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新闻中心 要闻

刘永刚:狮城归来赏“诗”城

2017-12-01 13:07 来源:中国奉节网

摘要: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让海外华人华侨感到无比的高兴与感慨,本文作者在回乡探亲过程中,以一个旁观者、一位游子的身份,记录所发现的奉节县的巨大变化,全方位、多角度介绍了发生这一巨大变化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最接地气的“实惠”。

QQ图片20171201125732

作者近照

说起我老家奉节,著名古城,古称夔州,有历史大约2300年。虽然国内史书记载颇多,但在海外,却鲜为人知。奉节县地处长江三峡西端,新中国成立后,奉节属于四川省,是川东门户。如今隶属重庆市。查究历史,奉节这个县名,得于唐朝。三国时刘备兵败东吴,退居夔州(奉节),身染重疾。刘皇叔老先生自知时日无多,在奉节永安宫将其子刘禅托孤于丞相孔明。诸葛先生毕其后半生扶助后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为旌表诸葛亮奉刘备“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忠君爱国节操,更名为奉节县。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塘险过百牢关”。历史上许多文人墨客都曾经在这里抒发感慨,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李白、杜甫、刘禹锡、范成大、陆游,都到过奉节。而把这儿当成生命之所的则是杜甫:“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就在奉节写成。因此,奉节得“诗城”美名。

光阴荏苒,离开老家奉节已经过去40个年头。父母在时,每隔几年总要从国外回老家探望,顺便看看奉节的变迁。父母辞世之后,便极少回去。记得上次回奉节是在2013年夏天,专程从新加坡回家,送母亲最后一程。四年后,受到弟兄姐妹热情邀请,于2017年10月末再回奉节,小住数日。蒙家人精心安排,看了奉节的新面貌,除县城及其附近的风景地,还驱车到当年下乡的五马红华,大湾,拜访了孩提时代的朋友乡民。

虽然小住数日,走马看花,由于是回老家,每走一处,回忆当年景象,对比自然强烈。笔者已经久不用中文,但此行感触深刻,情由心生,乐于将观察到的家乡巨变诉诸文字,以让海内外朋友了解祖国进步。

奉节基础设施建设:“超英超美”

回想1978年初,我20岁,初次独自离开奉节到重庆,成都。买好船票,在江边等几小时,好不容易等到船出峡口,徐徐靠近奉节港。挤上船,坐着烧煤炭的“东方红”蒸汽轮船挂带的驳船,从奉节到重庆,历时3天2夜。在重庆找不到住宿,只好在菜园坝火车站过一夜,次日坐火车去成都又是一整天。四天后到雅安报到,居然已经错过了新生入学前教育!那年月,逢年过节回奉节,那真是一票难求。车站码头,人山人海,拥挤不堪。蜀道难,火车挤,船行慢,怎一个苦字了得?在成都工作以后,我们一家子,曾经搭便车回奉节,山路窄,路况差,在路上住了两夜方才到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仅仅20多年后,高速公路先通到万州,又通到云阳。没过多久,通到了奉节!那个高速公路,桥梁接隧道,隧道接桥梁,也是奇观!之后若干次,我带着家人,开着车,从成都或者重庆,听着音乐,看着沿途美景,几个小时就回到了奉节。

这次回家,又有新鲜:高铁通到万州。网上买票,微信支付。到达车站,机器出票。从成都东站坐上高铁,乘车过程无拥挤,无推搡,按部就班,车内对号入座,普通舱座位也宽敞舒适。车行平稳,时速近300公里,3.5小时到万州!再从万州坐车,高速公路,到奉节就1.5小时。亦如所料,高铁正在东延,通到奉节也是指日可待。

游子居海外,已经三十年。常年走亚太,足迹遍全球。如果说,数年前,开车奔驰在回奉节的高速路上,看一路风景,听一路歌声,感觉如今的家乡高速公路建设,与欧美澳等发达国家已然没有差别。然而今天,当我坐着和谐号高铁,时速近300公里,一分不差进站离站,我的思绪,也像高铁一样,驰骋奔腾。我最早是在法国坐子弹列车,时速约250公里,感觉法国的高铁技术了不起。后来在日本坐新干线,在韩国,台湾也多次坐高速列车。国外高铁时速低于国内。而票价,如果折算成人民币,比国内票价大约贵三至五倍。而英国,加拿大,美国与澳洲,根本就没有高铁。

1950年代,中国有句口号叫做“超英赶美”,指的是钢铁产量。于是全民炼钢铁,结果造成国家的灾难。中国沦为全球最为贫穷的国家之一。改革开放后,仅仅三十年时间,如今咱们的家乡建设,才是真正的“既超英,又超美”! 就在去年,儿子带着一家四口,从加拿大回国探亲。愿望之一,就是体验高铁:上午从成都坐到重庆,下午又坐回成都,过了回高铁瘾!

