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诗的故园—奉节

2019-01-03 09:55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陈学斌

“中华诗城”,这一庄重而又充满传统文化份量的金色牌匾,于2017年10月27日由副会长范诗银代表中华诗词学会亲手交到了奉节县长祁美文手中。这是奉节人的骄傲,也是重庆人的骄傲,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交接仪式,而是对奉节这方土地承载千百年来厚重诗文化的认可,是对夔州(古奉节名)诗作为中国文学史上一份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之肯定。

中华诗词是民族文化宝库中一枚光彩耀眼的瑰宝,它与中华民族之文化同根同源同发展,其悠远如同江河不尽其流,其深邃堪比大海广博无边。翻阅夔州史,吟咏夔州诗,无不使人领略到天时地利人和培植了这方诗文化的家园,急流危石高峡无时不惹动诗人们浩荡之情怀。中华诗城,今日奉节实至名归。

一、名胜古城与险奇山川引来才人留下诗篇

奉节厚重的诗文化来自历代众多贤达人士在这里驻足和寓居,而州、府、路治地设置于此,夔门铁柱锁江于此,高峡之壮美、江流之湍泻、商贾之云集、巴人之踏歌,其景有画,其情有诗。据史志记载,自战国中期置鱼复县至今,已有2300多年的历史。其后,此地分别曾置为巴东郡、巴州、信州、夔州、夔州路和江关都尉、三巴校尉等治地,政治、经济、文化及军事名流多汇于此。

西汉末年,公孙述筑白帝城,屯兵守关;刘备夷陵兵败退居永安宫,并于此地托孤寄命;诸葛亮摆八阵图抵御来兵……高峡险峻,水流湍急,其军事要塞自然天成。诗曰:“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杜甫《阁夜》);“自古山河归圣主,子阳虚与汉家争”(唐胡曾《白帝城》);“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杜甫《八阵图》)。

刘禹锡受任夔州刺史,身居堂府历时三年;王十朋知夔州为民引水,再奏马纲;陆游履职通判,夔州风物吟来有诗。治所之地施政一方,来往贤达四海名流。吟诗高歌,深情满怀。有如:“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唐刘禹锡《竹枝词》);“接筒饮水下山陬,端为夔民解百忧。长使义泉名不断,莫教人费一钱求。”(宋王十朋《给水》);“夔州鼓角晚凄悲,恰是幽窗睡起时。但忆社醅挼菊蕊,敢希朝士赐萸枝。”(宋陆游《夔州重阳》);“鬼门关外逢人日,踏碛千家万家出。竹枝惨戚云不动,剑器联翩日将夕。”(宋陆游《踏碛》)。

李白年方二五,豪气干云,仗剑出游,舟行经瞿塘峡登巫山最高峰(此处巫山乃指巫山山脉,最高峰即赤甲山),有诗吟道:“江行几千里,海月十五圆。始经瞿塘峡,遂步巫山巅”;杜翁少陵一路舟行劳累,病魔缠身,借瀼水之滨,安息休养时近两岁。初来夔州便激情吟诵:“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峡口大江间,西南控百蛮”,“高江急峡雷霆斗,古木苍藤日月昏”,“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长年三老长歌里,白昼摊钱高浪中”;白居易赴任忠州刺史,路经瞿塘峡便有诗吟来:“瞿塘峡口水烟低,白帝城头月向西。唱到竹枝声咽处,寒猿暗鸟一时啼”。除此之外,凡路经此地的文豪名流们无不吟诗留记。如:“千古陵谷变,故宫安得存。徘徊问耆老,惟有永安门。”(宋苏轼《永安宫》);“峡行风物不堪论,袢暑骄阳杂瘴氛。”(宋范成大《夔门即事》);“朝来入峡闷船迟,也有欣然出峡时。山色亦如人送客,送行倦了自应归。”(宋杨万里《出峡》)。

