵。

我不停围绕地球运转,有时转得头晕眼花,我既不生气,也不懈怠。我知道,哪怕就是只能发一点点微弱的清光,给地球人留一抹如水的清辉,让地球人在黑夜里有一丝光明,也算是我对地球的帮助和奉献。

没有我,就不会有昼夜分明、阴阳平衡;有了我,才有植物和世间万物的多样性,才有地球的稳定运转。因为有了我,产生了太极阴阳、诸子理学、晨昏忧乐、潮汐涨落……从世间学术与各种自然奇观的蛛丝马迹上,人类窥见了我对地球的爱意。我与地球上的生物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如世人的某些精神疾病、某些动物的行为(狼满月时嚎叫)、农耕、女性的月经等等。尽管这些“联系”在目前地球人的科学上并没有十分确切的依据,但我相信,解开这些谜团的时间并不会太遥远。

美国人、俄罗斯人来看望我。中国人也来了,他们来看我的背面。我的背面,我自己早已不见其样子,这让我格外欣慰。据说,中国建起了地球上最大的射电天文望远镜,FSCT直径达到500米,可能把我看得更清楚了,我就喜欢中国人研发创造的这股干劲。

在过去的漫漫岁月里,中国人寄予我多少诗意的情怀和思念的情愫,我有着与中国的嫦娥等人多少非同寻常的经历:吴刚在桂树下劈柴、放马、种花、酿酒,张果老倒骑毛驴云游也依然历历在目。在一年之中我最圆的时刻,中国人确定为中秋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准备有撒哈拉沙漠一样的大舞台,邀请天上各路神仙聚会,品中秋月饼,饮桂花美酒,聆听秋风伴奏,观天体循环,看紫光电闪,送挂香飘远,邀仙女相伴。感谢中国人,再次为我送来新时代的嫦娥,让我在这偌大的太空,多了说知心话的好友。

每年的农历8月16日至8月18日,我与地球、太阳运转到一条直线上。因为这样特殊的时刻,我与地球心神领会并会更加思念对方,那遥远的倾心,激起多少涟漪,竟然化作钱塘江上惊世骇俗的滔天巨浪。有时,我们的遥远倾心也会化作泪雨倾盆。不管时间如何变幻,即使沧海桑田,我们都如约而至,风雨无阻。世人不远千里而来,为的是看我们“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的磅礴气势,我想,他们更能明白这是我与地球激情奔放,互为倾心的见证。

有时,我心情不好,一个人静静躲在云层里消磨悲愁。冬天,世人说我是一片冷月,他们哪里知道冰雪的冷掩藏着我默默奉献的温度,我保持着玉壶样的冰心,以圣洁的心灵滋润大地。

在太阳系45亿年的历史中,地球一刻不停地围绕着太阳旋转,周而复始,从不停歇。然而,地球并不独单,因为它有着我的陪伴。

编辑:丁敬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