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奉节文艺传递抗疫力量

时间,时间

2020-03-05 10:55 来源:奉节县文联

毛晓丽/文

咔嚓——咔嚓——

上网课,我把秒针走动的声音放大,让它回响在每个孩子的耳边。我告诉他们,这就是时间,如果人能活100岁,可以听到3,153,600,000次这样的声音,对大多数人而言,拥有的数字比这个小得多!每个人的数字是固定不变的,每响一次就少一次,就像一支燃烧的蜡烛,或是已经开吃的一袋大米,一桶油,一直在减少,减少,直至用尽——我们常常说要珍惜时间,请从这一秒开始!

2月2日,侄女儿在家人群里说,一定要在晚上8点20分时拍一张照片,并注明时间“202002022020” 以作纪念。她说,这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时间,在人类纪元里只出现一次。我看着这一串数字,咀嚼着她说的唯一性,突然想到,这个数字虽然很特别,但人类所有的时间,不都是唯一的吗?在人类5000年甚至更久远的历史中,那些无法计数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哪一次在人类的纪元里不是独一无二的?哦,时间!

但我发现,时间居然也是重叠的!这咔嚓响的一秒,每个人、每个生物、全世界乃至全宇宙都在拥有和共享!就像一块方砖,有长度也有厚度。我被自己的奇怪的想法弄得有些激动,伸手想把时间抓住,可打开拳头,除了掌纹,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我分明感受到它的存在,像一条细细的丝线在空中划过,轻柔,光亮,我看见它袅袅摇摆的线条;有时它们又像一张一张白纸,这一秒是其中的一个点,但又是无数个点的重合,混沌不清,就像很多时间,很多的事情绕成个解不开的团。就像朋友发的一张照片,他坐在我们儿时常常玩耍的一块巨大的状似水牛的石头上,他说:“我变了,石头没变。”我回他:“也许,石头也变老了。”时间真的会让石头变老吗?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对于每个个体而言,生命总是有限的。在时间的长河里,有人先到,有人后来;有人先走,有人后离开——他的时间终止了,可人类的时间不会终止。

是的,时间会在石头上留下痕迹,就像石头也拥有时间一样——它无时、无处不存在,或增长,或消减,或漫长,或短暂,只是我们常常忽略了这种存在。

很久没有看到母亲,今天和她视频,透过屏幕发现她的头发,染上更为浓厚的岁月的霜,她老了。

翻开日历,雨水已经过了,第一场春雨也已下过,阳台上的各种花草,新绿已经从叶芽中萌发出来,一点点懵懂的生命的迹象,春天来了,新的一年来了。哦,时间!

老家门口那棵放倒的大树,它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时间,年轮一圈一圈清晰可见,每一圈都是吸收阳光和雨露,用365天去攒成的一个同心圆,圆圈的大小,质地的疏密,颜色的深浅,都与时间同在。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大年三十晚上,万家团聚的时间,有人逆时空而行,奔向武汉前线,疫情刻不容缓,战斗需要他们!雷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各个方舱医院在极短时间里建成。确诊的、疑似的、密切接触的,尽可能早地确定和隔离,可能蔓延的途径要赶快切断……快,快,快,时间在这里就是速度,就是生命!

而我宅在家近二十天,时间因安静而模糊,也因闲散而漫长……

时间的本质是什么?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喋喋不休地争论,却没有完美定义,文学家也在努力思索。在《时间的河流与母亲的光阴故事》里,作者以“我”代入,去感知母亲的时间,感受生命的延续,人生的复活,也许,时间以这样的方式,得以美好,得以永恒。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