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站在三峡之巅

2018-05-16 13:10 来源:重庆市万州区文化委

作者:梅万林

三峡有峡,不仅有大三峡,还有小三峡,还有小小三峡。

但是,三峡有巅吗?有。

三峡之巅在瞿塘峡口夔门北岸的赤甲山上,在10元人民币的背景图案上,在海拔1388米的桃子山之尖尖上!三峡之巅在诗城奉节的彩云之上。

行到三峡必有诗。从古至今,雄幽险奇的万里长江流经三峡时,始终以其排山倒海之势荡涤着汹涌澎湃的中华文明之光,以李白、杜甫、白居易、周敦颐、王十朋、陆游、范仲淹、刘禹锡等为代表的名人大家,仅在夔州就留下1万余首诗词歌赋。而三峡之巅最早便出现在诗圣杜甫的笔下,他在《夔州歌十绝句》之四中写道:“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阎缭绕接山巅。枫林橘树丹青合,复道重楼锦绣悬。”这里的“刺天”一词,形象地描写了赤甲山和白盐山壮观的“山巅”气势。

迎着盛开的山花,跨桥过江,驱车缓行,转盘山路,过火焰山,终于站在三峡之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伫立其上"刺天"的一块三峡石,上刻文化名人余秋雨“三峡之巅”之手书及点赞图案的LOGO标志。于是,手搭凉蓬,极目远眺。但见四处群山环绕,依势列阵,雾落凹处,山峰则时隐时现,忽高忽低,犹如泥丸入江,非一览众山小所能概其万一;耳旁山风呼啸,卷过树梢,一浪滚过一浪;山鸟振翅,有时直插云天,有时俯下山崖;头上阳光直射,云彩时聚时散,忽东忽西;此刻有微汗逸出,顿觉神清气爽,气定神闲,心底渐渐升腾出一股气来,急欲仰天吼出一嗓子:苍天啊,大地啊……

不得不佩服奉节人成色十足、卖力吆喝的功夫。作为全域旅游的新支点,他们正在不遗余力地做着三峡之巅的全新华章。因为产自奉节,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被誉为天下第一快诗,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被誉为天下第一律诗,刘禹锡的“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被誉为天下第一情诗,甚至连康熙手书御赐夔州告老还乡之傅作楫的唐人刘长卿六言诗“危石才通鸟道,青山更有人家。桃源意在深处,涧水浮来落花”也被誉为天下第一写景诗。虽然这里的诸多“第一”缺乏严谨的考据,并不科学,但奉节人要的就是一个“巅”字。

不过,三峡之巅的确是奉节人弥足珍贵的至尊宝地。可以说,流经三峡的每一滴长江水,吹过夔门的每一缕三峡风,都浸润着一行行与三峡之巅有关的诗,仅杜甫在夔州居住的1年10个月,就创作诗歌400余首,占其存世诗歌总数的三分之一。因为有诗,奉节便自誉为诗城奉节;因为盛产脐橙,年产30万吨,可致富30万人,奉节又自誉为“诗·橙奉节”。今天,有诗有橙有远方,已经成了每一个奉节人最骄傲最诗意最自信的脸谱标志。

站在三峡之巅,你也许会自然联想到巫山神女,联想到“旦为朝云,暮为行雨”之温柔曼妙,联想到舒婷“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最令少男少女们坚贞爱情的诗句,甚至还有著名散文家刘白羽的名篇《长江三日》。不过,在长江三峡沿岸的十二峰中,海拔最高的登龙峰也只有1130米。至于神女峰则只有860米,比三峡之巅少了500多米。因此,三峡之巅是名副其实的三峡最高处。

于是,小心翼翼趋而前行,凭栏俯瞰,则两股战战,但见壁立千仞之下,满江碧水,两岸碧绿,一切都显出晶莹剔透的样子,俨然换了人间。因为三峡大坝的拦截,如今犹如处子的江水,慈眉善目,温文尔雅,早已没了波翻浪涌的险恶,仿佛母亲久别的怀抱。轮船航过,白浪尾随,汽笛悠远,划过长江,划过黛水,旋即转为安静。这时,你很难将其与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相衔接。遥想当年,诸葛孔明在此列八卦之阵,东吴名将陆逊险遭不测;抗战时期,无所不用其极之日寇虽狂轰滥炸,不过黔驴技穷而已,却终不能过三峡。站在三峡之巅,倘若你把目光投向更远处、更深处,你的思绪一定会飘得更为悠远。

也罢。目光收回,右边山崖处,危石鸟道上方,隐隐约约,一位年轻的三峡汉子正朝三峡之巅前行,嘴里却唱着当地流行的五句子歌:昨日与姐(呀)同河过,八幅罗裙水上拖(咧)。心想帮忙捞一把(呀),沿河两岸人又多,好汉莫让人识(啰)破(咧)。歌词委婉道出了三峡汉子对心中姑娘的爱慕之声。

因此,三峡汉子攀爬三峡之巅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攀爬爱情天梯的过程,是一个享受的过程,愉悦而且欢快。而在奉节人心中,三峡之巅也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山峰。每年春节期间,县里都要组织1500余人参加的登巅比赛。组织者希望籍此宏大其寓意,丰富其内涵,提升市民的精神高度,从而追求真正的人生幸福之巅、社会美好之巅。

也许,站在三峡之巅,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巅”之所在。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