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摆地摊

2020-06-18 14:53 来源:cqrb

文/姚明祥

复工复产后,妻子是首批被大巴车接去沿海某地打工的。哪知国外疫情猛起,工厂的出口产品销不出,上班不到一月就停产了,她只好返家。

妻子居家自我隔离半月,又去核酸检测,没事,就去超市、餐馆找活干。不想这零活是这么的难找,一连跑了几家,因生意不似从前,顾客极少,老板哪里会招人。她姨妈当街租了间小门面,卖些针头线类的小商品。姨妈是我俩当年的媒人,劝道:“一时找不到事做,莫心焦!现在城管不追,先摆个地摊混着,那条街卖水果的少。”她迟疑:“行吗?”

次日,我催她去水果批发市场了解行情。她叽叽咕咕嚷着出了门,回来眉眼都开了,说:“苹果批发,带包装纸箱,每斤2.9元;每斤卖3.5元,可赚0.6元。”我说:“每天不得卖个几十百把斤呀?有账算,搞得!”她露出少有的笑容:“我已批发一箱运去搁着了,晚上去卖!”我说怎么要晚上去,她笑而不答。

吃了晚饭,她一反常态地宣布:“等会周孃孃来喊我打麻将,你就说我不在。”我抢着答:“要得!你快去就是!”临出门时,她返回屋将幺儿存钱罐里的散钱装进小包。“不是可以刷微信收款吗?”她说:“做生意,怎不备点零钱呢?”我又一旁叮咛:“你会不会认秤哟?”她头也没回:“我没那么孬!”

大儿在家上网课,打游戏,待幺儿熟睡后,我便悄悄溜去“侦察”。只见妻戴着口罩把脸都遮完了,正坐在街边和她姨妈摆龙门阵,也不吆喝,一副事不关己的漠然样。有熟人认出她:“你在卖苹果?”她支吾着说:“我在姨妈这里耍!”

当晚,卖出3斤,赚得1.8元,除去来回三轮车费2元,倒亏0.2元。她唉声叹气地,任我说什么也不搭理,早早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说你要去守摊不,她说不用,她把卖苹果的任务交给她姨妈代劳了。我知道她白天怕遇见熟人,不便说破。晚上,她守了半夜回来,对我发无名火:“嫁你算我倒八辈子霉!”我惶惑不解,一问才知,一斤也没卖脱。我知道,女人有气,总爱牵强附会找岔子,莫惹,装死猪睡觉,默默让她数落一通。

一箱苹果40斤卖完,一算细帐,倒亏5元,并没有我们当初想的那样有搞头。我不敢多吭声,只说没啥,权当缴学费。她却嚷着:“做那小生意,不如‘桌子’上少放一炮!”

她和周孃孃几个麻友约起入股办茶馆,白天晚上都凑角角。牌技差,手气背,一月麻将打下来,快把她打工那点积蓄输完了。她一气之下退了股,回家找我又哭又吵,我们差点打了起来。

她一连几天玩微信,刷抖音,连饭都不煮。我连大气也不敢出,惹不得!这晚,她在磨子上睡——响转了:“老是这样混下去也没啥意思,还是做点正经事。”我问做啥呢?她说还是去卖水果。我诧异,不是做不走吗?她说,总结第一次卖苹果失败的教训,这次要摆个像样的水果摊,增加品种,雪梨桃子李子香蕉苹果,多进些货,多中摸利,说不一定能扭亏为盈。我说:“再试试吧,万一不行也没关系,卖不脱就带回来我们吃。”她说:“臭嘴!说点吉利的话好不好?”

第二天一早,她就去了水果批发市场。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