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多事

2018-09-05 09:47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马卫

鸡哈寨早没有房子了。

相传,抗战时大学内迁,上面办过辅仁法学院,住过好几百人。解放后就没有房子了,那眼井,也渐渐枯竭,现在仅有筷子大的泉水冒出。

上面没房,也没有人。直到那天,喜欢爬山的我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棚,用化纤皮搭的,像儿时生产队看秋的棚那样显眼。

难道还有人住棚?

我这个人猎奇,于是爬上寨,发现这棚不小,比以前看秋的棚大得多。

棚后,还垦出了一小块地,种着油麦菜、分葱、丝瓜、南瓜、黄瓜、向日葵,还有几十株绿油油的玉米。

有人吗?

没有门,只有一道黑不拉几的门帘,油渍渍的。

我喊了几声,才听到嗡嗡嗡的回答。终于钻出位老人,头发、眉毛和胡子全白,脸上布满皱褶,耳朵有些背,不然半天才答应。

我正要问,老人的后面又钻出一位老人,矮矮胖胖的老婆婆,看样子,也有七十岁了。

老人看来很久没有见过生人了,很寂寞,于是要我坐下,听他说话。

年轻人,我有房,可是住不了。

这时老婆婆拿出两本房产证。

这是我的房改房。虽然偏远,可是福利房,当时只花了一万多块钱。

我翻开,上面的户名:朱本泉。

原来是青田水泥厂的职工,我知道这家国有企业,在苎溪河畔,后来三峡移民搬迁,关闭了。

我翻出另一本,是商品房,在乌龙池三号区,有八十多个平方米。

老人家,既然你有房,为啥还到这里来住?

哎,说起来是家丑。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接我的班,后来企业关闭了,买断工龄。因为没文化,只能做下力活,日子过得不好。所以,福利房一直由他住着,房产证我管。

可怜天下父母心呵。

还有一套呢?

这套是商品房,用干了我一生积蓄。老伴去世后,我一直想再找个能相伴走完人生的人,可是,我幺儿和幺儿媳妇坚决不同意。本来,他们有住房,却要搬回来住,好监视我。

他们就不理解老人需要伴?也减轻他们的负担呵。

理解个屁。他们怕这套房子得不到手,如果我找了女人,他们就继承不了。

明白了,我的心情沉重下来,因为这样的事,现实中不是一起两起。

我记下老人幺儿的名字:朱华敏。

我见到他时,他正在街头夜摊喝酒,上半身光着,下半身着短裤,吃着麻辣烫。

一番介绍后,他盯着我说:我爹住哪里,关你屁事!

不关我事,可是,你爹现在山上搭棚住,说出去丢你的脸呵。

我丢啥脸,他才丢脸。都那把年纪了,还要找女人?老骚棒!说完又是一大口酒。

老人是被儿子逼出了家门,这样的事,无论道德还是法律,都不允许。

我说:就不怕你爹告你?

他红着眼说:告我?我还要告他呢?他非法同居!

我哭笑不得,内心明白,这人是不折不扣的二杆子,是不进油盐的四季豆。

我把这事写成社会新闻,在本地都市报发表,并配有那个棚的照片。

我是真心想帮这对老人的,别的不说,老人也有恋爱的自由,老人更有住自己房子的权利。这是最基本的人权,是写进了《宪法》的。

我再去鸡哈寨时,果然,那个棚没有了。我下山后打听,附近的农民说,几天前来了几位男人,把棚给拆了。

老人回家了?我为自己的正义之行而高兴,这是一位新闻工作者必具的品质。我决定亲自上门去看看,一定要为老人争取住房的权利,。

到了乌龙池,还没有进小区,就见地坝上拉着棚,正在办丧事。

哀乐袭击耳膜。

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抬眼望灵棚:朱本泉老人千古!那头像,哭笑不得地望着我。

他怎么就走了?一周前,我还见过他呵。

有位老人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袖,阻止我问话。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果然,后来我弄清楚了,老人被他的幺儿带着人拆了棚,不得不和老婆婆分手,回到家的第二天晚上,上吊自杀了。

那晚,我醉了,我恨自己,如果不是我多事,不报道那个棚的事,老人或许还能活下去。

我真多事!可是,面对山顶住棚的老人,我能不“多事”吗?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