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北戴河(四章)

2020-04-24 10:23 来源:奉节县文联

刘江生/文

到家的感觉真好

好远好大的中国作协之家。这家,源于汉字的本源,指向北戴河。其中之道,有我年少的奢望。我用横笛让双脚投向一片超越的激楚,才感觉世事如棋,文墨中多有赞美和诽谤的阻截。我走到半路就想折回去,可一路人性的本质的追求,又让我受伤的脚趾滋生了力量。家是精神寄托。我一路能对花草歌唱、赞美。

家在远方,同路人不少成为一棵棵光荣的果树,有我去采撷果实的拥抱。兄弟,你去希望的北戴河不远了。那声音,让我循着河流只能表达男子汉的气慨。谁说贫困感比诗人刻在纸上的深刻,我就有泥土翻阅春天的故事。我也在让智慧和忍耐,加持自己,翻山越岭,实践延绵的梦。

天性既在人身之内也在人身之外,我被认为会成为一颗星辰:只要去想起云与鸟,就会让天空抓住成为美丽的形而上。“击亦鸣,不击亦鸣。”家书是心灵鸡汤,行善及时,我也有了一路能养家糊口的职业。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成就坛经,插梅为记。携手依偎扶风摇曳,也有罡风咏诵的高铁送我到家了。

家有中国帝脉、文脉、气脉和诗脉,有巴金与冰心等人的砖石奠基,有下传之脉。挥毫在北戴河,家的温暖让理智感言:砖石路基,叠章反复,既温柔又敦厚。中国作协的创作之家,有麦香中的恂恂教言,如王蒙握住我的手说:夏天不是季节,而是内心。这家,是爱与惜,是加油站。

以思想的阶梯,把酒杯碰得声情并茂。五湖四海的音乐,有“政脉”和“世脉”的主干地位。把本土当作天下,北戴河体现大爱。如今清心治本,日子安康,我能做别人的太阳、热火和春风吗?中国文脉,人间烟火,我能执一枚素简,晕染行来过往。厚重心路,我会疼惜与我们相依相存的大地,织尽芳华。

蝉鸣联峰山

秦皇岛的风是绿的,有着森林和大海的颜色;挽联的山峰,有着古老而新锐的阳光。飞鸟宁静的笑容,淳朴而灿烂。千年的蝉鸣,流进苍翠乔木、奇石怪洞,坐在黑健子圆圆的眼里。

午休醒来,我想我听到了魏武《蒿里》的蝉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恩泽广及草木昆虫,有和谐社会。那后来的骆宾王、虞世南、李商隐、李清照,不都有过蝉的鸣唱。南冠客思深,文化的山峰相联,自有荣誉和名声。

蝉为泥土喂养,心存热爱,擎绿荫,结出太阳,唱峻岭携起大海屏障。“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联峰以蝉唱辽阔:望海亭端坐莲台。今也夕照,今也晨曦。“开国之君”,保国之君“,有蝉声触类旁通,大德在于知人民。

蝉声多像母语:唱乾隆迷恋过联峰,山下必然成“夏宫“。空气富有养离子,益心脾,益理想。浪击沧海,金色的海滩,天生就有权发号施令。蝉有学养,善于与山水攀缘,远近皆知,习主席以大大的爱,来待我的兄弟,让中国梦的碧绿生机,展开翅膀。

呵护民族特色,蝉能接近灯盏,宁静致远。落日的边缘,有过毛泽东的真诚和淳朴。以额击水,蛙泳竭力显本色,可知兴替。阶梯上的彩霞,飘动了花香。小鸟们,都有一张稀罕英俊的脸,扩大幸福的篇幅。望海亭,有音乐充满林谷之间,沧海醒着,循规蹈矩。

森林以联峰的形式做蝉的知己,属岩石,属山峰;孜孜复孜孜,联峰属于蝉联,被往事席卷。能与村庄飘来的炊烟日日夜夜亲近,就能默掬一指思念。季节的文本酷似实质的记忆:造物同体,与天地并生,与道俱成。蝉鸣与联峰山在对话,如季节的版本酷似记忆。

观鸟的麦加

海浪急剧撤退,让鱼虾发出神秘的脆响,晃动了春秋。戴河、恒河,入海馈赠的湿地,摆开天然的盛宴,让成群的海鹦鹉、丹顶鹤、雨燕、沙鸭……滩头择食,野性不羁,接纳慷慨,过渡小康。快活在当下,乘着每一个波浪前行,领会生命,我们不就有相互辨认的理由。

候鸟,带来西伯利亚的问候,带来澳大利亚、菲律宾、朝鲜的问候;那些中国南方飞来的候鸟,更是感谢大海释放至尊的能量。千百年来泥土的积淀,让6000多个岛屿,有着森林聚敛;一片片临海的湿地,让月亮横过,苜蓿的香气醒着。

观鸟的麦加,人与鸟类如世界大同,没有距离感;挥洒间,蚌埠不会炸裂。海藻、鱼虾谢了返潮的水响,能让候鸟牙齿总是好的,在每一刻,找到的是奉献的存在。接纳鸟寐的森林,敞开宽舒的睡床。鸽子窝向南移去,那是时间在散步。

万里涛声有情怀:站的土地是水,捣的石是水,如季节的花语,一波一浪,敞开大海回报的情怀。鸟类博物馆,观鸟的麦加,让人啧啧称赞湿地的丰盛。美是对功利的删除,镜头总是释放快乐。鸟在寻食,鸟在爱恋,如我歌唱道,“耳临清渭洗,心向白云闲”。

东临碣石

顾盼谁的沧海?承诺谁的桑田?缄默的碣石,有潮涨潮落的咏叹。临风撑舵的五星红旗,叩亮几多晨风夕照,让渔轮喜欢。记忆走过长橹,洋人多来购买宅地,横行霸道。好在穿越和邂逅,有了年代主权的桨,也让古旧和权贵睁开眼睛,举起望远镜。处处是中国的避暑山庄,绿荫丛中红瓦房,也为我胸中注入自豪的感情。

感恩戴德,海量无限,海岸多有游泳场,关照风车方向,垂挂一匹锦带。孩子在金沙滩上欢叫跳蛋,最怕的还是大浪和鲨鱼。鹰角亭前,伟人拥有亲信,相思又一年,都有碣石遗篇。塑像,高过《文明海洋史观》;威逼海域,海底资源可都涌进神圣的国门。

看大雁的眼中,有一滴热泪叫做乡愁。海浪扬起白发:中国海的版图,从来没有改变,千年青史难欺。飨我以新酿:“兵者,百年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此刻,我真愿意热潮来得更猛烈些,将我嵌为长城老龙头的一方砖石,让我心安理得的眺望中国战舰,巡逻在回归的海疆梦域里。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