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麻雀

2019-10-16 10:20

箬竹/文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薄雾从窗外照入,落到地上,远山的晨雾如霓裳羽衣般飘渺舒展时,一群麻雀蹦蹦跳跳欢愉地来操场上觅食。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其中有一对好像是“夫妇”,紧跟“夫妇”的,还有一只更小的,行动稍缓,个子虽小但具体而微,大约那是他们的雏儿吧。这对“夫妇”中的一只总是将啄到的饭粒喂这只羽毛渐丰的小雀,小雀抖动着羽毛,张大嘴巴,接受大雀的喂食;三只雀儿走走停停,总在不知不觉中站在一起,活泼轻快地跳来跳去,叽叽喳喳,亲密无间。

仔细看着,对麻雀顿生怜爱。麻雀,全身麻灰色,与土地的颜色相近,便于自我保护,若是它一动不动的呆在地上,是不容易被其他天敌发现的。一只麻雀重约30克左右,两只眼睛圆溜溜,眉上及颈部有一小圈黑环,腹部略呈乳白色,其余部分麻色伴有小灰团,脚为粉红色,十分纤细。可能是麻灰色的原因而最终人们都用“麻雀”为其命名吧。它小巧玲珑,也是造物主造就的精灵之一。

麻雀能随遇而安。只要能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有它安营扎寨、繁衍生息的身影。屋檐下、竹林中、偏岩里等。孩提时代,顽劣的我们去捣毁麻雀的“家”为乐,麻雀用柔软的细草、纤细的根须,植物的纤维或者鸡毛、树叶等精心编制窝巢,造出透气干爽,像小碗样的雀巢,雀巢便是麻雀温馨的家。

麻雀不能像其他鸟儿可以两只脚一前一后地随意走动,只能跳动。这大约源于上天造物自有它十分科学的原理。若两只脚走动,那么它身体的构造就要更加精细复杂一些。但体形过小,则不能容纳太多的部件,只能在一些构造上作出牺牲,与笔记本电脑一样,要小巧,又要硬件功能多,只能牺牲一些功能,如现在大部分笔记本就没有光驱一样。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这一地区农作物大量使用农药,麻雀几乎灭绝。那十多年里,本地麻雀十分少见,甚至多年不见其踪迹。据说农药气雾很伤麻雀心室和肺,导致了成片的麻雀死亡。近些年又看见这些大地的精灵,是从川西地区迁移而来,填补了本地区的这一鸟类空白。初牵来时麻雀个子较小,逐渐适应这里的环境,个头也渐渐变大,多年以后,与原来本地雀儿体形渐渐相差无几。

这些精灵的档案里,曾多次遭受灭顶之灾,但它仍然顽强的生存着。曾几何时,它被列入害鸟,与老鼠、蟑螂、臭虫并称为“四害”。由于它是杂食鸟类,主要食虫子、草籽和颗粒较小的粮食,上世纪中叶粮食极缺,它与人类争食,故把它划为害虫之列。现在看来,麻雀应该也算是益鸟。以麻雀多少来研究环境,从一个侧面看出环境破坏与保护的程度,已经成为一项自然研究课题。对它是保护还是捕杀与社会文明进步也息息相关。

麻雀伴随人类共同生活在地球上若干万年,在语言中也有许多与麻雀有关的词汇和歇后语,读起来很诙谐:麻雀怀孕一一得了(鸟)哒;德国的麻雀一一不得了(鸟);形容高兴是“欢呼雀跃”,形容小而全是麻雀虽小一一肝胆俱全;说到经历得多就是城墙上的麻雀一一下大了胆等等。

一会儿,麻雀飞到窗台上,对着大厅寻视,欢歌笑语、自由自在、清脆悦耳。这平凡的叽喳声,仿佛以最美的梵音在诉说:生活的一切不如意都会过去,生活的本质不在于登上顶峰时的高度,而在于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编辑:fjuser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