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棋德

2020-06-19 16:09 来源:cqrb

文/杜春成

黄葛树下,十几个人围着看残棋。

“将军!”拉板车的大叔执红先行,恨不得一步将对方老帅置于死地。两分钟不到,他头上浸出了汗水,摊主把他的老将逼入了绝地。

“又输了。”板车大叔掏出身上最后的一百元,丢在棋盘上,悻悻地站在一边。他今天已经输了五百元。

“哪位又来下棋,输一赢二。”摊主的声音宏亮。他一边喊,一边摆出又一局残棋来。

“我来!”泥水工站在旁边看了很久了,他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棋盘边。

摊主掏出两张百元钞,放在棋盘的另一边,伸出右手,做出“请”的姿势:“红棋先行。”

“炮将军。”泥水工动炮,摊主飞象化解。

“马卧槽,将军。”泥水工暗喜,两百元要到手了。

“退炮憋马脚,反将。”摊主不慌不忙。

“我输了,再来一盘。”泥水工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丢在棋盘边。他出车,吃掉摊主的炮,得意地喊了起来:“吃炮将军。”

“不该先吃炮。”旁边观棋的人小声说。

几个回合下来,泥水工不明白,一盘赢棋,怎么又输了。

“再来。”泥水工不服输,又一次掏出一百元。输掉了身上的六百元钱后,他懊悔地站在一边。

“输一赢二,还有没有人来。不来,我收摊了。”摊主收好钱,准备离开。

“我来!”一位老者把一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棋盘边。

摊主又摆好残棋,把两百元放在棋盘的另一边,做出“请”的姿势,说:“你先行。”

老者也不推辞,舍马吃象,舍车吃士。旁边看棋人,为老者捏着一把汗,小声嘀咕:“唉,走了臭棋。”

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老者进兵,他的两个小兵,逼得摊主推盘认输。

“赢了!”围观的人群一阵笑声。

“再来!”摊主又摆好一局残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百元,放在棋盘边。

老者跳马,进兵,出车,步步将摊主的老帅。搞得摊主手忙心乱,只好再一次推盘认输。

“还敢来不?”摊主又摆好一局残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百元,放在棋盘边。

老者微笑着,又开始与摊主下残棋。他一招一式,看是很随意,却步步暗藏杀机。摊主一边用手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见招拆招,仍然破解不了老者的进攻,只好推盘认输。

老者一连赢了十二盘,不但赢回了板车大叔和泥水工输掉的钱,还赢了摊主一千元。

“遇到高手了,看他怎么收场?”围观的人群用眼神盯着摊主,议论起来。

“一千元一手,敢不敢来?”摊主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钱来,要再赌一把,把输掉的钱赢回来。他把钱放在棋盘边,用眼睛斜看着老者。

摊主第三次把钱放到棋盘边时,老者在棋盘的另一边,轻轻放上两千元。说:“我摆残棋,你来破解。”

老者迅速摆好残棋,做出“请”的姿势,说:“你先行。”

摊主站了起来,对着残棋,心里默默计算着进攻防守的步骤,他一边看残棋,一边用手擦拭额头上越来越多的汗水,他的脸色由红转白,再变成青色。

五分钟时间过去了,摊主还没有动手下棋。

十分钟过去了,摊主双腿一软,跪在老者面前,说:“您老人家饶了我吧!”

老者不理会摊主,把赢来的钱,数了数,问:“你们谁输了多少钱?自己来拿。”

板车大叔,泥水工等几人从老者手中取回输的钱。老者又把摊主的钱,甩在了棋盘边。再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棋子,用力一放,那棋子在棋盘上滚动两圈,稳稳地停在棋盘中央。

人们发现,老者的棋子上,刻着一个“德”字。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