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菊香

2019-11-21 10:30 来源:cqrb

文/刘腊梅

秋寒霜冷,天气薄淡,是煽情的季节,阳光照着,让人心生莫名的感慨和无限的倦恋。各色菊花开得极艳,红的粉的白的黄的绿的紫的……一个家族就可以开出万紫千红来,却是清冷的,并不热闹,又让人徒生回忆,往事依稀的意思。

我对于花的喜爱,是受母亲的影响吧。小时候,母亲在院子周围种满花草,看到邻居哪里有好的花种,总是讨来种下,院子里四季都氤氲着花香。

秋天,当然是菊花当家,小院只种了粉色的大菊花和白色的小菊花。粉色的富有观赏性,拳头大小,花瓣丝丝缕缕垂挂下来,极具美人的姿态。小菊花香味重些,颜色是乳白和淡黄晕染开的,拇指大小,有太阳的形象和光芒,一朵朵挤挤挨挨、密密麻麻攒在一起,便是一片艳阳。其花和叶皆可入药,清肝明目、清热解毒,因此花香中带着淡淡的草药之气,显出不俗,十分耐闻。

我家很忽视它们的药用功效,对于爱花者,总是让它们美得至始自终,再繁盛的花事只为装点院子和心情,一天的劳碌后回家,花香便可解困,花色亦可抚慰了,生活的枯乏也因了这色与香多了滋味。

我的童年和少年便这样在花香中静静流淌。而今,我依然爱花,对于菊花的喜爱尤甚,是由于它散发出来的凌然之气吧,带点与众不同,又带点入世随流的意思,介于出尘与入世之间。它不会违逆人类,恬淡随和,种在居室,少了些恣意与清冷之气,多了份从容与典雅之质,艳而不俗,香而不腻,却点点滴滴都是姿态。开在庭院,多了灵动与闲情,便是“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抑或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情,是文人墨客的传诵,令人寻味了。生在乡野,更见凌人傲气,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意思,它从来是与秋风寒霜一起生长的,身上带着风尘,更见其性情。

每当这个季节路过花店,我总是要进去流连一番,看看那些各种形色的菊花,产生一种救赎的心情,温室里的菊香,总是淡些惨些,有种沦落的意思,我便心生怜悯了,不知道它的心思,是否接受这牵强的爱意?

秋风乍起,风里有菊香幽淡,主宰了这个渐凉的季节。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