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故乡的春茶

2019-05-28 18:54 来源:cqrb

文/苏其善

家乡茶叶以春茶为最佳,它是茶树越冬后首次萌发的嫩芽精制而成。经过整冬的营养积累,春茶色泽绿翠,叶质细嫩,茶水格外清香爽口。

家乡是一个很小的山村,山峦环抱,一溪东流。老屋背靠大山,山上就是被父母亲视为珍宝的茶园。

每当春暖花开,家乡的茶树便开始发芽。清明至谷雨,是采春茶的黄金时节。这时的茶谓之“明前茶”,是家乡春茶中的上品。每到清明时节,母亲就兴奋的进山采摘早发的春茶。

晨曦中,山野曼妙多姿,整座山全是错落有致的茶树,犹如清新淡雅的水墨丹青。母亲背着茶篓,灵巧的双手在茶树间翻飞,鲜嫩的茶叶被母亲片片采下,健壮的母亲与苍翠的大山融为一体。

新鲜的茶叶采回家,父亲在灶堂烧火,母亲在铁锅里炒茶。炒茶要技术,既不能烧焦茶叶,也不能火候不到。母亲不停地翻动茶叶,茶叶在母亲手中慢慢成型。

通过采芽、杀青、揉捻和烘干,母亲的春茶又香又嫩,呈现出大山生态茶的原汁原味。春茶制成,母亲用沸腾的山泉水冲泡一杯,一芽芽新绿在水中轻柔地舒展,茶水渐渐变成淡淡的绿色,袅袅茶香便散发而出。轻轻抿一口,唇齿留香,仿佛整个春天都融入了身体。

后来,我离开了乡村,无论喝过多少天南地北的好茶,却总找不到家乡春茶那独特的味道。

今年新春,我又回到故乡,想再次体验童年那难以忘怀的茶趣。没想到,如今的家乡茶业发展得如此之快,那漫山遍野的茶树,顺着山腰蜿蜒得无边无际。

早上,晨曦初露。我的大嫂,一如多年前的母亲,就上山采茶。早饭时节,采回满满一篓。红红的阳光透过晨雾,一缕缕洒进堂屋。满脸汗珠的大嫂,弯腰把茶叶倒在篾垫上,细细的挑选杂物,一脸幸福模样。

中午,阳光热烈。大嫂收拾完碗筷,刷洗干净铁锅。我搬来木柴,把火烧得旺盛,铁锅顿时变得滚热。大嫂倒入新鲜的茶叶,待叶质如绵,清香初露,放到簸箕揉捻,再经过烘烤,茶叶便细秀卷曲,香透满屋。

夜晚,满天星光。大嫂端坐小院,抓一撮茶叶,放进玻璃杯,冲泡给我。我细品慢饮,茶水温润清甜,儿时那熟悉的味道顺喉而入,便感觉通体舒畅。

故乡的春茶,带给我永远难以忘怀的乡愁!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