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孝子作家——小记杨辉隆的行孝人生

2018-07-03 16:09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洋滔

重庆奉节是一座人杰地灵、名副其实的诗城,出了不少作家和诗人,杨辉隆就是其中的一个。

杨辉隆是从三峡峡谷里走出来的作家、诗人,出版了10部诗歌、散文、纪实文学集。现为中国作协会员、重庆市纪实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奉节作协主席。在他大气磅礴又不乏细腻情感和浓浓亲情的诗集《深爱着这片土地——杨辉隆夔州诗选》研讨会之前,我读到了书中《村东头村西头》这首诗:“父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村东头的黄桷树下/那儿风大/别让你娘伫立久了/人老了/容易受凉//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村西头那条小路/坑洼不平/你和孩子回来的时候/小心行走/别崴了脚//现在我还常常回去/村东头的黄桷树/村西头的小路/依旧没变/只是来时和离开/少了父亲的叮咛/母亲的目送//跪在父母的坟前/我真担心/两位老人在地下躺久了/该不会受凉吧/这么潮湿的地方/父亲的腰痛病/受得了么//”一颗至诚的孝子之心,温暖无比,真诚无比,温暖着我的心,感天动地。诗里没有“伟大”,没有“大爱”,没有“深情”,全是口语,但我们却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伟大的父爱和母爱,爱得真真切切,爱得刻骨铭心。我们都是父母所生,亲情的力量能够创造人生的奇迹。杨辉隆从平凡细微的事件入手,写出了人间的至爱亲情。

杨辉隆的家在奉节县安坪镇三沱村,前面是滚滚长江,后边是一座无名大山,他家就坐落在半山腰的缓坡上。兄妹六人,他是老大。父亲对他们要求特严,谁做错了事,就要受到严厉批评和责罚。杨辉隆小时候在长江学会了游泳,天一热,就老是往江边跑,和孩子们在一起做游戏,洗澡,打水仗,玩得特别开心。有一次杨辉隆不小心被江心激流冲走,幸好被打渔船救起,才捡回一条命。第二天,父亲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还罚了他的跪。后来,父亲还教他一些水中防险的知识,从父亲凶狠而善意的眼光里,杨辉隆学会了在长江里游泳遇险的一些防患措施。以致后来杨辉隆在游泳中几次都成功地逃离了危险。

言传身教是杨辉隆父母教育孩子的最好办法,父母对杨辉隆的爷爷十分孝道,记得最清楚的是:1960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爷爷饿成了黄肿病,为了救爷爷的命,生为公社书记的父亲到处托人,花6元钱买了一条狗,而且还亲手把狗肉炖了喂给爷爷吃。父亲多年后还对人说,这次买狗是他为官一生唯一的一次以权谋私。而这次父亲给爷爷炖狗肉,恰恰被年幼的杨辉隆记在了心里,懂得了什么是为人之子的孝道。杨辉隆16岁应征入伍,月津贴才6元,每月买块肥皂买盒牙膏,余下的全部寄回家,贴补家用。回到地方工作后,特别是父母年迈后,杨辉隆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回家看望父母。那时没有公路不通车,都是坐船回家。船老板都熟悉他,说他周周回家,是个孝子。杨辉隆在诗里写到:“这么潮湿的地方/父亲的腰痛病/受得了么//”他父亲椎间盘突出,腰痛了几十年,还有些其它病,80岁时,行走已经极为困难,哪个子女接他去他都坚决拒绝。为了父亲外出方便,杨辉隆给他买了轮椅,还要推着他去奉节“逛新城”,看看奉节新县城的面貌。他一脸的不高兴,说:“我都一大把岁数的人了,到县城20公里路,你一天忙,还推我干什么?新县城我在电视上早看到了!”杨辉隆和弟妹们商量,请家住万州的二妹回来照顾父亲。二妹来了。并且照顾得十分周到。尽管如此,杨辉隆还是放心不下,每逢节假日,他都要回家陪父亲说说话,有时候还带着妻子儿女一起回家,陪父亲玩,为父亲端茶递水,端屎倒尿,洗澡擦脸,捶背按摩,洗脚换衣。年幼的儿女都说他是爷爷的好儿子。最小的孩子说:“爸爸,您给爷爷洗脚,等您老了,走不动了,我也要给您洗脚捶背。”杨辉隆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转过身去暗暗抹泪。直到他父亲在90岁的时候走了,他还在诗中担心父亲的腰痛受不了潮湿的地气。一片孝心,真是感天动地!

杨辉隆的母亲在父亲走了以后,老年性痴呆症越来越严重,后来连自己的儿女都不认识,但她唯独认得杨辉隆。每次只要听到杨辉隆的脚步声,她就说“我儿子回来了!”杨辉隆好长一段时间把她留在县里以便照顾。只要天气好,他就把母亲背下4楼,晒太阳,跟母亲说些开心事,尽管母亲听不进去,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和母亲唠叨,逗母亲开心,时间差不多了,再把母亲背上4楼。去医院给母亲拿药,给母亲喂饭,接屎尿几乎全部包揽……把母亲照顾得十分周到。亲戚朋友来看望,都说杨辉隆一家对她妈妈照顾得很好。杨辉隆说:“服侍娘老子,我们心甘情愿,也是我们的责任。”

在父亲离开人世1年零15天,母亲也追随父亲而去,享年80岁。“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村西头那条小路/坑洼不平/你和孩子回来的时候/小心行走/别崴了脚//”此刻,读杨辉隆的这些诗句,我再一次哭了,多好的妈妈!多好的父亲!临死的时候还挂念着坑洼不平的路会不会绊倒儿孙。我这次去杨辉隆的老家,发现村西头的路平平坦坦,坑洼已经填平了,儿孙们回家不会崴脚了。放心吧,妈妈!放心吧,普天下所有的父母!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