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去乡下办年货

2020-01-15 11:50 来源:cqrb

文/姚明祥

渐至年关,办年货,猪肉是第一硬件,无腊不成年,香肠腊肉需要猪肉,我们就去乡下办。

每年都与老表一道,去岳父家杀头年猪,一家称半边。岳父家喂的猪,传统老办法,洋芋红苕野猪草。这年代,千金易找,土猪肉难求,就是在乡下,喂熟饲料的农户也极少,大多是生饲料速生猪。年近七旬的岳父,在高盖上留守,拥抱着烟熏火燎的旧时光,看几头黄牛,种几坡苞谷,喂几头肥猪,就是老人的全部追求。我们特别怀念小时候那原生态猪肉留的口香,那香那爽硬是安逸,现在市面上的肉,满嘴没有一点肉味,鸡肉不像鸡肉,猪肉不像猪肉。

一年开春,岳父买回几头猪崽,吃潲“坨坨”响,贪睡不翻栏。一口大生水锅,烧掉了多少捆柴草,熬掉了多少斤苞谷。一个对年生长,正常成熟,符合生态规律,猪终于肥了。

在山寨,凡事都爱“看期”。买猪杀猪,虽没婚丧嫁娶那么庄严缜密,却也十分慎重。买猪不能逢“哀、病”,杀猪不能碰“绝、亡”。天人合一,万物乐处,人神共存。管你怎么说,寨人就信这个。

杀年猪,寨人尤看重那猪血的来量,预示来年财运好,家运正。岳父眉开眼笑,捏把板纸钱蘸上红红猪血,在院坝一角焚敬“饲神”。寨人眼中,万物都有“神”,谷有“谷神”,灶有“灶神”,虔笃“举头三尺有神灵”,全是“饲神”护佑的结果,仿佛与自己辛劳付出无关。厚道的寨民是最懂得感恩的。

吃刨汤,坎上坎下,左邻右舍都要请,岳父亮了洪嗓吆喝:“都来整一杯哟!”一火铺的人,满头大汗,吃得欲罢不能,吃得温暖孝和,尽兴分享着岳父的喜悦。

坐墩炕腊肉,宝肋灌香肠,夹子肥的熬油,瘦的切块冻冰箱储存,以备平常之需。半案肉,妻子早安排妥贴。如此,一年中几乎可以远离市场不健康的肉食忧虑。讲究生态,保护自我,小市民的小聪明。

这过年货,我们吃起来淳香放心,岳父岳母却劳神费累。当大人的,仿佛一辈子都为儿孙操劳,只要儿孙高兴,再苦再累老人都开心。更开心的还在后头,硬化到半坡的公路,马上会接着硬化到岭盖上来,山盖上各家各户的门前都会硬化出一条小路,那时到山寨上的岳父家就更方便了。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