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人文典故

奉节建县时间、地点及县名由来考

2017-11-27 09:21 来源:中国奉节网

一、建县时间

奉节是全国较早建县的县份之一,其建县时间,一般认为,于公元前314年与巴郡同置,距今已有2300多年。如晋《华阳国志.蜀志》:“周赧王元年(前314),……置巴郡。”刘琳《华阳国志校注》:在“(张)仪贪巴,苴之富,因取巴,执王以归,置巴、蜀及汉中郡,分其地为三十一县。”条下注释:“三十一县指秦灭巴、蜀、汉中三郡辖县数。其中可考的有成都……朐忍、鱼复……等二十五县。”据此,新编《奉节县志.大事记述》云:“周赧王元年(前314)秦建鱼复县(今奉节县),隶巴郡,序列第九。”《奉节县军事志》“县置沿革”云:“秦惠文王更元九年(前316),秦灭巴,鱼复属秦。十一年(前314),秦于原巴国地域置巴郡,领县11,鱼复序列第九。此为奉节建县之始。”

县,是我国最早出现的行政区划单位名称。春秋初的秦国最早设县,紧接着楚、晋等国亦置县。起初,邦畿千里之地称为县,即县最初设置在边地。《史记.秦本纪》记载:武公十年(前688)“伐邽、冀戎,初县之”。 说秦武公在新开拓的疆域首先设立邦县(今甘肃天水市)、冀县(今甘肃甘谷县)。后来,诸侯境内之地亦称县,即从边远之地发展到内地。县已成为较为普遍的地方行政区划单位。

不过,春秋时期的县与当下的县并不是同一概念:一是保留着分封制的残痕,如君主可以把县赐送给臣子,县尹可以世袭等;二是县的规模悬殊大,大的如秦、楚灭一国置一县,甚至灭了陈、蔡这样的中等国家以后也以一国置一县。如公元前634年,楚国灭掉夔子国,将夔子国“并为楚九县之一”[1]。小的,一乡就是一县。较为普遍的是以一邑之地置一县;三是可以以县统郡。即设郡晚于设县,郡的地位低于县。如有“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之说。

战国时期,逐渐以郡统县。后,秦废封建,县作为全国统一的行政区划单位得以历代因之。县,于是有了当下县的概念。

从春秋时县的概念及当下县的概念衡量,奉节究竟是什么时间建县的呢?明正德《夔州府志》载:夔州“周为鱼复国,春秋为庸国地,即庸国之鱼邑,厥后楚人、秦人、巴人分庸地,属于巴。”以春秋时期县的概念衡量,奉节建县在春秋初期。西方大国庸国灭掉鱼国,将鱼国置作他的“邑”。公元前611年,秦人、巴人从楚师,群蛮从楚子盟,灭庸国,然后三分其地。巴国得鱼邑。这里,“邑”指城市,相当于“县”。

以当下县的概念衡量,奉节建县果真在公元前314年吗?果真与秦巴郡同置吗?的确,公元前316年,秦派司马错、张仪灭蜀。冬十月,蜀亡。随后秦师东移,迅速占领巴之江州(今重庆城区)。然后北上攻占阆中,“执王以归,”灭掉了巴国。但巴国的势力并非完全消灭,秦国并没有完全占领巴国的土地。江州以下巴国的土地在楚国手中。近年来的考古发现即证明了这一点。如2005年考古队在奉节瀼西老县城原奉师附小发掘出一批战国中期墓葬。其中一个墓一边是巴人兵器,一边是楚人兵器。国家文物局前来考察的专家组成员徐光冀教授指出:这是典型的巴楚二元文化墓葬。说明当时的三峡地区,军事系统延续了巴文化的风格,而在典章制度上已经是楚文化体系了。1998年发掘出的奉节上关遗址,其中6座墓葬是典型的战国中、晚期楚墓特征。其实,从公元前634年初楚灭夔子国以后到公元前277年,今三峡一带巴、楚、庸等国分分合合,反反复复。今奉节当时作为庸国的鱼邑,庸国一度依附于楚国,作为巴国的鱼邑,巴国亦依附于楚国,并在楚的进逼之下,步步西退。据《史记.秦本纪》记载,公元前361年,“楚自汉中,南有巴、黔中之地。”今奉节一带落入楚国手中。之后巴国鱼邑成为楚巫郡鱼邑。公元前316年巴国亡,公元前314年秦国在巴地设巴郡时,今奉节一带仍然在楚国手中,不在秦巴郡的管辖之内。

