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桑之味

2019-05-16 11:08

文/秦勇

初夏时节,若能品尝几枝紫红的桑椹,便有几许酸甜涌上心头。

记忆中,儿时故乡是贫瘠的山坡,庄稼瘦弱不盛,果树零星稀少。但桑树对大山不恐惧,桑椹便也不识穷滋味,悄悄抢占一些不成形的地盘,或是田坎地角,石谷子缝缝,或是水塘边边,荒草丛间,长得老木僵僵,疙疙瘩瘩。

就在我们蜷缩于薄薄的棉被里时,一株株桑树,在风中飘零的枝条,长出一茬茬嫩芽,同春天一起醒来,摇曳一身身盎然的绿意。从此,桑树、桑叶、桑椹便融进我童年的骨髓里,把无知代谢,把葱郁营养于我,留下一段一段美好的幻觉。

在乡下,老家的房子早已破败,也许比鲁迅的荒村还要萧索,但母亲用竹篾编织的那十几口簸箕也许还挂在墙头,银色的蜘蛛网静静地伴着它们。放学的下午,我得到坡上想方设法摘一筐桑叶,有几次被母亲发现洗劫了山对面村里的桑树,便逃不了让跪在地上做作业的遭遇。同母亲一道去场上卖完蚕茧,可买些油盐,可扯几尺做衣服的布料,还可得到几角钱买学习用品,母亲深夜喂蚕的辛劳,“人穷志不穷”的家训,清晰如昨。

那些年,蚕茧上市,母亲总要攒一些。记得我考上区重点初中,正遇天旱,家境窘困。我对母亲说:“妈,把那攒下来的蚕茧都弄去卖了吧。”母亲看着我,满眼忧郁。正是那年,母亲的母亲去世了,母亲用那些攒下来的蚕茧托人为外婆织了三件孝衣。现在想起,心中总是酸酸的,像吃了那未熟的桑椹。

上了初中,《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讲读课文,是务必要全背的。清晨中的早自习,捧起书大声朗读,“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开始去体味鲁迅对家乡的眷恋,对童年的印记。原来桑椹无处不生,也无处不怀情,于是喜欢上读鲁迅的文章,后来便也写起文章来。初三那年,《初中生作文选》刊登了我的处女作《母亲的咸菜》,让我也当了一回学校的“明星”人物。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吁嗟鸠兮,无食桑葚。”这是《诗经》里劳动人民的民歌号子;“女儿采春桑,歌吹当春曲。冶游采桑女,尽有芳春色。”这是采桑节的美景,如诗如画。清代阎尔梅有诗《采桑曲》,“种桑人家十之九,连绿不断阴千亩。年年相戒桑熟时,畏人盗桑晨暮守。……”念及桑农的苦难与挣扎,为之心寒而栗。

而今,“皇粮国税”一夜取消,桑树改变了千年宿命。一个个桑树现代农业园如春笋而生,江南的广袤大地,良田美池,处处桑树,现代化的纺织工厂把一根根蚕丝织出五色斑斓的画卷。曾到苏州第一丝绸厂去参观,了解古代种桑农耕文化,看丝绸员工表演缫丝,美轮美奂的丝巾刺绣,或是内衣裙裾,会让你心旌荡漾。吴侬软语里,偶见一位穿着蝉翼薄裙的女子飘逸而过,甚有回眸一笑,把你醉入苏州,不愿醒来。

无名的桑树,闻名的丝绸,诞生远古的“丝绸之路”,而今天,“china丝绸”走进欧美,成为最前沿的时尚、奢侈与艺术,亦然美丽中国的一张名片。《史记》载“膏壤千里,宜树桑麻”;《广群芳谱》说“神仙上药有扶桑丹椹”。可见桑葚不仅有历史,还有极高药用价值,有说能延续衰老,提高免疫力,有说能滋补肝肾,美容养青春。

“桑椹熟以紫,水鸟时遗音;偶得一瓢酒,邻里聊相寻。”每逢麦黄时节,桑椹成熟时,我也总爱摘些桑椹入酒,节庆佳日,或朋友相聚,喝上几盅,顿觉神清气畅,觉着良辰美景未虚度。

周末,约一群挚友同游,安顿大山农户,“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看那一地桑椹紫,听那一曲斑鸠鸣,谁家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何处姑娘,一碗桑酒染胭容?烦躁与名利,顷刻间被宁静与寂寞洗尽,“守拙归田园”的那份释然,那份本性便充溢于心间。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