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身在异乡不为客(外一章)

2019-11-08 09:12

吴天胜/文

正要洗漱睡觉时,接到晨的电话,说了一些感谢我当年对他关照的事。

关照真的谈不上,只是他特别优秀,又是外省人,在工作中自然就青睐了一些。

那时,我在交巡警大队综合中队工作。由于平时工作压力太大,征得领导同意后,决定在基层务色一个年轻人,好分担些工作,也是培养年轻人的需要。

在众多的青年民警中,我们看好了晨,阳光、帅气、有潜质。

晨来后,我先安排一些简单的事务让他接手。他果然不负众望,悟性极高,工作上很快就能独挡一面,为我分担了一些压力。

次年春节前夕,晨的父亲病危,他急着要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那也是他参加工作后第一次探家。说走就走,来不急准备更多的东西。我和“亮大”一合计,给他准备了梁平柚和袁驿豆干带上。

单位上的事,有时在家里也聊一聊。岳母知道晨是山东人后,觉得他应该喜欢吃面食,就烙了几块改良版的大饼送给他吃。收到晨的反馈后,岳母又做了几回给他。

岳母年轻时在西藏工作,单位上有天南海北的同事,其中她的五嫂就是山东人,所以她知道山东人爱吃面食。久而久之,她也喜欢上了面食,而且自己也经常做。

她常常回忆在西藏那段难忘的岁月。五湖四海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很快就能忘记思乡之苦,加上美食的交流,即使身在异乡,也能吃到乡愁。

我自己也有十几年身在异乡的经历。那时也跟晨差不多大吧,入伍来到“万岁军”后,因为有点特长,指导员挑了我当通信员,后来又当了连队文书。在准备考军校的时候,指导员还把他的办公室留给我复习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又给我出主意、选报院校。最终,我以超过录取分数线60多分,考入了中国的“西典军校”。

期间,我回了几次保定。那时老部队已经撤编,好多战友都分流了。通过一些信息,我仍然找到了指导员,他已经转业了。十多年后,指导员到重庆旅游,来到双桂堂景点。接到他电话后,我赶紧开车去见了一面。几天后,我又专程到重庆去见他,用火锅的形式表达了一下心情。

军校毕业后,我分到了宣化的部队。半年后,我被挑到了机关当参谋。股长是河北赵县人,他的家属也已随军,对我们这些外省的战友自然就有一种主人意识。逢年过节,甚至周末,都要叫上我去他们家吃饭。吃饭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包饺子,最好的、最过硬的菜当属炖龙骨。就是把猪脊梁骨用高压锅炖熟,一人一大块,啃起来,大快朵颐的爽。

吃着饺子,啃着龙骨,满腔的乡愁就化成了鼓胀的食欲。那些年,我一直把指导员、股长当成亲人,把他们的家当成自己的家。

晨的妻子是天津人,他俩同时考上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后又同时考到我局当警察。工作了几年后,晨的妻子辞职回老家做了律师。

晨在电话中说,他也考取了律师资格证,正在考虑是否也辞职去天津做律师。他又说,当了这些年的警察,真有点舍不得,特别是梁平的这帮战友。

电话那头,他在那边哽咽了。我说,从长计议吧。

虽然我们能互相把对方当亲人对待,梁平也是他的第二故乡,但遇及天伦,他该知道选择。

爱尚李,爱上你

又是李熟的季节,从李白到李熟,约4个月时长。

心动于李白,满山的李花,像雪,那山就成了“雪山”。诗人傅天琳曾赞“10万株李子树,哗哗哗开出一个盛唐诗人的名字。漫山李白,情切切应李白之邀而来……”

心醉于李熟,聚宝村的山顶上,累累的李果压满枝头,笑容堆满了果农的脸庞。

聚宝村,我去过多次。最初并不像名字那样美丽,村在山巅,路是羊肠,房为土墙灰瓦。村头那几株老李子树,树干斑驳,像老农皴裂的手掌,似乎要告诉人们,这里真的很穷。

扶贫工作组先是送钱、送羊、送米、送油,但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扶贫干部开出了种李子树的良方。合适的土壤种植适合的作物,就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渐渐的,聚宝村,真的聚起了宝。

从梁平城区至曲水镇,可国道,可高速。但要进入聚宝村,还得经过一段山路。

山路依然崎岖,但明显宽阔,部分路段还在拓宽。去聚宝村的路也有好几条,一不小心还可能走错。但你完全可以放心,即使走错,就当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因为沿途有葱郁的森林、潺潺的小溪、淙淙的山泉,还有纯朴的农家。走累了,可以随便歇脚,还可吃上香喷喷的农家饭。

山巅上的聚宝村,这时就是一个聚宝盆。满眼都是李子树,地里是、坡上是,房前屋后全都是,满树都是李子。村民的房屋大都变成了红墙碧瓦,仅有的几户土墙院也改成了农家乐,偶尔还有几处轻钢建筑,像别墅,又像接待站。

趁着等农家饭的时间,你可以到房前屋后去品尝李子。在这里,你可以肆意地品尝,一棵树挨一棵树地品尝。反正,你每棵树吃一颗,甚至是每十棵树、或每百棵树吃一颗,你也吃不过来。你可以挑树龄老,阳光照射充足,个头大,颜色青翠的李子品尝。如果翠甜、脱核,就是好李子;如果酸涩、甚至带有钾味,那可能是还未成熟。

俗话说,“桃慌李饱”,吃李子是很容易产生饱腹感的。这时,你千万不要贪嘴,因为还有一桌诱人的农家饭在等着你。

随着主人在院坝中的一声吆喝,在附近品尝的游客纷纷回到屋里。堂屋的八仙桌上,已经摆出了几荤几素,有时令的炝炒豇豆、清炒空心菜,也有素炒粑胡豆、凉拌黄瓜等佐酒菜肴。当然,最不能缺少的当家菜还是那道咸菜炒腊肉。金黄的腊肉片在咸菜粒中微微发亮,丝丝肉香扑鼻而来。此时,你的鼻翼会轻轻翕动,悄悄而又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的腊肉香味。最不应该的,就是筷子出卖了你。毫不矜持的你,会瞄准又大又肥的那一块,“快、准、稳”的夹回碗里,然后张大嘴巴,囫囵一口,唇齿留香。最后,咸菜粒可拌饭,也可下稀饭,甚至是抿一口老白干,都是幸福得要命的味道。

酒足饭饱,就可以让主人带着去摘李子了。主人知道哪儿的阳光好、哪儿的土质好、哪儿的品种好。翻过一道山梁,又是一处山丘,在一条田坎上,立着几株老树,乒乓球大小的李子密密麻麻的缀在枝头上。主人说,这些李子差不多一两一个,是他的镇园之宝。

没等他同意,一个李子就进了嘴里,汁水甘甜,肉厚骨脱,果然与众不同。主人大方,让我们边吃边摘。我们像孙悟空进了蟠桃园一样,尽情地吃,尽情地摘。

主人爬上枝桠帮我们挑选李子,透过树叶,阳光洒在他泥黑的脸上,金黄金黄的,嘴角还有一丝笑容,像李花。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