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夏日的果园

2019-04-23 15:05

■若 荷

你若仔细分辨,便会发现夏日的果园,充满了淡淡的果香,那是甜甜的果浆渗漏出来,化作气息在叶尖上流淌。真想弯下腰去,悄然进入这样的领地,看成熟的它们,怎样在密匝的枝桠上探头探脑,羞红着脸庞。其实这个时候,没有人乐意你的贸然闯入,因为就在你的身体与枝丫碰触之时,总会使一些尚未成熟的果实被无情地碰落,就连不曾在这里挥汗如雨,为果树浇灌过一滴甘露的你,都觉得那些掉落的果实委实可惜。

这里的果树是低矮的,整株树枝向四面分散,就像舞蹈的仕女横空甩出的水袖。科学管理的最大优点,是不再追求向上的空间,以便采摘方便。这些低矮的果树,见证了曾经的沙土地变成果园的往昔,它们在数年之后,每一个春天来临时候,一天一天地,开出洁白或粉红的花朵,结出硕大而饱满的果实,向人们奉献出倾尽一生的甘饴。我记得这片地种过高梁,还种过一阵花生。由于是沙地,种别的庄稼大都收成无几,只有顽强的植物才敢与沙土抗争,生长出一片坚实的基础。

我们沿着一条蜿蜒的山路,去找一种叫做“五月红”的桃子,这桃子眼下正展瑰红的娇羞。这里的“五月”是指农历的五月,青涩的苹果还禁不住一握,鲜桃就要如期成熟了,开始采摘了,工钱还没有装进口袋,果农憨厚的面庞已露出喜悦。他们笑,果实也在笑,声音穿过山冈,变作风样掠过,树叶摇动,树枝摇动,果农的岁月摇动,怦怦的,一颗丰收若渴的心也摇动了。

种果的日子是不易的。从春天的剪枝、施肥、授粉,到在桃子上套袋,整整五六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不能缺少,离不开人工操作,累得人眼花了,腰弯了,汗流干了;授粉时,须用一个小棉棒沾着花粉,一朵花一朵花地点过;套袋时,先撑开袋口,托起袋底,让袋底通气排水口张开,然后将幼果套入袋内,紧缚在结果的枝头;而摘袋又不宜过早或者过晚,否则果面颜色暗淡光洁度差,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这个夏天,我曾去过一次果园,在强烈的日光下,有果农一直守在果树的旁边。年迈的老人伸展着酱红的胳膊,时而抬头理枝,时而在树底下挥割杂草。我的脚步惊动了他,走出果园,披着白色的衬衫在地头歇下,转头看我,仿佛等待我的问路,等着我的请教,时刻准备着和我聊天。原来他在浇灌果树,同时也在薅草。“草长疯了,就影响果树了呢!”他喃喃地说着,面对那些树露出关切的神情。北方天旱,水源紧缺,洼地里尚且如此,山岭薄地更是不易兜住水分。果园中水源有限,从山顶一弯细流引下山来,再汩汩注入果树根下。

我忍不住,跨过一道栅栏钻进去,是一片绿叶的世界,果实的天地,浓荫匝地。在这炎热的季节里,斑驳的树影下,这份绿意却不清爽,空气沉闷,无影无形,像被果实吸去了,像被热浪淹没了,像被杂草占据了,仿佛进入一个远古的密林,紧张得令人窒息。拨开浓密的树叶,游曳的树干暴露无遗,那虬曲的姿态,像苍老的果农手臂上的血管。直到从果园里出来,深呼吸,这才又恢复满眼的芳草青碧,鼻端涌进一股草浆的气味。

种果枝的人是精心的,精心的如同一笔一画的篆刻。在这之前,我以为守候果树的人,肯定是一位诗人。他们的多情可以写成诗句。这果园的管理,也仿佛文字的写作,冬天是底稿,春天是伏笔,夏天则是一段美妙的文字。有回忆,有构思,有伏案之苦,有疾书的艰辛。当情结凝聚于笔端,当笔墨在纸笺上盈满,那满园的果实亦将把枝头压弯。一个果实,就是一张付出心血的文稿,就是一把沾满汗水的铅字。我想,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一枚果实生长的历程,远远超过了一段文字的堆砌。那些夏日的果园,也是经过了一番沉甸的辛苦,成就了甜蜜的诗笺。

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清脆地发出几声鸣叫,向它的同伴报告刚刚觅到一枚浆果。抬头,我看到了一片辽阔的蓝天。

编辑:潘海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