二、以李杜为代表的文人巨匠奠定了诗城文化的坚实基石

夔州诗以其自然景观和地域文化在中国诗歌史册上构成一幅独具风采的画页。历代文人和名流感发此地所作的诗词曲赋难计其数。2009年在重庆市委宣传部的直接领导下,组织专业人士编辑出版了《夔州诗全集》(共6卷9册),共收录汉代以来名家文人诗作4464首(未收录词曲赋)。其中分别收录李白14首、杜甫462首、白居易20首、刘禹锡27首、陆游88首、范成大26首、王十朋203首、苏轼10首、黄庭坚14首、孟浩然3首、欧阳修3首。除此之外,桓温、陈子昂、卢照邻、沈佺期、王维、孟郊、韩愈、高适、元稹、李贺、张说、司空曙、张祜、杨炯、薛涛、郑谷、戴良、李益、杨慎、王士祯、张问陶、释齐巳、沈庆、李调元、王知人等著名诗人先后来过夔州并留下诗作。近代以来,谢觉哉、刘伯承、陈毅、郭沫若、黄炎培、贺敬之等一大批名人也曾在奉节激情吟诗。在近现代本土诗人中张伯翔、毛子献、周子游、金树榕、吴质清、毛咏衡、秦礼林、刘华蝯、胡焕章等,其诗作既有典雅风韵,也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是夔州诗不可或缺的财富。

李白的《早发白帝城》,尤如一张最美妙的名片,让天下人都知晓了白帝城;杜甫的《登高》描绘出了瞿塘峡的秋色,长江的气势;刘禹锡的《竹枝词》唱出了江岸人的甜美生活和浪漫情怀。夔州诗内容丰富,作者广泛,但以李白、杜甫等名家诗作构筑了夔州诗的坚实基石。现今有专业人士称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为天下第一快诗,此诗吟来让人感受到畅快无比,心境豁然;杜甫的《登高》为天下第一律诗,此诗格律工整,字里行间秋色苍凉,意境深远;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为天下第一情诗,此诗如闻歌起舞,真情妙趣;康熙皇帝的《赐傅作楫》为天下第一景诗,其诗中有画:山高林密,桃花有色,涧水有声。

一大批名家文人以大家之风范,绝妙之手笔,描三峡之美景,瞿塘之高险,滟滪之回澜,田园之劳作,男女之情爱,其情雅趣,其诗精美。杜翁少陵在此留诗四百多首,约占其总诗作三分之一。其《秋兴八首》、《夔州歌十绝句》、《登高》、《八阵图》、《白帝》、《咏怀古迹五首》等堪称经典之作。正是大家诗作之丰美,使得夔州诗文化愈显厚重。

三、竹枝词千年传唱形成民间歌谣与经典诗作雅俗共鸣

竹枝词本乃巴渝一带民间歌舞,当地居民常“歌者扬袂睢舞,以曲多为贤”。民间艺术虽质朴而纯美,乡土气息浓郁,但语词直白而欠雅致。刘禹锡任夔州刺史后,深入村寨关注民风。他在《竹枝词九首引》中曰:“昔屈原居沅湘间,其民迎神词多鄙陋,乃为作《九歌》,至于今,荆楚鼓舞之。故余亦作《竹枝词》九篇,俾善歌者扬之,附于末。后之聆巴歈,知变风之自焉。”

在以刘禹锡为代表的诗家努力下,竹枝词日渐由纯民歌形式的歌谣转为文人创作的典雅诗体。现今传唱的竹枝词仍具有吟诵自然风光、民风民俗、男女情爱三大主题;语言上多为七言四句,但不拘泥格律,方言口语可适当入诗。经诗人们提炼后的竹枝词艺术,既可登大雅之堂,也可伴歌击鼓起舞挥袖。这正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滋养着艺术的又一实例。在夔州千百年来一直传唱的经典竹枝词有: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江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唐)刘禹锡

