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

殷贤华荒诞小小说三题

2019-01-03 09:49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殷贤华

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花婶、灰婶、黑婶、青婶四人都嗜赌如命,常常聚在一起打麻将,不论白天黑夜,不分地点场合,都是“见了牌就眼发光、上了桌就不想下”的狠角色。

四人对家庭不管不顾,这可害苦了家人。花婶的儿子长期缺乏管教,在学校的成绩越来越差;灰婶的老公久劝无效,一气之下提出离婚;黑婶长期不回家,卧病在床的老娘吃了上顿没下顿;青婶牌运最差,欠下一屁股债,气得老公摔门而去……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四人依旧我行我素,一副天塌下来也不管不问的样子!

这天晚上,四人聚在青婶家打麻将。青婶老公外出散心去了,这里正好排上用场。四人越战越勇,越斗越酣,全身心投入,全然忘记了厨房里正烧着开水。不久水干了,锅红了,整个厨房燃了起来。随着一声爆炸,四人还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气浪掀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四人的魂魄在阴间的夜空晃晃荡荡,还在为生前最后一场麻将的结账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眼看投胎的时辰还早,四人决定再过一把麻将瘾,趁天亮之前再打一场告别赛!

说干就干,他们的魂魄降落到一家养猪场,看到饲养员的休息室里正好有一桌麻将。四人欢喜得不得了,马上端端正正坐好,呼啦啦洗牌开战!

这一战真是惊天动地,气震山河!战到最关键的时刻,花婶做成了清一色,灰婶做成了龙七对,黑婶和青婶做成了清大对,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牌、绝牌!四人从表情上看似乎很轻松,但实际上内心都欣喜若狂。大家出牌都小心翼翼,沉思良久,生怕一不小心酿成大错,枉费了自己一手好牌!

不知不觉间,东方已出现鱼肚白,四人浑然不觉。随着一声响亮的鸡鸣,四人这才惊慌失措,恍然回过神来,他们已经错过了去投胎的最佳时间!后悔已经没用,眼看阳光即将照射进窗,四人就要魂飞魄散,慌乱中她们忽然瞅见养猪场里一只老母猪正要下崽,便一头扎了进去……

这只老母猪一口气下了二十几头崽,饲养员兴高采烈地清点着,忽然发现有四头小猪的毛色很特别,分别是花色、灰色、黑色、青色,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饲养员把他们拧出圈来仔细观赏,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这货色绝了!做成烤乳猪,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只有您老配这绝世口福

当地球上剩下最后一只青蛙,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

答案是肯定的。

不信?你到田间地头看看,到树林河边看看,到处是捕蛙人。他们背着蛙篓,一手持手电筒,一手持捕蛙兜。他们眼睛睁得像铜铃,嗅觉灵敏得像警犬,连冬眠在洞里的青蛙,也难逃过他们的眼睛!

不信?你再到农贸市场看看,到地下野味市场看看,到处是买蛙的大厨。他们总是摇头叹息:唉,怎么老是没货,真是黄金易得,一蛙难求呀!

不信?你还到豪华大酒店看看,到老百姓大排档看看,到处是想吃蛙的吃货。他们也总是摇头叹息:唉,菜单上又没有这道特色菜,都快忘记蛙肉是啥味儿了!

这一切,都源于青蛙的味道真是太美太鲜了!

这一切,都源于青蛙太少太少了!

因此,这一天迟早要到来——

当春天来临,稻田里却再也听不见哪怕一声蛙鸣;当捕蛙人全部改行,市场上再没有一只青蛙哪怕天价出售;当菜单上再没有青蛙这个菜品,没有人记得蛙肉的味道……这个时候,全世界才猛然警觉:地球上还有青蛙吗?地球上还剩下最后一只青蛙吗?

这事引起了地球村村长的高度重视。老态龙钟但德高望重的村长立即组织召开国际村委会,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寻找地球上最后一只青蛙”大型国际公益活动。老村长安排村办公室主任起草了倡议书,广泛动员全人类寻找青蛙、保护青蛙、繁殖青蛙,让青蛙重新回到稻田,让“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美好诗境返璞再现!

全世界都动员起来了,但寻找地球上最后一只青蛙,谈何容易?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老村长失望极了。

就在老村长不再抱任何幻想,准备宣布地球上再没有青蛙这个物种的时候,一天深夜,村办主任敲响了他家的门。村办主任慢慢把蛙篓打开,老村长往里一瞧,惊得差点跌了眼镜——这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只青蛙啊!

是啊,这只青蛙比普通青蛙大好几倍,但从它的体态、肤色、五官、叫声,特别是散发出来的久违的肉香来看,它绝对是正宗的青蛙!既不是其他物种,也不是变异品种;既不是转基因的结果,也不是有添加剂起作用——它绝对是正宗的青蛙,并且极可能是极品蛙王!

看着老村长的惊喜样,村办主任凑上前,讨好地说,老村长啊,这青蛙是我拿来孝敬您的。您已经忘记青蛙的味道了吧?这么大的青蛙,您老没享受过吧?只有您老配这绝世口福啊!

