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任梓玮:三月的花开

2018-03-19 11:36 来源:中国奉节网

三月一到,天咋就暖了。太阳日日当班,熏得一树一树的花开了。

首先开的是迎春,否则对不起这名字。一大团金黄色,让人疑心是太阳落了一点儿星子在地上。走近一看,像报春的喇叭。

还有一树一树雪白的花,我也分不清李花、杏花、还是樱花,只管它美。你说像雪却不那么像。雪花若堆那么多在那细枝儿上,非压断了不可。可那花开得,却是越开越轻,一簇簇,像鸟儿的翅膀一样,几乎要飞起来了。

写到这儿,瞥见窗外的的玉兰,是不是玉兰我也拿不准,她懒懒地微张着花瓣,大概在埋怨我竟还没有注意她。奇怪的是,冬春季节的花大多瘦小,似林妹妹般的惹人怜惜。唯有这种花,高挑的树干,厚大的墨绿色叶子,擎着一朵朵灯盏似的大花。植物树上把这种花瓣叫做“肉质”,可我觉得还应该有更美的比喻——牙白的花瓣,有细密的纹路,像织锦。却比织锦更细腻。

还有那么多的花都开了,缤纷、斑斓,眼花缭乱。风一吹,经太阳烤过的花香,一下子就钻进人心里——是三月。

大概三月的花是会让人感觉到美好的吧!开学了,孩子们本来是哀嚎地回到学校,看见了花,嗅到花香,觉得有她们相伴学习,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小小的心被花一撞,懵懵懂懂地,也是乎明白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时光已逝了。女孩子也顾不得“春捂”的嘱咐,迫不及待地脱了臃肿的冬日的衣服,穿梭于花间。大概每个女孩子,也是一朵花吧,是“前世的精魂来会见此生”。有了学生,学校门口的街面一夜之间就热闹起来了,食物的香气一下子掩盖了花香,花才懒得争呢。等学生散了,早餐铺子收摊的时候,她又悄悄钻进人的鼻子里。嗅到花香,忙碌的人心一下子就软了——忙点累点又怎样,只要有“高秋总馈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的希望,就值了啊!

于是在这样的三月,坐在满树的花下,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歌颂一点什么。执笔,却也只能写下这一点儿浅薄的文字来。还无法写出这被上帝亲吻过的美好吧!

只是静静地坐着,风和日暖,鸟语花香,竟让人一是贪心想永远是春天!

注:作者任梓玮是重庆市奉节永安中学校 高二7班学生。   

编辑:何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