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又是一年燕归来

2019-09-23 17:45

唐安永

融化的冰雪摇醒小溪,沉睡在泥土下的种子经不住春阳的抚摸,偷偷的冒出地面。古朴厚重的农家小院前后的桃树、李树、梨树等经不住春天的昭示,竞相怒放着花朵。就在这时,只听得“唧”一声,头顶上盘旋着从北方飞回来的一对对燕子,他们像精灵一般在天空中自由飞翔。

转瞬之间,一对对燕子轻快地扑进了春意盎然的小院里,有的落在房前的树梢上;有的落在电线上面;有的落在屋檐上,一点儿看不出燕子有长途迁徙的疲惫,它们还时不时的抖动身上丰厚的羽毛,像是在向房子的主人展示它那笔挺漂亮的新装。随后这些燕子和着和煦的春风,斜飞于广袤的天空中,时而又“嗖”的一声,从这边的田野飞向那边的树梢。

在阳光满地之时,燕子俊逸的身姿掠过门前的水塘,尾尖或脚爪轻轻的撩拨一下水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水波,水波随着水塘慢慢延伸,直到尽头。也有调皮的燕子,故意在水塘里洗衣的少妇头上来回盘旋着,发出“唧、唧”的叫声,似乎要告诉洗衣的少妇,不要辜负这美好的春光。还有燕子趁洗衣的少妇不注意,一个劲的俯冲下来,将自己的粪便排泄在洗衣少妇的头上,少妇放下手中的衣服,给调皮燕子一顿臭骂,随即又抡起手中的锤棒用力捶打衣服,将燕子的愤恨发泄在衣服上面。

归来的燕子一般不重新寻找新的地方做巢穴,而是沿用旧的巢穴,据资料表明:有的燕子的巢穴要沿用近十年。

也有不用旧巢穴的燕子,它们就显得忙碌一点,这类燕子急需四处到农家去选址,当它们选好址后,便开始衔泥筑巢。

燕子筑巢不仅追求外观的美丽,还注重巢穴的结构和质量,它们很像人类的泥瓦匠,一层一层的垒巢,一层垒完后,并不急于垒下一层,而是稍作休息,待泥土稍干后再次开工。燕子在筑巢过程中,还衔些草棍、纤维、藤蔓之类的东西,就像人类修筑房屋要加一道钢筋一样,这样垒起的巢穴,既美观又非常的牢固。

不到几周,一个像菠萝外形的燕巢便初具规模了。也不知道哪一天,才发现那个像菠萝外形的巢口处竟然探出几张嫩黄色的小嘴,发出“唧唧”的叫声,还扑闪着稚嫩的小翅膀,争抢燕子四处找回的食物。

北宋作家阮逸女的浣溪纱写道:新叶初发淡无痕,春山交映绿为魂。轻烟半笼小黄昏。燕子归来寻旧垒,风华尽处是离人。诗意很好的诠释了燕子的迁徙,道出了燕子大都是秋天飞到南方去过冬,然后等到春暖花开之时,就会返回以前居住的巢穴。直到今日,燕子的长途迁徙仍就是一个谜团,它们从遥远的南方飞到北方,不仅路途长远漫漫,还充满多少艰难险阻,但它们仍然在每年的春天如期而至。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新农村建设的步伐不断加快,人们将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屋推倒,构建起高楼大厦。我家也在去年的冬季,将祖辈留下的土房连同燕子的巢穴一同推倒,在今年初建起了小洋房,我很担心昔日居住在我家的燕子还会不会再来?却没想到今年春天,那双燕子就带着它们的子女又飞回来了。它们仍将巢穴的选址选在我家的堂屋里,选好址后,燕子不停地飞进飞出,衔来泥土、纤维、藤蔓等,又构筑起一个崭新的家。

这像极了我熟悉的那些乡亲们,他们南下务工打拼,但不管过多少年,他们仍然深爱着家乡的人们和家乡的那片热土,现在他们纷纷从远方回来,参与到振兴乡村建设的滚滚洪流之中。

因为那里才是他们的根,更是他们灵魂安放的地方。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