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搭车

2019-11-27 09:46 来源:cqrb

文/沈世荣

胡强命大福大,车子翻了几圈,他竟只是脑袋磕破了一点。

从驾驶室里爬出来,他用衣袖擦掉脸上的血,抬头看看陡峭的山崖,背心一阵阵发凉。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赶忙在摔坏的车边寻找,没有发现目标,他把搜索范围扩大,终于在半山坡上找到了张大爷。他疯了一样,抖抖索索地用手去挨张大爷的鼻孔,然后软软地坐下了,哭着喊:“我说不搭你,你偏要上来,这下安逸了,你走了,我啷个办呀!”

胡强拿出手机,先报警,然后给家人打了个电话,并叫妻子给张大爷的儿子张小山说,他爸爸摔死了。

经鉴定,车子刹车失灵,为机械事故。

胡强一家人帮着把张大爷的遗体运回村里,安放在张家的堂屋。当晚,胡强拿出家里仅有的一万多元货款,加上去亲戚家借来的两万元,全部送到了张小山家:“兄弟,对不起了,我只借到这点钱,你先把老人家安葬了,以后的事我们再商量,你节哀顺变。”

回家后,妻子问胡强:“张家有什么反应,会不会狮子大开口?”胡强说不知道:“反正人是在我车上摔死的,人家要赔偿,也理所当然。”

妻子把手中的锅铲扔进锅里,冒火地冲着胡强说:“我给你说了好多次,叫你别搭人别搭人,你就是不听,这下安逸了,车子摔坏了,人摔死了,今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村里就我们家有车,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家搭个顺风车,你说我能不搭吗?”

“明知道搭人有风险你还搭,你不是自讨苦吃吗?”生气的妻子把锅儿都要敲碎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搭人有风险吗?可是他们非要搭,说出事自己负责,不关我的事。就说张大爷,今天早上他上街去卖叶子烟,拦到我的车非要上,我说车厢抖,坐起不舒服,张小山还在边边说‘抖总比背起走路松活点,你就让我爸搭你的车吧,要不我给你搭车钱。’我说不是钱的事,怕出事。他说,出事自己负责。你说,我还能说什么?”

三天后,张大爷下葬了。张家没找胡家闹,也没向胡家要钱。胡强一家很不安,日子如坐针毡。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村里人看到张小山和妻子带着孝布走进了胡家门。

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村民们猜想着多个出事的场面。

进门,落坐。胡强妻子给张小山两口子倒上茶水。

张小山从妻子手里拿过一个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三叠钱放在桌子上。胡强一家人不知道张小山唱的哪出戏,几双眼睛都把张小山盯到。

“胡哥,这是你那天拿来的三万块钱,我当时收下,是因为当时真的没有钱,所以就先用了你的。今天,我把钱还给你,还来感谢你们一家这几天帮忙安葬我父亲。”张小山一脸真诚的感谢话,让胡强一家人都懵了。

停了一会,胡强才反应过来,他拿起钱放在张小山手中:“这钱你得收下,是我家的一点心意,张大爷是坐我的车去世的,我有责任。”

张小山把钱放还在桌子上,说:“车是我们自己要搭的,我和我父亲搭车时说了,出什么事我们自己负责,人得讲良心,说话得算数。要了你们的钱,我们良心上过不去,我父亲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家里长辈教育我们说话办事要讲良心,昧良心的事,我们不做,也做不来。全村就你家有车,你家的车,为乡亲们办了许多好事,这钱你就拿去把车修好,我们以后还搭你家的车,要的不?”

胡强看了一眼妻子。妻子白了他一眼:“看我做啥子,认不到迈,明天早上你就去修车,早点把车修好,好为乡亲们拉带东西。”

把张小山两口子送出门后,胡强把钱放进了包里,催妻子早点洗漱睡觉,明天一早好出门去修车。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