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奉节文艺传递抗疫力量

母亲的习惯

2020-03-01 11:04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何仙草/文

因为这场疫情,才与母亲能够久住。母亲一生的习惯,仍旧没变。

记得幼小时,家中物质匮乏,常缺吃少穿,好久沾不了腥。父亲想尽办法,弄回半斤肉,母亲接过来,笑着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久违的肉香,飘出厨房。我们四兄妹呆不住了,一个个往厨房挤。父亲会大声呵斥:“坐到!”我们又灰溜溜坐回来。

“吃饭!”终于听见母亲在厨房里喊。我们才赶紧钻进厨房。昏暗的厨房里,一时乒乒乓乓热闹起来。

一钵豆豉炒肉,正正地放在桌子中央。这就是我们终年盼望的美味。二弟不顾还没上桌子的母亲,筷子已伸进钵里。父亲直招呼:“等你妈!”二弟的手又缩回来。母亲坐拢来了,端着的饭碗里,堆满青菜。她看着我们的馋样,吩咐道:你们吃,我不稀奇。于是,我们的筷子齐刷刷伸进钵里。父亲笑着说:“看看你们,筷子像打梿盖。”

以后每每遇上打牙祭,总会听见母亲招呼:“你们吃,我不稀奇。”我们也就习以为常,总以为母亲不爱吃肉,这便是母亲的习惯。

后来,我们长大,陆陆续续离开了母亲。节假日回到母亲身边,餐桌上不止一钵豆豉炒肉,还有母亲忙活半天的各种美味佳肴。我们再不用父亲招呼:等你妈。等到母亲上桌,一惯抢肉吃的二弟,会先给母亲敬菜。母亲却还是念叨那句:“你们吃,我不稀奇。”这次,二弟却不听了,硬是把最好的一块肉,塞进母亲的碗底。母亲一下慌乱起来,挑出肉,要还给二弟。我是老大,命令母亲:“今天就要你吃!”母亲犟不过长大的孩子,只好第一次低头,吃下她不稀奇的肉。一旁的二弟,静静看着母亲吃下了,才松一口气,还笑着说:“我以为妈真的的不吃肉呢。”

小时候,父母陪我们长大。现在,我们该陪父母变老。退休在家,唯有挂记住在老家的父母。以后的岁月,陪着他们度日,便是我的幸事。年前,早早接他们进城,和我住一起。来时,他们却跟我讲条件:“过完年就回。”人世无常,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父母留在了我身边。他们知道抗疫是一场持久战,所以也就安下心来。只是,我要改变母亲的一些不良习惯。那便是,学会吃现成的,学会挑肥拣瘦。我每天按时做饭,把最好的留给父母。可母亲还是改不了老习惯,总会唠叨:“这个我不稀奇。”我知道,母亲一生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我不急,我有的是时间陪她改。

但这事有难度,以至于在梦里,我都在琢磨母亲的习惯。

真的,我在梦里念叨着:母亲的习惯!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