孙华先生在《巴、蜀为郡考》[2]中认为,秦取巴蜀后,并未立即置郡,而是采取羁縻政策,笼络巴国世家大姓。赵炳清先生在《关于“楚国灭巴”考辩》[3]一文中亦持同一观点,并根据云阳、奉节的考古资料予以佐证,认为 “《华阳国志》所载秦灭巴蜀后,随即置巴郡是错误的。”

笔者认为,江州以下巴地在楚国的势力范围内,不在秦巴郡的管辖之内与秦是否设置巴郡应该毫不相干。因为公元前314年秦巴郡设置之初以阆中为中心,公元前280年才移置江州。秦巴郡的势力范围尚未到江州以下,只能说明秦巴郡与鱼复县不是在同一时间设置,不能说明秦巴郡没有设置。《华阳国志.巴志》:“周慎王五年(前316),……取巴,……,置巴、蜀及汉中郡,分其地为(三十)一县。”只是笼而统之叙述了秦灭巴蜀这件战国时期的大事,并没有肯定的说这三郡与三十一县同置。但这三郡的设立时间在同一本书上有明确记载。如卷二《汉中志》明确记载置汉中郡在公元前310年;卷三《蜀志》载置蜀郡在公元前285年;置巴郡在公元前314年。秦灭巴蜀后是否随即置巴郡,除了文献资料,还需要确切的考古资料佐证,如阆中一带墓葬出土情况等。目前笔者尊从《华阳国志》有关巴郡设置时间的记载。

另外,秦对巴蜀采取羁縻政策并不能说明秦未在巴地置巴郡。《后汉书》记载:“秦惠王并巴中,以巴氏为蛮夷君长,世尚秦女,其民爵比不更,有罪得以爵除。……”是说秦灭巴蜀后,为了巩固取得的胜利果实,建立伐楚的前进基地,进而统一全国,秦统治者对巴人采取了笼络、优遇政策。政治上,承认其蛮夷君长的地位,得世尚秦女;其部民无功而爵比不更(第四级爵),有罪才能除爵。经济上,缴纳赋税方面享有特殊待遇等。事实上,自秦国开始,为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历代王朝都进行了积极地探索。以上只能说明秦国消灭巴国、蜀国后,在民族政策及管辖制度方面作的成功地探索,并不能成为秦取巴后未立即置巴郡的理由。

秦鱼复县不与秦巴郡同时设置,那么,鱼复县置于何时呢?据《史记.秦本纪》记载:世有“楚得枳而国亡”的说法。公元前280年,楚襄王从黔中郡出兵,攻打枳(今涪陵)所在地的巴政权。一举获胜,巴国残余势力被楚国灭亡。秦国引起警觉,巴郡的政治中心移置江州,并派“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楚失巫郡西部及黔中郡西部地区,退守峡中及黔中郡东部地区。公元前278年秦大将白起自南阳南下攻楚,楚郢都失守,破。“(秦昭王)三十年(前277)蜀守(张)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秦巫黔郡)。”今三峡地区始被纳入秦国势力范围,楚巫郡鱼邑变为秦巴郡鱼复县。在《汉书.地理志》所载巴郡十一县中,鱼复序列第九。

小结:以春秋时期县的概念(灭一国置一县)看,春秋初期,庸国灭掉鱼国以鱼国置作他的“鱼邑”时,是奉节建县的时间;以当下县的概念看,约在战国中期。楚国进逼,巴国西退,楚将原巴国鱼邑纳入楚巫郡的管辖范围。那么,战国中期是奉节建县的时间。鱼复作为今奉节第一个县名,它的建县时间是公元前277年。

公元前314年秦置巴郡于阆中,公元前280年移置江州(今重庆市渝中区)。公元前277年楚国被赶出三峡后,鱼复为秦巴郡第九个县。

二、建县地点

奉节历史上第一个县治在哪里?地方志记载各说不一。

明正德七年《夔州府志》载:“鱼复浦,即汉之鱼复县基。”

清乾隆十年《奉节县志》载:“鱼复城,即古鱼复县基,以鱼复浦而得名。”

清光绪十九年《奉节县志.沿革》认为:“鱼复故城在县东北”,分析一番后结论是“知其为今治(瀼西今老县城)也。”

1995年《奉节县志》卷一第三节《县治》记载:“战国时,约秦惠文王更元十一年(前314)至东汉初,县治瀼西(今老县城)。”

