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甘家湾哨位

2020-03-25 09:18 来源:cqrb

文/汪建波

花椒蹲在甘家湾石磨上,像植物学家搞科研一般,所有动作都放得很慢很慢,手里的一把瓜子十几分钟还没吃完。

“新冠疫情期间,少出门,不聚集……”村里的防控宣传车由远及近。花椒丢掉瓜子拿起手机,摁下拨号键,对方马上挂断,花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

宣传车到了院子里,十来个村民闲散在院坝中。

“请各回各家,别打堆,戴好口罩,注意防范。”山胡椒每次来,都重复这几句话。

“无聊得很,大家摆摆龙门阵。”芋头笑嘻嘻的,边说边摸出烟来散。

“病毒传播渠道多,建议自己抽自己的。”山胡椒没有接烟,借机向大家普及防疫知识。

山胡椒是百合村的支书,每天巡回宣传,反复摸排,或许是睡眠不足,过度疲劳,眼袋肿得老高,似被马蜂蛰过。“春节年年有,今年莫乱走……”山胡椒上车,大喇叭渐渐远去。

花椒走到芋头跟前,摊开手掌,芋头拿了十元钱给他:“山胡椒来得太勤,便宜了你个瓜娃子。”

“恁个冷的天,一次才十块钱,要不……哨位你自己来蹲守?”花椒一抱怨,芋头就哑火。想想也是,芋头家有三桌麻将,两幅棋牌,茶水钱比给花椒的放哨辛苦费多得多。有花椒的值守,芋头的麻将馆一直平安无事。

这天傍晚,一辆警车、五辆救护车风驰电掣,拉着刺耳的警报,驶进甘老五家的院坝。一群穿隔离服的医生为甘老五一家五口全身消毒,戴上N95口罩,一人上一车,带走了。警察随即在甘老五家拉起警戒线。

甘老五从福建打工回来,曾路过武汉,现在家里有三人干咳,伴有高烧,典型的新冠肺炎疑似症状。

事情来得突然,甘家湾的人也惜命,此后基本见不到有串门聊天的了,大家都老实待在家里。

到了第五天,救护车把甘老五一家送了回来。山胡椒主动打消村民的疑虑:“甘家人排除新冠病毒感染,只需居家隔离观察两周。”甘老五一家感冒发烧,其实可能是全家人上山砍竹桩,汗湿了背所致。

虚惊一场。

芋头又找到花椒:“虽说麻将不打了,但你得继续蹲守哨位,防止有外村的、外面的人到我们村来,五十元一天,钱我付。”

花椒盯着芋头,圆滚滚的眼珠子一眨不眨,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话:“保护自己的安全,要你给钱?”

花椒回家卷起铺盖,在石磨盘上撑起一顶不知哪儿搞来的野营帐篷,执着坚守,雷打不动。芋头和甘家湾的人,好几次前去替换,都被花椒撵了回来。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