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老谭的心事

2019-07-12 18:17 来源:cqrb

文/陈刚权 

山上鸟儿叫得欢,老谭又坐在门前眯起眼睛想他的心事,妻子刘光会在屋里大声喊他,他只是“嗯”了一声,坐在那里屁股都不动一下。刘光会冲出来,双手叉腰对着他吼:“你生根了?一天到黑就这样木起想啥子嘛?”

“你有啥事就说嘛。”老谭平静地说,双眼还是望着对面的缺门山。

“你说,再过几年我们扭不动了啷个办?”刘光会捞起围腰搽着手问道。

“你把儿女都嫁出去了,还问我啷个办。”老谭仍然平静地说。

刘光会原本有一双儿女,老谭是在她丈夫死后招进门的。老谭是个光棍汉,同刘光会结婚后没有再生育,一家人还是住在原来的半山腰,吃苞谷洋芋,住土坯房。几年后,女儿外嫁他乡,儿子外出打工就地安家,老谭这个作继父的,哪里说得上多余的话?

这几年,村里把所有土地集体流转,种药材种果树,还发展乡村旅游,有劳动能力的村民,还可在合作社里劳动挣钱。老谭两口子都是70多岁的人,虽不能劳动找更多的钱,但他们的社保金、土地入股分红和年终村集体效益分红,两人的年收入超过了万元。虽说不愁吃穿了,老谭却有了心事,常常坐在门前发愣。

刘光会听到老谭提起儿女,她心里就有些堵,她转身向屋里走去,嘴里嘀咕道:“大不了我们到敬老院去。”

刘光会刚走进堂屋,身上的电话唱起了歌,她掏出来放到耳边:“哪个?”

“妈呀,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在屋头噻。”刘光会听出是儿媳妇陈敏的声音,大声回答。

“到公路边来帮忙拿哈儿东西,我们回来了。”陈敏说。

“啊?你们回来了?要得,要得……”刘光会高兴得连说了几个“要得”。她对老谭说:“走,去拿东西,孙娃子们回来了。”

老谭“哦”了一声,起身跟在刘光会后面。

第二天,有人又送来了大床、席梦思床垫,还有电冰箱,刘光会不解地问陈敏:“我们家用的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要花钱买这些吗?”

“条件变了就该用好的。”陈敏说。

“你们在外面找点钱也不容易,哪能这样大手大脚的。”刘光会说。

“妈,我晓得你们舍不得用这些,我们用这些你不反对吧?妈,我们不走了。”陈敏笑着说。

“不走了?你们那里条件比这里好得多,啷个想起要回来?”刘光会感到意外。

“增平说了,等他这个月满了就辞工回家,在我们家里办个农家乐,收入一定不比打工差。”陈敏说。

下午,老谭和孙子开心地玩着,刘光会问他:“你今天啷个不坐起想你的心事?”

“他们都回来了,我还有哪样心事?”老谭满头大汗地同孙子在地坝跑圈圈。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