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人文典故

彭家院子:革命烈士故居 《红岩》里的华蓥山

2020-11-04 15:08 来源:石岗乡

摘要:“我们这个院子可不一般!在清朝出过贡士,在解放战争期间还出过两位革命烈士呢!”彭家院子现在的主人之一彭远新告诉笔者。

“我们这个院子可不一般!在清朝出过贡士,在解放战争期间还出过两位革命烈士呢!”彭家院子现在的主人之一彭远新告诉笔者。

这“不一般”的彭家院子位于重庆市奉节县石岗乡明水村3社,于2018年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收录为第二批重庆市历史建筑。据彭远新介绍,这座院子是由彭家先祖彭代绅于1784年(清乾隆四十九年)修建,历时五年方才竣工,迄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原建筑为土木框架结构,横向一院两天井布局,共有五个天井,占地十亩,建有八十多间房屋,主庭中有大戏台一个,可容纳500人看戏,其建筑规模在当时极为宏大。

彭家院子真是一块风水宝地,除去“不一般”的建筑规模,从这座院子走出的人才也很“不一般”。据了解,房子的建造者彭代绅是清代的大地主,其孙子彭昌茂二十出头就考取了贡士,可惜23岁时英年早逝。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座院子里,走出了彭汝中和彭麻子(真名不详)两名革命烈士,他们为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也为彭家院子的“故事簿”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彭家院子两百多年的故事里,最辉煌的章节应该是它作为《红岩》中华蓥山的存在。作为原作者之一的刘德彬在写《红岩》的时候,因为一些历史原因不得不把故事搬到了华蓥山上,而华蓥山的起点便是这座彭家院子。

1944年彭汝中时任昙花乡副乡长一职,任职期间,他始终坚定地用枪和钱粮资助表哥陈太侯(《红岩》中双枪老太婆的原型)与恶势力作斗争。陈太侯也因此名声大振,在当地获得很大威望。随后,彭汝中和表哥陈太侯一道,暗中积极向党组织靠拢。1947年9月卢光特将陈太侯和彭汝中等人的情况向彭咏梧作了汇报,鉴于陈太侯他们已打下一定基础,彭咏梧决定以奉节县青莲、昙花两乡作为起义据点。这年12月,彭咏梧、江姐(江竹筠)、蒋仁凤、吴子见来到奉节青莲中学,批准了陈太侯和彭汝中等10余名武装骨干的入党要求。在这期间,彭汝中始终在暗中支持游击武装斗争,并乡长的公开身份,将彭家院子作为革命活动的秘密联络点,掩护革命活动。同年12月15日,彭咏梧、陈太侯决定在彭汝中家(彭家院子)开会成立游击支队。这个消息被敌人获悉,革命火种即将扑灭。机智敏捷的彭咏梧等人觉察出了危险,紧急疏散了来自奉节、巫山、巫溪和云阳的170多名与会人员,避免了一次危险。12月17日晚,会议转移到母圣垭田湾陶光元家,成立了奉大巫游击支队,彭咏梧兼政委,陈太侯任司令员,彭汝中继续做掩护工作。1948年1月8日,奉大巫支队起义,后在转移突围中,彭咏梧等同志牺牲,彭汝中和陈太侯被敌悬赏通缉。其中,彭汝中在山中隐藏7天7夜,最后在化装下山找吃的时被捕入狱,并于1949年8月19日在渣滓洞监狱被敌特摧残致死。1950年2月,彭汝中经重庆市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

奉大巫支队的起义可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之于诸如彭咏梧、陈太侯和彭汝中这些人来说也是一首悲歌。而彭家院子就是这首悲歌的前奏。从1947年12月15日那一天起,从彭咏梧他们决定开会成立奉大巫游击支队开始,这首悲歌就奏响了。这些革命党人,原本只是革命洪流中最微小普通的存在,来自各自的“彭家院子”,拥有各自的感情与信仰,也因为各自的原因最终走上了同一条道路。但当他们走上这条道路的时候,无论世道多混乱,社会多不安定,都始终顶着荆棘和坎坷坚持自己的选择,原本微不足道的人摇身一变便是拯溺扶危的盖世英雄。

历经在两百多年的风霜雨雪,彭家院子现存的主要还有四合院主体部分。走进这座院子,我们依旧可以看到三米多宽的石梯、雕刻精美的房梁以及先进的地下排水系统等。这些都不得不让我们感叹前人的智慧。但在惊呼的同时,我们更多的是会感受到革命时代的浪潮。斑驳的墙面、老旧的门锁、古朴的装饰……一桩桩、一件件都仿佛能让我们看到在那个或晴或雨的1947年冬日,有一群舍生忘死的战士,从这个地方开始,唱着高昂且悲壮的歌,窜进山林,爬进地里,踏遍脚下的每一方土地,誓死捍卫心中的理想与信仰,捍卫这片山河。

如今,这种隐居在山里鲜为人知的“彭家院子”不在少数,它们正等待着我们的探寻,等待着我们的保护,也等待着我们的瞻仰。新时期的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起来,挖掘“彭家院子”们背后的故事,传承其背后的精神,让这种艰苦奋斗、追寻理想的精神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作者 苏秋雨)

编辑:唐海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