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香香的洋芋片

2019-07-31 18:47 来源:cqrb

文/姚明祥

夏天的暴雨说来就来,阿婆心中那个急呀,一走一跌倒,爬起来又跑,最后那次摔下地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离老家较近的老二,当夜驾车从主城区赶回杨家湾,已是凌晨2点过。寨人用木梯加铺盖作简易担架抬下坡来,阿婆忧心忡忡,不想上车:“医得好不?”老二说:“娘,没事,医得好。”

小车行驶在弯来拐去的山道上。“娘,你睡一会吧!”“我哪里有瞌睡?那次去你家,洗澡那个什么阀被我扳坏,你换了没有?”“换了。娘,你不痛吗?”“我哪里痛?只是这条腿抬不起。”

等她穿了钢针打了石膏从麻药中苏醒过来,已是次日晚上了。另两个儿子,打飞的转大巴从深圳、西安分别赶到。尽管伤口疼痛钻心,额上汗淌,但她一睁眼看见病床前的三个儿子,穿得干净周正如干部模样,皱纹满面的脸上就露出微笑:“你们吃夜饭没有?娘这周身被捆绑起,怎么给你们弄饭呢?”

“娘!”三个儿子相视一笑,眼眶潮湿。

老二仿佛有意改变不快的话题:“娘昨晚一路上还和我东说西说……可能痛木了?”

“老娘痛死了!又痛又饿。我是怕你开了长途车,又半夜三更的连续开夜车打瞌睡……”

“娘!”

儿子们得知阿婆仅为抢收几簸箕即将晒干的洋芋片而跌伤时,无不唏嘘惋叹,几分责怪。

那点洋芋片能值几个钱嘛?

“值不了钱,可大家一回屋,儿孙一大屋,也多盘菜呀!”老人甜甜地笑着。

“现在什么买不到?又不差那几个钱……哪个还爱吃你的洋芋片哟?”

阿婆说:“你们小时候就爱吃呀!忘了?”

那年穷得叮当响,过年没肉吃,阿婆在邻里借得半斤菜油,炸了冒冒一洋瓷盆的洋芋片,三兄弟抢着“嚓嚓”嚼完,结果发水鼓胀,拉了3天稀……

三兄弟记忆犹新:“娘那时炸的洋芋片硬是好吃,香得很!”

阿婆却笑出了眼泪……

儿子们沉沉叹口气,劝阿婆这次医好后,定居城里,在各家各城市轮流耍,可阿婆故土难离。儿子们就为阿婆算细账,这回三兄弟往返的车费,耽搁的误工,还有住院费……不买几大卡车的洋芋片?多的都去了,划不来!

阿婆自知惹了大麻烦,很是过意不去,流下了追悔莫及的老泪:“哪想这老骨头像干苞秆一样碎呢?娘老了,还能给儿孙们做什么呢?”

儿子们说:“谁要你做什么?你老身体好,就是儿孙的福气!就依你吧,还回老家杨家湾。”

阿婆这才又笑了,仿佛知错即改的玩童:“下回我不晒洋芋片啦!”

洋芋片的记忆确是香入肺腑,儿子们也想通了:“娘你想晒就晒吧,儿孙们回来时也多盘菜!”

阿婆笑了:“就是嘛!”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