老村长一听勃然变色:我若吃了它,青蛙岂不绝了种?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村办主任诡秘一笑,贴近老村长耳朵说,如果这是地球上最后一只青蛙,那以后可以寻找地球上倒数第二只、第三只青蛙嘛!既然我可以找到,相信别人也可以找到。退一万步讲,地球村找不到,不见得月亮村、水星村、木星村也找不到吧……

望着这只青蛙异常肥美的大腿,老村长忽然感到满嘴生津。他知道村办主任担任现职太多年了,一直渴望提拔做一名副村长……

这些宝贝是御品

这天,伯御正在阴间鉴赏古玩,突然他的冥界至尊S8手机响了:“喂,伯御,听说你的坟墓被盗,你还不快去看看……”

伯御一听大吃一惊,暗叫一声“倒霉”,赶紧跑到地府车站购买人间穿越票。

这伯御是明朝万历年间著名的古玩收藏家、鉴宝大师,一生中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宝贝。伯御膝下无子,但他又不愿像比尔·盖茨、李嘉诚、巴菲特那样把钱财捐给社会或者慈善组织,因此去世时把宝贝通通带进了坟墓。如今坟墓被盗,他当然急火攻心。

来到吴中一带的一座青山下,伯御看见自己的墓门大开,四周围了好大一群看稀奇的人。

一个穿花格子衣服的人说:“听说,有历史学家考证过了,这墓主是唐朝人。”

伯御暗笑,自己生前距唐朝相差七八百年呢,这历史学家什么眼神!

一个戴眼镜的人接着说:“听说,文物专家、经济学家也考证过了,这墓主陪葬品简陋,生前应该是穷光蛋。”

伯御又一笑,自己曾经是吴中一带富得流油的大款,这文物专家、经济学家什么眼神!

伯御走进墓室一看,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来。他不禁哑然失笑:这盗墓者什么眼神!

原来,伯御为防盗墓,生前精心设计了机关,建造了一个坟上坟、墓下墓。他把宝贝全部藏在了“马甲”棺材下方的深洞里。盗墓者虽然把“马甲”棺材内外的物品洗劫一空,但那些大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或者小玩意儿,比如铜镜、砚台、算盘、罗盘等,不值什么钱。

看着几个工人在村干部的吆喝下将坟墓重新回填,伯御本该回去了。但他好奇心又起:盗墓者把他使用过的那些生活用品怎么处理呢?他很想去瞧瞧!

伯御的鼻子特灵,顺着那些生活用品留下的味道,伯御来到城里一家豪华的古玩店,原来是盗墓者正在谈生意。其中领头的老者说:“有历史学家考证过了,这些东西的墓主是唐朝人,那么这些东西全是唐朝珍贵文物,咱们合作过多次了,就便宜卖给你,一口价,总共一百万!”

店老板轻蔑地嗤笑道:“专家的话你也信?专家的话算数,母猪也会上树。”

老者一听马上像泄气的皮球,着急地问:“那你愿意出多少钱?”

店老板不回答,朝店里的几个技术顾问招招手,技术顾问拿着仪器鼓捣了好一阵,然后对店老板说:“老板,表面看,这些东西不是唐朝文物,而是明朝文物!”

伯御一听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看来这些技术顾问靠谱识货,有真才实学。

不料技术顾问接着说:“仔细看,这些东西又像是仿货,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产品。”

伯御差点噎着:“这些技术顾问什么眼神!”

店老板听了技术顾问介绍,对老者说:“看在咱们合作多年的份上,总共给你十万,卖不卖随你便。”

老者想了想,答应了。盗墓者一走,店老板和技术顾问哈哈大笑。

店老板对技术顾问说:“快,马上把贾大师请来,他可是国内古玩界鉴宝泰斗,这批宝贝需要他出具价值鉴定证书!”

只一袋烟功夫,贾大师就坐私人直升机来了。贾大师看了看那些伯御生前用过的铜镜、砚台、算盘、罗盘,意味深长地说:“这批东西嘛,可以是现代的,也可以是古代的。可以是真品,也可以是仿品,你想要哪种呢?”

店老板心领神会,凑近低语道:“我懂这行的规矩,我们按照您在鉴宝证书上估价总额的百分之一付给您专家鉴定费!”

贾大师哈哈大笑:“经鉴定,这批宝贝是秦朝文物,总价值不低于八百万!”

这贾大师什么眼神?伯御气得破口大骂,但没有人能看见他,他发出的声音也没有人能听得见。

几天后,店老板隆重举办秦朝文物拍卖会,伯御生前用过的铜镜、砚台、算盘、罗盘被公开拍卖。因为有贾大师出具的鉴宝证书,拍卖会现场拥挤不通、热闹非凡。伯御挤到前台,只见拍卖师大声介绍:“各位嘉宾,今天拍卖的铜镜、砚台、算盘、罗盘,是秦始皇使用过的御品,拍卖底价八百万!”

秦始皇使用过的御品?伯御一听差点跌倒在地,这怎么可能?

只见拍卖师将铜镜、砚台、算盘、罗盘纷纷举过头顶,声情并茂地介绍道:“大家看,这些珍品底部都刻着一个相同的字,那就是‘御’字,这可是皇宫里面的宝贝!”

伯御愤怒了,那可是他自己刻下的名字“御”呀,这拍卖师太荒唐了!伯御脸涨得通红,他大口大口出气,就在他心脏病复发倒下的刹那,他看见自己生前用过的铜镜、砚台、算盘、罗盘,竞报价已经攀升到八千万……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