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新闻中心 要闻

【奉节样板】瞧这一家人——记兴隆镇小寨村贫困户谢先珍一家人

2019-09-10 16:36

摘要:“小寨天坑”因坐落在奉节县兴隆镇小寨村而得名。谢先珍就土生土长在这里。他个头不高,眼睛不大,一双老茧,一脸憨容,脚穿胶鞋,皱纹沟壑,比实际年龄63岁苍老很多。倒是老伴唐元菊一个劲招呼让座,一看都是“当家人”。

QQ图片20190910163237

谢先珍和妻子唐元菊

QQ图片20190910163250

谢先珍居住的新房

通讯员 刘圣宇 彭超

“小寨天坑”因坐落在奉节县兴隆镇小寨村而得名。

谢先珍就土生土长在这里,一家四口人:父亲谢守雄,现年87岁,一名普通农村老党员;妻子唐元菊,63岁,二级残疾;儿子谢宗成,17岁,高二学生。

“这一家人确实困难,但勤劳。”小寨村村支部书记唐民强介绍说。

今年春季的某天,笔者吃过早饭,直奔谢家。

谢先珍个头不高,眼睛不大,一双老茧,一脸憨容,脚穿胶鞋,皱纹沟壑,比实际年龄63岁苍老很多。倒是老伴唐元菊一个劲招呼让座,一看都是“当家人”。

“你们快吃饭。”笔者几次催促。

于是谢先珍端碗,唐元菊“扶”碗站在地坝上边吃饭边同笔者说话。

唐元菊三岁时,不慎双手“扑”在火坑(农村一种常见取暖设备)里,造成残疾,左手没有手指,右手尚存两个弯曲手指。

“家中还有一老一小两个宝贝。”唐元菊是指父亲谢守雄和儿子谢宗成。

“老汉近来身体不行,走出大门都难,每天坐在椅子上。”

“娃儿还算听话,我们每个月只给他100多块零用钱。”

......

唐元菊比较健谈。谢先珍夫妇很快放下碗筷,带笔者参观自己贝母地和小型养猪场。

“母猪只有十来天都要下崽了,”唐元菊脸上发光,“我家喂母猪已有10年了”。

笔者看到,四头猪正在猪圈里悠闲觅食,每头都在50公斤左右。

看来谢先珍一家已渡过艰难期。

“这一家人得到党和政府极大帮扶。”驻村工作队员黄海兵介绍说。

谢先珍一家在2017年8月住进新房。

笔者进屋转了转,没有嗅到异味,柴禾堆放整齐,比较清爽干净。拧了拧水龙头,清澈的自来水就出来了。

距离新房不过二、三十米,便是谢先珍一家原住土坯房,现还能看到拆除痕迹。

由于享受生态搬迁政策,谢先珍几乎没有欠账。

不论是年龄,还是身体状况,都不再允许谢先珍夫妇干重活,帮扶单位县规划局出资3.8万元,为他们修好一个小型养猪场。

“娃儿读书自己掏不了几个钱了,我有残疾人生活护理补贴,全家还吃低保,真有点受用不起哟。”唐元菊拿出一个又一个“本本”,其中包括存折本。

“县委书记到我们家里就来过两次,还带来慰问品和慰问金。”唐元菊说这话时,三次大幅度摆动“手臂”。

“这一家人特别感恩党和政府,以及众乡亲。”驻村工作队长李海宾介绍说。

兴隆镇党委宣传统战委员肖键特别提到一个多月前一件事,眼中闪烁泪花。

2018年春节前夕,他和村支部书记唐民强等人代表兴隆镇党委、政府慰问谢先珍一家人。

当肖键递上200元慰问金时,唐元菊慌忙推辞:“我们一家人净给政府找麻烦、添负担,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过,我们两口子还‘扭得动’(指还能劳动)我们不能要这个钱了。”

谢守雄坐在椅子上费劲地说:“这个钱真不能接受了,我还没有交党费,就用这个钱来交我的党费吧!”

支部书记唐民强赶紧说:“您老的党费呀,我们支部已替您缴了。”

谢守雄老人直摇头:“这可要不得,要不得啊!”

说起这一家人,村民许超感触颇深。

2016年冬腊月份,谢先珍开始建新房,我给他家拉材料。

材料运输费用大约7000块,我说只给6000块。

2016年腊月二十几。离春节没有几天了,谢先珍两口子来到我家,带来材料运输费4000块,还说一次性没有付清,感觉不好意思,给我背来一只“猪脚”要我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一个月不到,谢先珍就把尾款2000元送来了。

2017年4月,我开车时发生了小事故,本人受了点皮外伤。

谢守雄老人第一个来看望我,走时留下200块钱。

第二天谢先珍两口子又来看我,又硬塞给我200块钱。

这两三年来,谢先珍一家人——

改变的是物质条件、精神面貌和生活态度。

未改变的还是淳朴、勤劳、感恩、信心和笑容。

编辑:潘海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