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我与家乡深情“对话”

2020-04-16 11:00 来源:长龙中学

王海军/文

阳春三月,大地回春,万物复苏。门前那几棵李子树上的花苞一天天胀圆,就像当年母亲怀着我临产前的模样,我不敢靠它们太近,生怕一不小心将它们误伤。多希望能亲眼目睹它们迸裂时的场景,因为那一刻是生命的悲壮,也是美好的启航。

我喜欢在这个季节独自一人漫步在公路上,闻野草散发出的阵阵清香,听林中鸟儿欢快地歌唱,任凭微风轻抚我的脸庞,这份难得的惬意,在繁华的城市里是很难体会得到的。望着夕阳西下,我决定坐村口的那块熟悉的石板上,与家乡“桃树彭家湾”来一次深情地对话。

您还记得您二十年前的模样吗?那时村里共住着11户人家,都是土坯房,老老小小几十口人,大家很和睦,村头显得极其热闹。

每到午饭的时候,大家都各自在家将碗里盛满饭菜,先后端出来聚在一起。有的站着,有的坐在石板上,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偶尔也会出现彼此分享佳肴时客套推搡的场面。农忙时节,村里人互相帮衬着忙。闲暇之余,小伙伴们相约一起,要么“分土地”,要么“捉迷藏”,要么“抓蜻蜓”……也曾有过向老人“收上交”的经历,很显然,“上交”没收成,最后却收到了一次“黄金条子”。

那时的山林远没有今天这般茂密,有的地方甚至是光秃秃的一片,那都是您用生命在孕育着我们的缘故。当时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还特别贫穷,买不起昂贵的煤炭,但为了生存,烧水、做饭、取暖、煮猪食……,都只能用木材作为燃料。

农闲季节,家家户户基本都在备柴火。近处的山林快被砍光了,我们就成群结伴去到更远的山坡上,一路上谈天论地,好不快活。大人们砍柴的技术很娴熟,他们一边砍,我们小孩儿就一边收拢,然后等着他们用藤条扎捆。半个小时左右,山里就传来同行人的吆喝声:“嘿,你们弄好没哩,准备回去了哟。”就这样一捆接着一捆,一天下来每家就得积攒五六捆,整整齐齐堆放在自家院落的墙角,一个月下来,也就备足了全年的柴火。

那时的路都是泥土材质的“通幽小径”,弯弯曲曲交织在村头,两边杂草重生,荆棘密布。晴天还勉强可以行走,若是赶上下雨天,膝盖以下的裤脚准得湿透。脚力不稳时,摔跟头也是时常的事儿。

但千万可别小瞧了这些泥土路,那可是放牛的好场所。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我和几个小伙伴就化身成了放牛娃。如果那天都决定顺着小路放牧,大家就分道扬镳,一是避免牛与牛之间干架,二是避免一前一后时后面的牛吃“泥巴”。就这样牛进一步,我们就跟着走一步,直到天色渐晚,牛的“气堂”鼓起来,我们才“打道回府”。

那时水尤为稀缺,村里人喝的基本都是山沟里泛黄的水,用小指头口径的水管引入水缸。一条水管得“服役”好些年,经历无数个风吹日晒,破了就用薄膜缠上,直到最后变成几十根,经常听见大人们排查水管时的发出的牢骚。

汛期的水供应还算充足,一到冬天,大家就得吃挑水了。记得有一年冬天,很长时间没有下雨,村里的老人都守在一个小水凼接水。水流很细,大概两个小时才能流满一挑水。有一天我也提着水桶准备去“守水”,刚接满一水瓢,这是村里一奶奶也来了,然后笑着对我说到:“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嘛!”那次经历从此教会了我做事儿得排队的道理。

家乡啊!您以前孕育的这片土地写满了酸甜苦辣,随着春天的到来,如今您已是容光范发、朝气蓬勃。现在的山林密不透风,道路黑的发亮,水池诺大无比,房子焕然一新。只是住在村里的人家少了很多,不是他们搬走了,而是永远安睡在了您的怀里,与您一起护佑着这片土地。还有那群小把戏,如今都已长大成人、生儿育女,各奔东西。但请您放心,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身处何地,我们都会时时刻刻想念着你,只因您是我们的生养之地。

我相信,经过这个春天的洗礼,往后的您将会更加美丽。天快黑了,就让我们先聊到这里,我还要回去看一眼那花苞,不知是否已开始破壁。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