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专题 党员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持续做出忠 典型案例

韩庆芳: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我的阵地

2020-07-04 11:04

今年以来,全县广大党员干部深入学习领会全市“两会”期间敏尔书记对奉节提出的党员干部要做出“好样子”的指示要求,努力在锤炼党性上动真格、在清正廉洁上见真章、在干事创业上下真功,涌现出了一批优秀典型,为充分发挥榜样的示范带头作用,奉节微党建从今日起推出“党员干部做出好样子·先锋人物”系列专辑,在全县营造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浓厚氛围,持续推动党员干部做出忠诚干净担当的“好样子”。

2020年1月3日清晨,奉节县凤凰山梯道。

一个中年男人,身着一件深青色棉麻袖,骑着一辆电瓶车,缓缓驶入凤凰山广场,停车、熄火,简单地活动开身体后,便沿着梯道向山顶进发。

这个中年男人叫韩庆芳,得闲的时候,他总爱骑着电瓶车来凤凰山梯道晨练。

凤凰山上人来人往,却少有人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曾是一名铁血军人,还荣立过个人一等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韩庆芳受命到号称“80年代的上甘岭”的八里河东山战场,成为前沿观察所的一名哨兵。一次战役中,韩庆芳提前发现了敌方炮阵地,因为他的情报,我军在瓦解敌方攻击的同时还给予敌方沉重打击,摧毁敌方坦克两辆、汽车若干。

对于昔日的功与名,退伍28年的韩庆芳始终深藏,直到奉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展退役军人信息登记时才被发现。

2019年7月,韩庆芳被评为“全国模范退役军人”。

“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已经活得很好了,组织给了我很多荣誉和关怀,能够活着为人民服务,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韩庆芳时常如此告诫自己。

“我有手有脚,能靠自己绝不靠组织”

每一个男孩都有一个参军梦,韩庆芳也不例外。少年时期,韩庆芳常听人讲岳飞的故事,他说,“好男儿就是要在沙场上驰骋,像岳飞一样,精忠报国”。1987年12月,韩庆芳参军入伍。那一年,他刚满18岁,也是在那一年,他跟随部队,踏上了战场。1991年,韩庆芳退伍返乡,被安置在一家公司保卫科工作。韩庆芳出身农村,自幼家贫,对于这份工作,他倍加珍惜。1994年,三峡移民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奉节县城面临搬迁。韩庆芳所在的公司破产倒闭,他也下岗失业,生活陷入困境。下岗期间,民政部门的同志找到韩庆芳,提出为他重新安置工作,但他婉言谢绝,“放心,我还年轻,我自己可以奋斗”。生活还要继续。为了维持生计,韩庆芳背井离乡,辗转江苏、福建、广东等地务工。1998年10月1日,韩庆芳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再后来,迎来了孩子的降生,而这,也让这个组建不久的小家生活压力更大了。“他就是倔,如果当时接受政府安置的工作,也不至于四处奔波这么多年。”时至今日,妻子卢小玲还时常提起当年之事。“我是一名军人,更是一名共产党员,我有手有脚,能靠自己绝不靠组织。”韩庆芳说。

退伍了我同样要坚守心里的阵地”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为了给孩子一个稳定的教育环境,韩庆芳夫妻俩决定带着多年打拼的积蓄回到家乡,自己创业。“摸着石头过河,也不知道做什么。当时奉节县煤炭开发正是旺季,就投资做了煤炭生意。”韩庆芳说。2000年初,韩庆芳返乡。当时,在中国能源紧张的大背景下,煤炭开采成为奉节县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韩庆芳看到了煤炭产业发展的前景,和家人商量后,筹得了一笔资金,打算和他人合伙开办一家煤炭企业,。但要开办煤炭企业,并不轻松,前期审批和注册工作就是一大难题。合作伙伴知晓他“一等功”的身份,希望他能去找政府部门的人说说情,减掉一些审批手续,让企业能够早日投产,但韩庆芳却坚决反对这一做法。对韩庆芳而言,军旅生涯是他最值得骄傲的经历,“在战场上我坚守阵地,退伍了我同样要坚守心里的阵地!开煤矿一定要稳妥,不合政府要求的,我宁愿不办”。几经波折,煤炭企业终于投产。经营方面由韩庆芳负责,在他的辛勤打理下,企业生产经营蒸蒸日上。短短3年,韩庆芳个人累计盈利就逾百万元,这是韩庆芳创业后的第一桶金。与别人不同,韩庆芳并没有用这笔钱为自己购置房产、汽车,而是组织退役战友成立了参战老兵爱心协会。“希望能为那些在战场上因负伤而失去生活能力的老兵提供一份生活保障。

