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清欢

2018-09-13 10:25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徐学平

闲暇翻书,偶读林清玄先生的一篇散文,名字叫《清欢》,不觉让人眼前一亮。我一直都想找一个词儿来形容这种简单而淳朴的快乐,遗憾的是一直都没有找到,看到这“清欢”二字,感觉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年幼时,一块彩色的糖果,一架纸折的飞机,一枚光滑的石子,一只漂亮的气球都能让人欢乐半天。捡来一根竹竿,随手系上一段尼龙绳,然后抓上十来只蚂蚱,就能在河边呆上一整天:或许是收获几只青蛙,也可能是小半盆小龙虾。后来开始正经钓鱼,也无非是花几角钱买上一套鱼钩和线,一切准备就绪后便乐滋滋地蹲在桥洞里期待地望着河面。

最欢乐的事情是雨过初晴的午后,小河里的水涨了许多,用淤泥把狭窄的地方堵住,然后用木盆把积在洼地里的水一盆盆地舀干,在淤泥地里摸索上半天,晚上的餐桌上就能多出一道香喷喷的烧泥鳅了。红烧的泥鳅并不清淡,但捉泥鳅的乐趣却绝对是可以称得上清欢的。

在这个物欲纵流的世界里,现在仿佛不用说清欢,想有欢乐都很难。上下班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无一不是行色匆匆的表情。习惯了快节奏,好像能够悠闲地在路上漫步的,也只有在公园里才会瞥见,然而偶或去趟公园却也是人满为患。

上月去了素有“第一人间清净地”之称的普陀山,上山的路上摩肩擦踵,走不了几步就要回避山上下来的人流。也曾去过海边,三亚的海是不错,但沙滩上望去,也满满的都是人。或许快乐很简单,条件也很简单,但是在拥挤的环境里,想要简单的清欢恐怕就有些难了。

难道当下的生活中真的没有欢乐可寻吗?怎么会没有,只是那样的欢乐充满着荤腥的味道,而不是简单的素雅。林老师追求的是素愿禅心,在喧嚣的都市里想找到先生那样的清欢实在不易,但我等凡夫俗子,窃以为但凡能简单地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东西和事物,不都是清欢吗?不一定非得清淡,主要是简单,只看心境罢了。

我习惯了每天早起上班,骑车慢悠悠地走出小区。小区门口有一对老夫妻开的煎饼摊,老太摊煎饼,老伯熟练地打下手,我不知道这个摊摆了多久,却是我主要的早点去处,我喜欢那鸡蛋焦葱的味道。行至半路,总有一群老人在公园门口晨练,我会熟稔地前去跟他们打打招呼,说说家长,聊聊里短。单位离家并不远,我一般都要骑行半小时,一路晃悠过去,一天的欢乐在清晨就这样慢慢地晕染开来……

我谓清欢,有干净的空气能放心地呼吸便好;我谓清欢,有清冽的甘泉能大口地畅饮便好;我谓清欢,有自由的空间能自由地奔跑便好;我谓清欢,有愉悦的心情能开怀地大笑便好!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