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家风生处最风流

2018-07-12 08:54 来源:奉节县文联

摘要: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庭是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基点。习总书记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作者 赵洪明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庭是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基点。习总书记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题记

上庄音符

从奉节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就被分配至上庄教书,不久就结婚了,婚后一年左右就有了女儿。因为当时工资低,每月工资一到,我和妻子便精打细算工资的用途:老家父母和众多兄弟姊妹,女儿,人情往来……于是,我们开垦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种植农作物以补贴家用,和当地老百姓一样,过上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日落而息的农家日子。

上庄,一个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非常偏僻甚至落后的地方,但民风淳朴。出身农家的妻子和我对农家和土地有一股强烈而天然的亲近感,所以,尽管跳出了农门,我们依然像农民一样勤俭质朴,常带着女儿与他们一起大声聊天,听他们毫无杂念地开玩笑,听他们自娱自乐地唱歌。

那是一段很美妙的日子。早上一觉醒来,我一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满心期待着孩子们欢呼雀跃地到来。其时,由于上庄山高人稀,且学校没实行寄宿制,为方便孩子们放学回家,学校把上课时间集中在一起,老师们便一股脑儿地连轴转。在护送最后一名孩子离开教室后,我们吃了饭,便背着女儿下地去侍弄庄稼。太阳一下山,我们就回到宿舍,在摇曳的煤油灯下,在女儿均匀的睡眠声中静静地完成作业批改等任务。一有闲心,便会来到校园外,或贪婪地嗅嗅春花无尽的香味,或静听乡间夏夜万物恣意的拔节声、秋虫的鸣叫声,或感受冬雪的无边与寂静。

农家的质朴、热情,四季魔幻般的声音浸润着女儿幼小的心灵。兴许,女儿成年后的勤俭节约,热爱大自然,有爱心,喜写作等良好习惯与此密不可分。

渐渐地,女儿先后到了上幼儿园、小学的年龄。她得益于教师家庭天然优势,学习自然愉快轻松:充满美好情节有美好结局的小故事是每天的必修课,熟稔于胸的乡间小道是每天散步的必经之路……在幸福地走过了童年的绝大部分美好时光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吐祥中学。

吐祥祥瑞

与很多家长一样,为了女儿的学习,我辞去了校长职务,与妻子一道来到吐祥工作。这样我进入了吐祥中学,成为培育11岁女儿成长的教师队伍中一员。

吐祥,传说中的龙吐祥云之地,人们习惯称之为吐祥坝,大概是因为奉节境内山多且大,能见一点平地已属不易,更何况吐祥坝还有那么一点像坝的样子。与上庄相比,吐祥实在算是高大上的地方了,不仅地势平坦,交通非常方便,奉利、奉恩公路横贯其中,而且商贸发达,是渝东边陲的经贸重镇和物资集散中心。

既然住在这样高大上的地方,随之而来的便是我们的生活压力直线上升:没有经济实力购买房屋,穿必须要比先前体面;没了可种的土地,吃全靠购买……还好,学校为我们提供了一间小卧室,女儿只有挤在学校潮湿的学生集体宿舍。“就当是和同学培养感情吧!”女儿很懂事。

每天闲暇之余我们一家三口,或共沐朝阳晚霞,看日出日落;或同经风雨雷电,观自然变化;或齐听嬉笑怒骂,品世间百态。交流是行进的主题,遵纪守法,对家、国、党的忠诚,勤俭持家、与人为善的品德,诚实做人的准则,奋发向上的品质等,都会成为我们交流的中心。欢笑是成长的点缀,影视明星逸闻、奇异怪魅事件、小说人物特性等或善美或丑陋内容,我们大谈特谈。

父女同心,其利断金。在亦师亦友间,我们父女用脚步共同走过了三年时光,女儿的学问如同她的个子一样,节节往上攀升:长于细节描写的文章不断发表,三好学生等奖状频繁获得。有老师这样告诉我,女儿的成绩和能力与她朴素的着装构成了一幅色彩反差最大的画。如果可以把这句话拿来作为女儿在吐祥这个山清水秀的坝子上三年成长的概括的话,那么,我们还得感谢这里的完整的学校教育,淳朴的民风,以及山水的滋养。

夔门强音

初中毕业,女儿同样以优异成绩考入奉节县中学。

在求学生涯竞争最残酷的高中,年龄过小,从来没离开过家庭等客观因素的缺陷正逐步显示出对女儿成长的阻碍作用。为了与女儿经常联系,我们决定安装一部在那个年代属于奢侈消费的座机。在与女儿联系之前,我和妻子约定,每次侧重一个问题,每人限时与她通话。我们还利用周末团聚时光,讨论在外求学期间遇到的问题,并根据女儿的理解提供一些意见或建议。在她与我和妻子单独相处的时间,我们会依照之前的分工,我侧重于心理、性格、勤俭节约等精神层面,妻子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与人相处之道、生活、学习等操作层面。渐渐地,女儿走出了阴影,不爱哭鼻子了,能自己洗衣服了,能整理好自己的物品了。她也恢复了自己出色的学习能力。

偶有出差机会,我们会到学校与老师进行交流,倾听老师的建议。我们也会在女儿不回家的周末,带着她去白帝城一览长江的浩荡,抚摸沉甸甸的历史足迹,感悟历史人物的家国情怀。也会在寒暑假带着她乘坐客船,顺流而下,让她切身感受“若言风景异,三峡此为魁”夔门的雄奇险峻,倾听峡江中奔腾呼啸、令人心悸的汹涌波涛声。女儿在后来的文章中写道:夔门犹如大学之门之雄之险峻,峡江之水犹如我奔向大学之心的急迫。

进入大学后,她没有放慢脚步,她仍然处在夔门强大的震慑和激励之中,即使再忙,也没丢弃自己的写作,她因为文章的美妙获得校园十佳写手称号。她攻专业,抓英语,科科成绩优异,一等奖学金她从没落下。因客观原因,她放弃了硕博连读机会。在硕士毕业那一年,女儿作为为数不多的优秀毕业生提前半年毕业,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发展态势良好。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