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断咽后声迟。

怪来调苦缘词苦,多是通州司马诗。

——(唐)白居易

新城果园连瀼西,枇杷压枝杏子肥。

半青半黄朝出卖,日午买盐沽酒归。

——(宋)范成大

夔州府城白帝西,家家楼阁层层梯。

冬雪下来不到地,春水生时与树齐。

——(明)杨  慎

浮云日日蜀山头,石濑年年蜀水流。

家住瞿塘三峡下,惯经风浪不知愁。

——(明)张  楷

赤霞帘幕气氤氲,欲换春衣怕自熏。

随意秋千寒食下,桃花妒杀石榴裙。

——(明)王廷相

竹枝词虽源于巴渝地区,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人流物流的加速,在后来的岁月里它顺江而下到了江汉,到了江淮;翻山越岭到了滇东,到了岭南;乃至越海渡洋,唱到了宝岛台湾。竹枝词虽是华夏文学艺术园中的一枚小花,但它传播之广,传承之久,受众之多,实可堪称一绝。它是雅俗共赏的典范,是紧贴生活的艺术,是文人与民众皆可参与、共展才思的艺术形式。

四、传承诗词文化当代夔州人正高歌前行

“中华诗城”这块牌子是一块沉甸甸的牌子,它包含着崇高的荣誉、厚重的文化和无限的责任。奉节这方土地有着深厚的诗文化底韵,但要真正支撑起“中华诗城”这块牌子,不能全靠古人有多少诗作,而今人的传承与弘扬才是最重要的使命。几千年的传统诗词文化曾在一段时期被排斥,几十年来不少人只知道白话式的顺口溜,而不知汉语言的声律和韵律。但诗词文化博大精深,其艺术魅力超强无比。任其什么力量打压,在华夏这片沃土上,无数的炎黄子孙正热爱诗词,传承诗词,以满腔热血和爱国情怀弘扬着诗词文化。

奉节也不例外,一支热爱传统诗词的群体于1998年成立了夔州诗词学会(初为:夔门诗社。现今有会员168名)。该学会以弘扬诗词文化为己任,通过学习传统诗词、研讨传统诗词、宣传传统诗词、创作传统诗词使其诗词艺术得到普及,传统文化得以继承,现实生活得以用诗的语言反映。学会还创办了刊物《夔门诗讯》,为社区办了诗墙诗栏,应部门和社区邀请开展诗词文化讲座,主动承担起县老年大学诗词班的教学任务已达十余年。会员作品讴歌新生活、吟山水之美景、抒心中之激情、针砭社会之时弊,深受当地各方人士所赞扬。会员还通过沙龙活动,共议诗词艺术,共谈学诗体会。逢特殊节日的吟诗活动,更振奋会员们的激情和兴趣。

近年来,本土诗人正茁壮成长。不少会员的诗作在国家级、省级刊物中纷纷发表,甚至出版个人诗词专集。其诗作吟来,不乏后继有人。

社资聚讼两冤家,说梦痴人闲磕牙。

只要猫儿能捉鼠,邓公一语奠群哗。

——刘华蝯《感时其二》

文网森严万口箝,书生结习死难删。

打成腹稿悄声诵,留待他年上笔端。

——刘华蝯《自题书空楼吟草其二》

天下三分好风景,二分雄险在夔门。

双崖锁尽西江水,更遏东来万里云。

——胡焕章《夔门》

依斗门前茶馆开,送行人客候江隈。

峡门夜吼探灯亮,知是轮船泊岸来。

——胡焕章《竹枝词》

冰清玉洁身无垢,体不由心下帝台。

未落红尘情已老,此花只合九霄开。

——刘家国《雪花》

眼高于顶穷拚命,附凤攀龙往上爬。

可惜青春全耗费,不曾结果只开花。

——刘家国《咏牵牛花》

天坑直下入深渊,造化神灵自有缘。

临底劝君轻放步,洞穿便见美洲天。

——陈学斌《天坑吟》

谁舞锋刀剖地开,石抛落底等难猜。

若非剑忍留余力,两半地球无往来!

——陈学斌《地缝吟》

吟罢夔州今人之诗作,倍感弘扬诗词文化重任在肩。深知路漫漫而修远兮,求索之人正奋力而不绝。夔州有值得骄傲的文化遗产,诗城更有值得歌咏的辉煌未来。好山好水好风光,有诗有橙有远方,这正是未来的奉节——中华诗城!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