个人发展了,也要回馈社会

为了回馈社会,韩庆芳每年还捐献出三分之一的收入用于资助奉节县的贫困学生、五保老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他们走出困境。2005年7月的一天,韩庆芳正在老家鹤峰乡陪母亲过生日,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韩庆芳疑惑地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哭泣声:“韩叔叔,求求您救救我爸爸……”这通电话是韩庆芳资助的一位学生李瑶琳打来的,她爸爸被诊断出患有恶性脑肿瘤,要立即实施手术,但几十万元的高昂手术费让全家望而却步。短暂通话后,韩庆芳就要起身离开,而此时饭菜才刚刚上桌,母亲希望他吃过饭再走,“来不及吃了,有急事”。为了不耽误李瑶琳父亲的治疗,韩庆芳拿出自己的积蓄先行垫付手术费。10多年来,韩庆芳慷慨解囊近百万元资助困难群体。谈及付出,韩庆芳却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个人发展了,也要回馈社会”。正当韩庆芳的创业风生水起之时,奉节县响应国家号召,要关闭一批煤矿,韩庆芳的企业也在其中。辛苦创办的企业即将关闭,心中虽然不舍,但韩庆芳心里清楚,作为一个党员、一名军人,必须服从政府决定。于是,韩庆芳带头在“关矿责任书”上签了字。2013年,韩庆芳再一次回到起点。创业多年,但韩庆芳却并无多少积蓄。至今,韩庆芳一家3口仍住在几十平方米的移民安置房内,日常出行也只是一辆电瓶车。

“如果我收了你的钱,我就对不起‘共产党员’这四个字”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奉节县鹤峰乡观斗村,韩庆芳的老家。老党员徐龙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村里的一些补贴款迟迟发不下来,一些明显是贫困户的家庭却未评上低保,这让徐龙国心生疑惑。为了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徐龙国找到了村党支部书记,得到的回答却是“今年没有补贴款,低保评定也没有问题”。徐龙国很是诧异,莫非村干部班子已经腐败掉了?徐龙国想到了韩庆芳,希望这个当过兵上过战场的老党员能为乡亲求个公道。接到求助,韩庆芳陷入沉思,如果插手此事很可能惹来麻烦,但如置之不理,良心的谴责会让自己一辈子生活在悔恨当中。一番思索后,韩庆芳毅然选择了正义。“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我的阵地!”他慨然说道。为了搜集证据,韩庆芳回到老家了解情况,终于抓住了一些猫腻——村里上报的贫困人口中,很多名字他根本就不知道;一个3口之家,硬生生被扩大为8人。原来,几个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国家各项惠农资金,并冒领村民各项补贴款,把老百姓的救命钱全部装入了自己的腰包。得知韩庆芳在收集村干部贪污证据,村主任出面邀约韩庆芳来家中做客吃饭,韩庆芳明白,这是一场“鸿门宴”。饭桌上,村主任笑眯眯地给韩庆芳夹菜倒酒,并许诺只要他不再插手此事,就给他10万元好处费,如果继续纠缠下去,那双方都讨不了好。“如果我收了你的钱,我就对不起‘共产党员’这四个字,也对不起村里乡亲对我的信任。”韩庆芳当即拍案而起。回到县城后,韩庆芳整理出一份详细的资料,向县纪委进行了实名举报,并积极配合调查。经调查,最后发现这竟是一个窝案,涉案人员包括2名镇干部、3名村干部,涉案金额200万元。对此,奉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刘方令说:“老韩无愧于‘共产党员’这四个字,他是真正的军人。”现在,韩庆芳做了一名网约车司机。他觉得,通过自己的双手奋斗,做什么都是一样的,“要像掏粪工人时传祥一样,肯吃苦,不怕吃苦”。前两年,韩庆芳的儿子韩金廷考取了国防科技大学,这让他打心眼里高兴。“希望他以后能为国家国防事业作贡献。”韩庆芳目光如炬。

编辑:组织部好样子专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