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药引

2019-09-25 10:48 来源:cqrb

文/汪建波 

山腰晨露,山巅清泉,且须现采。倪婶活了大半辈子,从没听说过如此奇怪的药引。

前些日子,倪婶病了,浑身乏困,四肢酸软,有时连床都下不了。儿子方笙在城里医院上班,自从父亲去世,一直想把倪婶接进城,倪婶故土难离,坚持着没去。

都说理发师剪不了自己的头发,医生医不了自家人的病,方笙算是有了深切体会,查脉搏,看肤色,瞧五官,使尽浑身解数,他还是没能摸准母亲的病灶。

儿媳妇艳阳提出,有个老道……话没说完,倪婶立马打断:“儿子是医生,还需别处求方?”

在医院,大伙儿公认方笙为业务骨干,母亲一病,他甚至怀疑起自己的专业水平来。正犯愁呢,瞌睡遇到枕头,医院来了个援助乡镇卫生院的名额,他毫不犹豫报了名,如愿回到老家小镇。

儿子回来了,倪婶心里高兴,精神头虽说足了些,床还是不愿下,除了吃饭,大多时间躺在床上发呆。方笙开回的药物,买来的补品,倪婶倒是吃了不少,身体依然没有起色。

这天,趁方笙不在,艳阳自作主张,直接把老道领回家。儿媳的擅举,倪婶微存不满,对老道则热情相迎。倪婶平日里信佛,十分虔诚,自从方笙从了医,担心影响儿子,她才将佛揣进了心里。

老道身着长袍,道髻高挽,宝剑斜背,手拿浮尘,自称游方华夏,悬壶济世。倪婶知道,佛与道虽有别,然皆为普度,因而对眼前的老道敬重有加。

围着倪婶家的房屋转了三圈,老道入堂屋盘腿坐定,凝神沉思,念念有词。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方才睁开眼,从长袖中取出一个玻璃瓶,双手递到倪婶手中。瓶子里是褐色颗粒,米粒大小,老道交待,早晚一粒,百日可愈。

老道起身出门时,见倪婶眼神切切,又特地叮嘱,此药如用药引,能收奇效,东出三里,刚采的山腰晨露,现取的山巅清泉,不可间隔,否则徒劳。

翌日一早,倪婶嚷着要去东山。母亲之命不敢违抗,方笙只得陪同。

东出三里,不就是燕尾峰吗?方笙搀着母亲,沿川鄂古道蜿蜒而上。石板路少有人走,苔藓覆盖,母子二人伴着鸟鸣前行,品着厚氧停歇,到山腰时,太阳已升起老高。

照倪婶的吩咐,方笙手握水杯,小心翼翼贴近嫩绿竹叶,轻轻抖下晶莹的露珠。晨露采好,倪婶赶紧将褐色药粒放入嘴里,轻咽服下。

傍晚,倪婶说一人前往即可。方笙怎能放心,陪着母亲再攀燕尾峰,取清澈泉水服药。

从此,每天早晚,川鄂古道上,母子俩的身影准时出现,风雨不断。不同的是,倪婶不再需要儿子搀扶,步履日渐轻盈。

日往月来,百日之后,倪婶神清气爽,走路大步流星,怎么看都不像花甲之年的人。

艳阳从城里赶回,要弄好菜为婆婆的康复庆贺。方笙溜进厨房问,卖了一百天的关子,该解密了吧。

艳阳莞尔一笑,:“早晚锻炼,呼吸着新鲜空气,药引送服营养片,还有儿子陪着,身体能不好?”

“那老道……”方笙缠着问个明白。

“得了,全告诉你。”艳阳听到婆婆在堂屋走动,附在方笙耳边悄声说,“老道是我同学,人家可是省剧院的台柱子。”

厨房里的笑声可欢了。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