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麻哥的金喉

2020-03-24 15:05 来源:cqrb

文/姚明祥

鸟有八哥,寨有麻哥。

那时麻家镇叫麻家寨,寨西头的麻哥缺吃少穿,沿寨乞讨,得了施舍,感恩地说一句:“红苕一双,陈谷满仓!”

施主满心欢喜,又拿出两个雪白米粑递上。麻哥弯腰作揖谢答:“粑粑一对,荣华富贵!”

施主惊叹:“这娃聪明,会说的八哥!”

麻哥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读书至乡中,然后回家跟牛屁股。农忙余,看杂志,读小说。提了几次亲,人家都摆脑壳:“那个呆子,只晓得看闲书,不晓得挣大钱,无益!”

但村人还是记得他的益处。因他知书识礼,在乡人眼中是“先生”,红白喜事,事务场中,都恭请他当“总管”。“主家事务一大场,全靠亲邻来帮忙……”麻哥的言辞令主宾愉悦,力夫开心。

而今麻哥已经六十了,新一轮甲子始。猪年近尾,鼠年未到,他苍白着脸提前翻看了老黄历,看毕凝神愁脸:“庚子年……”

有人说:“麻哥,造谣招呼遭哦!”

不几天,果然就有人找上门来,一辆警车,吱地一声停在村口,下来两人,一是麻家镇的公安,一是麻家村的干部,二人拦住麻哥。

麻哥心下一惊,拐了,这么快就报官了?但他还是脸呈笑容,冷静应答:“你们找我有事?”

公安民警递上一张纸。

传唤证?麻哥迟疑着接过来。

村民上来凑闹热:“麻哥,乱说嘛,遭起喽!”

民警说:“啥子遭起?我们请他编几句顺口溜。”

“顺口溜?”村民不解。

村干部说:“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各地要严防严控,加大宣传力度,请麻哥给大伙编个宣传顺口溜,大家好记好背。”

麻哥昂首扫了众人一眼,满脸未卜先知的得意状,又低头展纸凝神片刻,对来人道:“这告知书我看了,不过写得干巴巴的。”

民警说:“对头!所以我们才来请你老人家,要求通俗易懂,群众听得进,记得住。”

村干部拿出纸笔:“还是先打草稿,莫开黄腔。”

一旁的村人道:“这个事,你们找对了人!要打草稿,就不是麻哥了!我们的麻总管,现场不来几句?”

麻哥舒展剑眉,敲响金喉:“乡亲们,新型肺炎要传染,一旦挨起惨惨惨!戴口罩,勤洗手,免得病毒跟你走。少出门,多通风,一日三餐在家中。人太多,莫聚会,千万不要打堆堆。不请客,莫摆酒,今年吃了明年有。有人要发国难财,马上举报抓起来。莫信谣,不传谣,打胡乱说遭遭遭。莫恐慌,不添乱,共同打赢防疫战!”

掌声响起,大家赞:“出口成章!”“很接地气!”“要得要得!”

村干部说:“就这样,我们带得有音箱话筒,至于报酬嘛……”

“疫情当前,谈啥报酬?我正要寻机会报答乡亲们哩!”麻哥说着拖着音箱,手握话筒,走村穿寨搞宣传去了。

一路上都回荡着麻哥那铿锵动听的声音,可谁也不知道,麻哥已检查出了喉癌。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