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病得不是时候

2020-03-24 09:20 来源:cqrb

文/罗毅

右侧腰部突然剧烈疼痛起来,数秒之间,疼得就差满地打滚了,肾结石的老毛病,又犯了。

多年以前,领教过结石病的厉害。那次发作,家人把我送到急诊,止痛针注射,两吊瓶药水下去,疼痛顿时减轻,然后是旷而持久的各种药品一日三顿当饭吃。结石这玩意,顽固,平时要多喝水。这医嘱跟咱写文章一样,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几年过去,没料到那讨厌的家伙,果然又冷不防寻上门来。

远离了家人,只得电话求助同事一起上医院。

时值周末中午时分,科室要到下午两点整才开门。我疼痛得汗如雨下,直差用头撞墙,只能先去急诊部看看。

急诊部人满为患,因了疫情,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分不清这里谁是患者、谁是家属,整个急诊室内,忙乱异常。由于疫情阻击战需要,这家医院的精兵强将都被抽调了,急诊部只有一名医生值班。

这唯一的值班医生已经被蜂拥而来的病患忙昏了,他不停地在病室间跑进跑出,救护车刚送来一个人,昏迷状态,一时半会顾不了其他啦。

我央求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医生,我是肾结石,你能不能给我打个止痛针?”

白大褂其实是护士,她护目镜后美丽的眼睛扫了我一下:“医生不开处方,哪能随便打针?”我苦涩地笑,痛得恨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等了好久,一个看起来年长的护士过来,给我量了血压,简单询问几句,作了病情记录,在医生专用的电脑上,打印出血液、尿液、生化化验单和CT检查单,嘱我去检验大楼排队,作常规检查。

疼痛导致过量出汗,我早已浑身无力,整个人似乎进入虚脱状态。同事携扶着我,艰难地去往检验大楼。还不到下午上班时间,放射科CT间的铁门紧锁着,我们仍然只有干瞪眼。

我实在不想把接下来的事情作流水帐记录,总之做了各项检查,查来查去,始终没有找到我剧烈疼痛的原因。

最后,我有到了泌尿科,重新挂号,专科医生才说是结石进入了输尿管,然后开处方,缴费,取药……几天的服药排石,总算止了疼痛。

庚子之春疫情来袭,朋友们互相提醒要保重身体,非常时期,要居家隔离,万万别沾染什么病毒。当看到全国人民支援湖北、支援武汉的医疗队纷纷冲上一线时,大家都在微信圈中调侃,好医生都调上前线了哟,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生疮害病哟,找不到医生医哟。没想到一语成谶,一个结石就把我送进了医院。

生病的滋味委实难受。事到如今,我丝毫不责怪为我治病的急诊医生和护士,他们人手实在不够,他们实在非常辛苦。我只能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在全民抗疫的关键时期,哪壶不开提哪壶,节骨眼上跑去医院凑热闹,怪谁呢?

不说了,咱赶紧锻炼身体去。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