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核桃树

2020-01-16 12:50

文/刘豫

初二那年,在一阵狂雷暴雨中,院子里高大的核桃树轰然倒下。

远远地看着他庞大还充满活力的树冠,我的心一阵悲伤,他将我的童年结束在了这场雨里!

父亲已经说不清楚这棵老树是谁栽种,何时栽种,只能从需要三人合围的树干分析他的年龄:起码也是逾百年高寿。

从我记事起,老树中空的树干就是我童年的摇篮,这是第二个可以为我遮风避雨的地方:弹珠、铁环、七颗一组的石子等等,只要我能弄到的心爱的玩意儿,都会收藏在他的怀里;在我被父亲的藤条抽打后,无处倾泄内心的委屈时,我会钻进树干,找他索要一些安慰。

但他倒了,直到他倒了,我多久不曾翻开的记忆被打开时,我突然意识到他在我心里究竟有多么重要,因为我哭了,无声地留着泪,通过提升心脏起伏的幅度来压抑内心崩溃的情感!

我问父亲,看着如此茂盛的树冠,他怎么就坚持不住了?父亲说,从他记事开始,这棵树就是中空的,据说是被虫子蛀去了树干,只留了一点儿树皮支撑着树冠需要的营养。后来做了杀虫处理,恢复了一段时间,又生长了一些树干,便苦苦支撑到现在,已属不易了。

父亲告诉我,越是喜欢结果子的树木越容易产生蛀虫,他们需要好的看护,需要认真的杀虫,否则他们的命运就是这样,虽然外观看着问题不大,但一遇风雨就可能倒下。

老树倒下后任然延续了他的生命,被父亲锯成小段晾晒在院子里,成了温暖那年冬天的使者,看着满屋飘飞的白色灰沫,也像是他不屈的灵魂。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