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杀猪

2021-01-12 14:49

梁怡

一到过年,也就是杀猪、准备过年货的时候了。忙忙乎乎喂了一年的大肥猪,在这个时候就是报答主人的时刻。一头猪过个年是吃不完的,剩下的就用盐腌后再熏制成腊肉,放在来年再吃。

在农村,过年杀猪都有个习俗,就是吃杀猪饭,一大家人聚拢在一块儿,一是帮忙捉猪、烧水、砍肉之类的,二是忙完后在一起吃个年头饭,寓意一年的丰收和对来年的期盼。我们家一般是养个三头猪,一头用来自己吃,另外两头卖成钱,给我们缴学费,但是我们家没得成年劳动力,只我母亲一个人又要忙农活,又要弄家里,所以猪总不是长得蛮大,但也够过年杀的了。

记得有一年杀猪的时候,我和母亲住在新房里,天还没亮她就起了床,在筑好的地坝边烧开了一大锅水,只等天亮了姨爷爷的到来(姨爷爷是杀猪匠),不一会儿,就听到猪的嗷嗷声,只听我母亲和大伙儿边喊“在这儿,快去撵”边跑!哦,原来是猪知道要杀它,从圈里跑出来了,听声音好像还绕了几个大圈才捉住——一年到头了,水都烧开了,大伙都来了,猪怎么逃得了?大伙儿齐心协力把猪摁倒在门板上,一把明晃晃的长刀直穿进它厚厚的脖子,下面用准备好的洋瓷盆接着它红红的鲜血,再洒上一把食盐,用筷子在盆里画几个大“井”字,中午端上桌的主菜之一“血旺配菜叶”汤就是它了!

放了血的猪再也不能动弹,大家一起把它用短梯横驾在烧好的大锅上,边浇上烧开了的水边用小铁刨刨下猪毛,真可谓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猪毛和猪身上的污垢伴着开水齐刷刷的被铁刨一刨而下!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白花花的猪就呈现在眼前,姨爷爷砍下猪头,用一个大铁勾勾住猪颈项上的脊椎骨,把猪身翻过来迎放在短梯上,招呼大伙儿一起用力把短梯直立起来靠在一面墙上,就开始对猪身进行“开肠破肚”了!只见他娴熟的拿着锋利的刀从猪的胸脯一直向下,到肚腹的地方开了一条大口子,然后左右开弓,左手撕开大口子,右手接着将要掉出来的内脏(特别是猪大肠处在猪身的下部,容易掉在地上),猪心、猪肝、猪肺、大肠、小肠、尿水泡等等都一样样的取出来,还冒着热腾腾的暖气!我那时小,和周围的小朋友们三五几个一起最是喜欢把连贴用桐子叶包了放在烧大锅水的火灰里捂熟了吃!

内脏掏完,接下来的事就是砍肉了,姨爷爷用砍刀从猪的脊椎向下砍,把猪一分为二,一面一面的搬到门板上,挎下猪内身紧贴的两面猪油,割下猪的及留(猪肚里的一条瘦肉,细嫰味美),再把一面一面的猪肉砍成三寸宽的块状肉,用尖刀在有骨头的一面戳一个洞,把事先准备好棕叶子搓成的绳子穿上(农村叫卯子),这时将到中午,整个猪也就杀完了,算是大功告成,只待主人家喊吃年猪饭了!

话说母亲这边,在灶房里忙得不易乐乎,在大伙儿忙着杀猪的时候,已经把血旺、猪肉、猪骨头等该预备好的饭菜或炖、或煮、或炒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得非常妥当了,从灶房里飘出来的香味已经让我开始流口水了!日头正当午的时候,我们一家大小和亲戚朋友都围坐在大桌子边,喝着土菜叶、碗豆颠儿和热乎乎的猪血汤,嚼着青椒炒的新鲜肉,满嘴油滋滋的,像能感受得到猪的体温一样,那味儿别提多好吃了!

杀猪饭吃完,大伙儿就都散了,接下来母亲一个人就开始忙活,做后续的扫尾工作,在猪油上洒上黄豆和盐,裹起来挂在房梁上,用大盆把块块肉盛上,洒上大量的盐开始腌肉,为了不浪费,有时还把腌肉剩下的盐水腌上鸡蛋,由于还有农活要做,母亲常常一忙几个深夜都得不到休息,只是为了来年我们能够丰衣足食。

编辑:谢模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