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龙学文:父亲

2019-07-11 15:44 来源:长龙中学

父 亲

父亲又回老家了!还是没挽留住!

我都无数次劝父亲留下来!

自从有了两个孩子后,年老的母亲一个人在城里帮我们带孩子有些吃力。我们都希望父亲能留下来帮忙。父亲总是人在心不在,有时想方设法地要回去。

父亲很倔强,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就是爱劳动。父亲已经72岁,个子瘦小,他从12岁就与土地打交道,这几年背也有些微驮了,身体有些大不如前了,可是在干活上仍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天要做的仍是去地里活动哈筋骨,看哈他的庄稼。

这几年,我们都劝父亲,年纪大了,又没人帮忙,土地就别种那么多了。可是无论怎么劝,父亲仍是我行我素,总是舍不得放下锄头,经常说,以前是想种没得地,现在这么好的土地荒起太可惜了。

父亲一个人种了3亩田地,每天起早摸黑,挖地、耕种、挑粪、施肥、割麦、栽秧,样样在行。春种秋收,包谷,红苕,芝麻。菜籽,洋芋,样样都要种点。

前一段时间,父亲下城了,可每天念念不忘的仍是他的庄稼。经常打电话询问,庄稼怎么样了?地里又长草没?其实庄稼什么时候开花了,什么时候结果了,什么时候该收了,这些都在他心里装着。在城里,父亲没有其他的爱好,一天除了接送孙子就是玩,渐渐的父亲饭量减少了,腿肿了,觉得自己身子轻飘飘的,父亲待不住了,背起包走了,到半路才给我打电话。我知道父亲想念他的土地和庄稼了,父亲和土地庄稼是有深厚感情的。

父亲是慈爱的。对儿子孙子总是无微不至的关爱,无穷无尽的牵挂。

从哥到外地工作开始,父亲就喜欢上了天气预报栏目。再忙,每天都要看,看完后,总会说一句话;“大娃儿他们那儿又是什么天气。”我明白,哥长年在外,父亲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父亲没出过远门,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儿子那儿的情况,寄托自己的牵挂。

当哥又换了地方,我拿出地图,给父亲指出哥工作的地方在哪儿,离我们大概有多远。父亲总会眯着眼睛,盯着那地图上的一个点,心里总在沉思。那地图上的一个点,其实是父亲无尽的牵挂。阴晴雨雪,春夏秋冬,都在他心里装着。

哥的家在重庆,前年,父亲决定去重庆看看,出发前在家收拾了一天,找来两只编织袋,什么鸡蛋,豌豆,红苕粉,腊肉之类的装了满满的两口袋,差不多一百五六十斤。我说“爸,你这太多了,出门不方便。”爸说;“没事,只是上车下车挑哈,怕什么,再说孙子们都喜欢吃这些东西。”出发时,拿根扁担挑着颤颤悠悠就走了。

我可敬的父亲,你瘦小的身体挑着这么沉重的担子在拥挤的车站是多么艰难,你肩膀承载的何止是那一百多斤的土特产了?

前年,我儿子生病住院,父亲去医院帮忙看护。父亲每天都早起晚睡,无微不至,每夜都坐在床边生怕出一点问题,我说“爸,你去睡吧。”父亲总是说;“没事,我老了瞌睡少,孩子打铺盖啥的,我好看看,你去睡吧。”

一次,我们去医院外餐馆吃饭,刚好来到了父亲经常去的那家。老板看见我说;“你们今天来了,看来要改善哈伙食,这老年人每次来就吃5元的合渣饭。”我心里一阵酸楚,父亲看出了我的变化,说“没什么的,就这几天吃差点没关系,回去了生活就好了,你看孙子一缴费就是几千元了。”唉,父亲,你又何必要这么亏待自己了。

父亲这次又回去了,就随他吧!城里待不习惯,他心里无时无刻不装着老家,装着他的土地和庄稼。

编辑:方历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