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千古白帝城

2018-04-04 08:48 来源:奉节县文联

钱昀

余秋雨在散文《三峡》中写道:“顺长江而下,三峡的起点是白帝城,这个头开得真漂亮。”这话流露出他对白帝城的钟爱之情。

三峡是由瞿塘峡、西陵峡和巫峡组成,白帝城就是长江三峡的第一站。白帝城是座山水之城,站在山峰上就可以看见十元人民币所显现的宏大背景;它又是座文化名城,刘备白帝托孤,李白朝发白帝,都是发生在这里。白帝城为三峡增添了一份厚重的历史与一缕浪漫的诗情,这样的开头怎么会不漂亮呢?

我第一眼看到的白帝城,是在游船上远望,江边观测水文的高塔上印着“白帝城”三字,黑底黄字,从游船上望去,白帝城是一座孤零零的江心小岛,岛上林木葱茏,唐代诗人高适笔下的“白帝城边古木疏”的诗句在今天也依然寻觅到踪迹。游船缓缓地从白帝城驶过,岛内云雾缭绕,亭台楼阁隐约可见,令人浮想联翩。

从游船下来,进入白帝城风景区,白帝城是依山而建的古城,在三峡大坝未蓄水时,前临滚滚长江,背靠莽莽巫山,雄踞着水路和陆路的要津,进可攻,退可守,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三峡蓄水之后,白帝城宛在水中央,一座风雨廊桥把孤岛似的白帝城与陆地连接在一起,这条风雨廊桥若一条彩带把我们送到了白帝城内,景区内有两条线路,一条是观瞿塘峡的风景路线,沿路有瞿塘关、古炮台等遗址,游人拾阶而上,登高望远,可欣赏秀美又壮丽的三峡风光。另一条是通向白帝庙的人文路线,白帝庙内有托孤堂、武侯祠、观星亭、碑林,悬棺展,可以感受到白帝城的人文风貌和历史风云。

走进白帝庙,迎面而见的托孤堂立刻让沧桑历史浮现在眼前。托孤堂内有一组人物雕塑,还原了千年以前“刘备托孤”的场景,十几个蜀国的文将武将分站两侧,有的面色凝重心事重重,有的掩面而泣悲伤不已,刘备盖着锦被挣扎而起,面对他床前下跪的两个幼子,用手指着诸葛亮,似乎在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诸葛亮拿着鹅毛羽扇,眼望远方,神情悲愤。一群游人挤在托孤堂前,围着年轻的导游,听她讲刘备托孤的故事。而我的目光却遥望着白帝城外浩瀚的长江水,刘备真正的托孤之地在奉节老城的永安宫内,那里已经永远地埋没在江水之下。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刘备出师不利,最终命丧白帝城,留下了千古遗恨。

走出白帝庙,沿着山峰上的小路登高望远,可以遥望十元人民币背景中的夔门,那个叫“赤甲山”的山体太过于惊心触目,它通体红褐色,垂直于长江之上,宛如一道正在打开的石门,蓄水后的长江水变得平缓而沉稳,内敛而端庄,仿佛历经了人生的春秋,不再留恋,不再彷徨,不舍昼夜,一路东流而去。杜甫的诗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就是在这里写成。三峡特有的壮美风景,吸引了历代著名诗人,留在白帝城的诗句太多了,不仅李白、杜甫写过,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黄庭坚、范成大、陆游等都曾登临白帝城,留下了传诵千古的优美诗篇,也许就在我们不经意的行走间,我们的脚步就会与这些大诗人走过的足迹重叠,我们还可以在他们留下的诗文里,去品味白帝城特有的古韵和魅力。

而在这些诗句中,传诵最广的就是李白《早发白帝城》。当年的李白是作为一名罪人在流放途中经过了白帝城,他流放目的地是偏远的夜郎,他以为会在那个莽荒之地面对孤苦无边的生涯,也许会终老在那里,谁知他的命运在白帝城有了转机,夜宿白帝城时,他突然接到了皇帝大赦天下的圣旨,他从囚犯一夜间恢复了自由之身,第二天清晨,他迫不及待地登上木船,向着彩云缭绕的白帝城挥挥手,坐船向江陵而去,他在船上写下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锦绣诗句一如滔滔江水流传至今,滋养着一代代中国人的灵魂,白帝城也因而成为了中国人心中的一个文化符号。

如今李白乘坐的那叶轻舟已不见踪影,长江上来往的是豪华邮轮的身影。轻舟虽不再,但是彩云还在,万重山还在,两岸猿啼也还在,似乎是为了印证“两岸猿声啼不住”的古诗,白帝城内的山路上,到处是灵动活泼的猿猴,它们极通人性,游人把镜头对着它们时,猴儿们不躲不避,大方地摆拍,或扬天做沉思状,或安静而忧郁地端坐着,在游人们意犹未尽之时,它又从容地滑到悬崖下,留给我们一个清高决绝的背影。历经千年风雨的白帝城有了这群可爱的猿猴,淡化了历史的沧桑,而富有自然的野趣。

在白帝城景区内游览,同行的有导演有摄影,有作家有画家,大家一起走了景观线路,走了人文线路,在奉节文联朋友的带领下,又走了一条艺术线路,白帝城的景区内有一个文艺创作基地——瞿塘关博物馆。基地设在一座雅致的院落里,院内古木奇石,屋里备有笔墨纸砚,大家在小院内喝茶品茗,或闲谈古今,或观赏风月,或吟诵诗文,或挥笔泼墨,在艺术的时空里,感悟白帝城独有的风韵。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