在县内,这些年政府也持续不断大手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成绩斐然。过去奉节到新民都是土石公路,下雨就塌方,晴天尘土扬。如今已是干净的柏油路面,还取消了过路费。据了解,奉节每个乡都通了高等级公路。以前到红华,完全没有公路,挑煤炭,送公粮,爬山涉水靠双肩。数年前红华有了简易公路,天气好时,我们勉强可以开车上去。这次旧地重游,路面比从前大有改善,行车顺利。我兄弟刘永锋有能耐,居然把越野车开到大湾山上去了。

奉节县还在加快发展旅游设施建设。政府通过回购旅游景点,得以促进更好发展。瞿塘峡为三峡第一峡,巍峨壮丽,闻名海内。过去没有路,只能远遥北岸的赤甲山,与南岸的白盐山。如今公路已经基本到达两山之巅。我们一行5人,驱车到达南面白盐山顶。深秋时节,放眼远遥,但见白云绕山峦,红叶满山岗。江水环绕,“高峡出平湖”。白帝城已然湖中一小岛。长江东去,水接天边,蔚为壮观。山顶上工人正在忙碌着,修建观景台与连接步道。

笔者因工作关系,常年旅行于各大洲几十个国家,都没见识过哪个国家的政府,具备如此魄力与财力,长时间大手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奉节既有人文历史,又有名山大川,旅游资源十分丰富。若经数年打造,未来对游客的吸引力,一定不亚于国内其他5A级景区。

奉节的变化:翻天覆地

在奉节长大,自然记得奉节旧城永安镇。全县几十万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区仅约1.4平方公里,有人口不足10万人。小街几十条,狭窄拥挤。一旦天雨,街道即变得泥泞不堪。为了配合长江三峡库区扩容,奉节县城整体被三峡水库淹没。奉节古城永远消失。在老城西侧,沿江24公里,一座现代化新城已然崛起。面积比老城大了几倍。新楼林立,店铺比肩,近5万移民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奉节面貌焕然一新,马路宽敞,车来人往,绿化也跟上了。奉节,大致有了现代都市的样子。

最近数年,更有大手笔基本建设。2013年时看到的城中李家沟大桥下面的乱石沟,如今大变身,建起高楼42栋,商铺公寓,鳞次栉比。沿江道路漂亮,陡峭的山边,也有步道与电梯,绿树掩映。朱衣河公园,沿河十多公里,花草茂密,道路整洁,游人如织。

交通变,市容变,其人如何?此次回家,虽然只是小住数日,却也走街串巷,观市容变化,看人文风景。每天早上,笔者全然忘掉跨国公司技术专家身份,与其他市民一样,信步到街边,临小店,坐小凳,吃柳包子,品小汤圆,刷微信支付。用几乎忘掉的奉节口音,与顾客店家拉起家常。市民如今再也不愁温饱,再也没有见到几十年前街边常常见到的为芝麻小事吵嘴骂架的场景。下午驻足观看广场舞,大姐大妈跳的很认真,很投入。各位舞者可能不知,这广场舞乃中国独有,全国流行。如今在纽约,在巴黎,都可以看到中国大妈跳广场舞。奉节广场舞流行,尽显社区和谐,歌舞升平。和谐的背后,其实是这几十年国内经济高速发展,国家财力日渐雄厚,足以支持困难群体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用习主席的话说,“让广大人民群众有获得感”。

我们兄弟姊妹,还驱车到当年下乡的红华与大湾,作一日游。当年的五马一条街,宽不过五尺。过去每逢赶场,便是人如潮涌,水泄不通。如今显得冷清,但打扫得干干净净。公社办公大楼,是当年政治权力的象征,如今依然顽强矗立,只是年久失修,斑驳陆离,风光不再。当年留下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红色口号,在高墙上仍然依稀可辨,并吸引我驻足观看,久久沉思。年轻时经历的那些疯狂的斗争岁月,“相去不道远,只在此山中”。“阶级斗争”的残酷无情,导致全社会从物质到思想的极度贫乏,对于我们的上一代与我们50后的一代,影响至深,可谓刻骨铭心,至死不忘。

“故人俱鸡黍,邀我至田家”。当年光秃秃的山坡,如今已是“绿树村边合,青山廓外斜”。少时的牧羊伙伴,如今两鬓染霜。院坝里摆酒,畅叙别后情。当年离我家最近的曹姓邻居,上次拜访时,虽然已经衣食不缺,还是住在比较破旧的老房子里。我当时进去厨房,只见漆黑一片。这次探访,曹家已经有了小货车,还在宴请十多个工人,原来正在盖三层小洋楼!攀谈起来,邻居乡民都十分满足当下的日子。我们继续驱车上大湾,又见到小学时同学,也盖了新房,还给我们介绍习总书记的惠农新政:村村通水电, 家家要脱贫。农民盖新房,政府补助2万元。有发现基层干部在执行惠农政策时打折扣,就地免职。可见,习总新政,精准扶贫,正在落实到山乡最基层。政府设定目标,中国在2020年彻底脱贫,伟哉!壮哉!不但中国几千年历史未见,遍观世界各国,也没有见到第二个国家与政府设定如此宏大的目标!

这次回访,切身感觉到奉节的市民比从前多了文明礼貌,山区的农民也得到了实惠,活得舒坦。史记说,“仓廪实,知礼节”。人们的生活变好了,礼貌也多了。社会的巨变,首先归功于邓公的改革开放国策,让全国人民既脱“左”,又脱贫;其次感谢习总设定的“人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人民对习总的政府,表现出发自内心的认同与满意。同时,也感谢家乡的建设者,在短短二三十年,完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建设工程!奉节,照着这个速度发展进步,再过10年,会是啥模样?毛主席曾经寄诗奉节:“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奉节,正在大踏步前进!

 

注:本文作者刘永刚,重庆市奉节县新民区人,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农业与环境科学博士,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农业与食品学院博士后。1973年五马小学农中读初中,1975年吐祥中学高中毕业,在五马红华上山下乡。1977年末参加高考,离开奉节到四川农业大学(雅安)求学。硕士毕业后,先后在欧洲,北美以及东南亚学习与工作。现为中国央企安迪苏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居住新加坡(狮城)。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