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忆母亲

2019-06-07 15:45

文/陈吉霞

时光是条无情的河流,想铭记的、想遗忘的,美好的、痛苦的,都被淹没,终将逝去。

母亲已离开四年五个月整。这期间,没有一天不思念,却没有一天在颓废,她最不喜欢的便是不思进取、裹足不前的人。母亲离开时,正是人生的收获季节,最小的女儿刚刚参加工作两年。细细回想,留给我的无穷追忆,虽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对于家庭、对于社会,她算倾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相信科学,与落后思想作斗争

母亲是个很勇敢的人,她敢对村里的神婆婆说不。

七岁那年,在外做生意的父亲带回来了很多水果,这进一步加深巩固了我在整个村子里面的孩子王地位,那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不知名的水果,一大堆孩子围着一大堆水果,欢天喜地、爱不释手。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份喜悦还没散尽,我就开始浑身发痒、发烫、起疙瘩,这在我们那个迷信的大家族里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二爷爷说要找鸡公山上的一种草来熬三个小时后喝下去,三爷爷说这是那些果子带来了灾难,要找神婆婆来看,这个建议立马得到了爷爷的肯定,爷爷是出了名的倔强,一般都是作总结性发言的那一类,没有人可以反驳,甚至包括父亲。

就在叔叔准备飞奔去请神婆婆的那一刻,母亲站出来了,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不同意,我要把君娃抱到镇上医院去看”,爷爷强压住怒火望着父亲,父亲陷入两难的境地,迟迟没有行动,母亲在众人的埋怨和职责下一把抱起滚烫的我,一路小跑朝镇上的卫生院奔去。瘦小的母亲带着我,一个人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泪流满面、汗湿衣襟,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对某些水果过敏,医生说,这个过敏严重的甚至会要了人的性命。

那一刻,觉得母亲虽然瘦小,但却是我最温暖、最强大的港湾,有她在,便会护我周全。现在回想起来,她是哪里来的勇气,能让她反驳爷爷,拒绝威望极高的神婆婆。

勤劳致富,用身体支撑整个家

母亲是个勤劳的人,她说只有用双肩才能扛起重任,用双脚才能丈量未来。

从我能记事起,父亲就常年在外奔波,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也为了曾经生意场上欠下的债。无论烈日还是风雨,母亲不在家里打点家务,便是在田间地里劳作,她就像一台高速运转、永不疲惫的机器。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读了很多书,总是问母亲,为什么别人的童年都是父母浓浓的爱与陪伴包围?母亲从未正面回答过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却在她心上划了一刀,她也想日日伴子女成长,却不得不用双手双肩支撑起整个家,日复一日,任劳任怨。殊不知,正是她这样默默的辛勤与踏实,为我的童年上了一堂许多孩子无法经历的课,这恰恰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最好的素材。

孝敬长辈,用行动树立好榜样

母亲是个孝顺的人,我的记忆中,她没有和长辈争吵过一次,这在那个复杂的大家庭里,实属不易。

奶奶去世得早,爷爷悠闲惯了,不问家事。是伯父一手将父亲拉扯大,父亲对伯父极为尊重,难能可贵的是,母亲对伯父一家大小,也是事事尽心尽力。

伯父家有三个姐姐,在我幼年时期,就相继出嫁了。记得三个姐姐出嫁前的一段时间,母亲总要熬到深夜,为她们做漂亮的铺盖。母亲眼睛容易犯沙眼,熬夜过后第二天又得顶着红通通的双眼去劳动,我很不高兴,问她为什么那么拼命,母亲总是微笑着说,看着她们一个个出嫁,一定要为她们亲手做点什么,才能表达心里的高兴。

父亲每次回来带的好吃的,母亲总是赶紧让我给伯父一家大小送一些过去。而且经常教导我,长大以后,要孝顺伯父伯母,要待堂哥堂姐如自己的哥哥姐姐。因为母亲识大体,明道义,从小便在我和姐姐心里种下了孝顺、友好的种子。

尊师重教,放孩子勇敢去飞翔

母亲是个看重教育的人,那个年代的母亲,曾经是全村的焦点,因为她坚持让我和姐姐上学,而且最终一手把我们培养成大学生,在那个封闭的小村落,这是大家羡慕却不愿意模仿的。

至今想起来,母亲把十岁的我送到中心小学去住校读书,当时的她,心里肯定是不忍的、是心疼的,可是面对学习上的困难,母亲从未表现出对于我们的袒护和宽容,就算在寒冬为了练三笔字冻得瑟瑟发抖、就算风雨无阻来回二十几里路……兴许,那时候的母亲想着,今天让你们多吃苦,就是为了让你们明天少受罪。

母亲对我学业的重视,不仅仅在于对我的严格,更在于对老师的支持理解和尊重,每次的家长会,无论她多忙,无论路多远,母亲都是准时赴约的,对于老师的要求,母亲是比我做得更到位的。有时候觉得,母亲在我老师面前的谦逊比我更甚。这便逼得我,只能用更出色的表现,来让她更骄傲一点。

那个时候,最恨母亲的,是每当下午把我关在家里做作业、看课外书,看着窗外小伙伴嬉笑玩耍的时候;每当早上想睡懒觉却要起来朗诵课文的时候。现在想想,无论是读书,还是练字,正是因为母亲的严厉要求,才让我明白了读书的深意,让我学会了取舍,更让我懂得持之以恒。

方圆十里,没有人不称赞母亲的与人为善、与世无争,促我成熟、催我成长的,正是她强大的内心、宁静的生活、坚韧的品格。母亲短暂的一生,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却是一生铭记、终生受用。

母亲,天若有情,来生再遇。

编辑:潘海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