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夏夜·童年

2019-09-10 09:47 来源:奉节网

 文/箬竹

昨晚,偶见一对萤火虫一闪一闪从窗前飞过,那一闪而过的幽幽光亮仿佛将我带回童年时代,记忆的闸门里现出童年的温馨画面。

一个满月的夜晚,月光如银辉洒满山间田野,天地间弥漫着淡淡的清辉。漫天繁星深深浅浅,微风吹拂,树枝摇曳,丝丝凉爽气息从稻田里升起,又好似从青山之外而来,仿佛夏天的炎热只是一个传说。父亲白天割回的几把青蒿在院坝里燃烧着,用以熏蚊子,否则那嗡嗡叫的蚊子会让人心烦。一家人在艾草烟雾升腾的不远处吃着妈妈用土豆与玉米面拌和而成的粥。饭后,一家人坐在一处休息、纳凉,微风不时吹来,丝丝凉意亲吻肌肤,在这清风明月相伴的夏日之夜,一家人其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

三三两两的萤火虫轻舞曼妙而至,忽前忽后,时高时低,那么轻悄,那么美妙,恍若是来自神域的精灵,又仿佛是从天而降的使者。萤火虫的光临,让孩提时代的我们顿感兴奋,我便呼喊着,汇合了邻居家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追逐萤火虫去。紧邻房屋的东面是一片依山而造的水田,那水田里就有更多的萤火虫,我们追赶而去,一会儿就各自捕捉到了几只,借助荧光和月光,拿在手上仔细观察:只见萤火虫比苍蝇还小,呈甲壳虫的样子,甲壳将背部包裹,略微带点黄色,萤火虫的尾部的两节腹下一闪一闪地发出白色光来。

捧着萤火虫,又听见田畦里许许多多的青蛙在那里欢唱,我们几个又去捉青蛙。就在那月光下,青蛙恣情地欢悦,仿佛在逗我们似的。我们各自又分别抓了几只。青蛙显得是那样的肥大,它叫着时,嘴巴腮帮两边鼓起像货郎鼓。我们抓青蛙并不是捉回家煮着吃去,而是一种儿时的新奇和快乐的寄予。一群孩子欢快地把蛙捉到一起,玩一会儿就放生了。那时候父母已经教育我们不要去伤害青蛙,它是益虫,是帮助我们捉水稻害虫的,在我们幼小的心底滋生出一种朴素的好坏是非观。

小溪里也是我们平时熟悉的地方,就着月光的照耀,我们又伙同去抓螃蟹,大人说吃螃蟹脚以后会很有力量。我们沿着小溪溯流而上,有的螃蟹已经出来活动了,不用去搬开石头,随便在小溪里就能抓住几只。玩够了才往家来,仍然拿着自己的萤火虫和螃蟹舍不得丢弃。我们在熏蚊子的火边停下烤着蟹脚,不管是否烤熟,各自都拿在嘴里吃起来,那螃蟹大甲,吃在嘴里略有点咸味,成为儿时记忆里最难以忘怀的美味。

捕捉回来的萤火虫,我们找了透明的玻璃瓶子装着,盯着那眨眼似的光亮观看,这惹人怜爱的小精灵,它微弱的光亮给我们以希望和梦想。大人便给我们唱起了歌谣:萤火虫,亮悠悠,骑着白马下扬州,扬州城上有树桃,大姐二姐抱着摇……也记得父亲讲过晋代一个叫车胤的小孩小时家里穷,没有钱买油灯,就用萤火虫照明,夜以继日苦读书,由于他勤奋攻读,博览群书,成为一代大家。

时间已到深夜,父母催促我们去睡觉,我们玩得兴奋,还不曾有睡意,就在这样的夜晚,有爸妈讲的故事,有萤火虫点亮心田。举目遥望,远山近水如轻纱漫卷,更像是风景的剪影。树上的知了不知何时被惊起,一声又一声,是梦的呓语,水田和小溪中的蛙声一浪接一浪,好像要把午夜唤醒,却又似乎要把午夜推向更深的深渊。偶尔传来一声犬吠,如一道穿透睡意的声带的软剑,锋利又绵软。

乡村的夜晚是那样祥和、安宁、静谧,没有任何世俗杂念的浸染,更无功名利禄的纷争。它是记忆深处的一方净土,也如散发着淡淡香甜的的樟木柜,何时打开都散发诱人幽香。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