蒋晓春先生在《三峡地区秦汉墓分布与都邑关系初探》注10中有:“关于鱼复县故治,郦道元《水经注》和任乃强《华阳国志校补图注》都认为在梅溪河两岸平地,袁东山《永安宫遗址的发掘及永安宫故址考》认为在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的山坳平地中。刘琳《华阳国志校注》]认为在白帝山。《后汉书》李贤注认为在赤甲山。上述几种说法具体所指彼此不超过5公里。”[4]

一个鱼复县,记载如此繁杂,叫人莫衷一是事出有因:

1、“鱼复”作为县名,存在于多个时期。

公元前277年,今奉节纳入秦巴郡的管辖范畴,始出现鱼复县名。从这时起,到南北朝萧梁时期,(除公元30年至公元36年,公孙述时期称作白帝;公元222年至280年,蜀汉时期称作永安县)其间近800年间今奉节均名为鱼复县。

2、“鱼复”作为县名,不同的时代治地则不同。即县名相同,治地不同。

公孙述将任满尚未建白帝城以前,即公元前277年至公元30年,鱼复县治地在鱼复浦。

东汉、西晋、东晋、南北朝刘宋、南齐、萧梁时期鱼复县治地在在今白帝城一带。但在不同的时间段里,具体位置又不同。

东汉建安六年(201)以前,鱼复县沿公孙述时期旧治。如郦道元《水经注》所载:“江水又东迳赤甲城西,是公孙述所造,因山据势,周回七里,一百四十步,东高二百丈,西北高一千丈,南连基白帝山,甚高大,不生树木。其石悉赤。土人云,如人袒胛,故谓之赤甲山。” 今公孙述所建白帝城城遗址尚存,范围包括今子阳山(古称赤甲山)至白帝山及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平处”这一大块。其政治经济中心主要在今子阳山上(见图上“紫阳城”)。后来当地老百姓称子阳山上之城为“赤甲城”或“子(紫)阳城”、“上边城”,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平处”之城为“下边城”。(即图上下关城与白帝城一带。下关城明朝建。)

东汉建安六年(201)设巴东郡驻鱼复县,城市逐渐下移。据郦道元《水经注》载:“江水又东迳鱼复县故城南,……巴东郡治也。……(巴东郡)治白帝山,城周回二百八十步,北缘马岭,接赤甲山(今子阳山),其间平处,南北相去八十五丈,东西七十丈。又东傍东瀼溪,即以为隍。西南临大江,窥之眩目。”这时鱼复县城主要在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平处”及白帝山上。

三国时期,出于防御需要,城市中心逐渐移到白帝山上,西晋鱼复县沿用三国永安县旧治。东晋、南北朝战乱频繁,鱼复县治仍在白帝山上。2005年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在白帝山上挖出三个时期的城墙,其中六朝城墙遗迹,时代在三国两晋时期。

3、不同时代的地志类书籍,因叙述时的参照物不同,因而出现记述不一。如《旧唐志》:“汉鱼复县故城在奉节县北,今名赤甲城。”《旧唐书》,五代后晋出帝开运二年(945)官修,刘昫(897-946)受命编纂。唐代夔州城(奉节县附郭)在白帝山与子阳山(唐代称赤甲山)之间“平处”。以唐夔州城为参照物,鱼复城当然在县北。(汉,未注明是西汉还是东汉)而恰巧,东汉鱼复城就包括赤甲山山上之城,换句话说,唐代称呼的赤甲城就是东汉鱼复城的一部分。因此,刘琳认为鱼复故城在白帝山上对,李贤认为在赤甲山也对。袁东山说鱼复在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的山坳平地中仍然对。

4、时代久远难以分辨,一旦依据有问题,结论必定错。如清光绪《奉节县志》,新编《奉节县志》认为鱼复县治瀼西(今老县城)就出了问题。如清光绪《奉节县志.沿革》载:

鱼复故城在县东北。

《统一志》:春秋时,庸国鱼邑,汉置县。其后移治白帝城而此城废。《水经注》:赤甲山,公孙述所造,因山据势,周回七里,一百四十步,东高二百丈,西北高一千丈,南连基白帝山。《旧唐志》:汉鱼复县,今奉节县北三里赤甲城是也。《舆地广记》:鱼复县故城在奉节县北,今名赤甲城。《寰宇记》:古鱼复县在县西十五里,蜀先主改为永安县。今无城壁。按:以上诸说,似以白帝城为鱼复县,而所言方向与道里又大相悬殊,盖传闻之异。兹以刘先主永安城稽之,知其为今治也。

这段记载自我矛盾:小标题说“鱼复故城在县(今瀼西老县城)东北”,分析后的结论是:鱼复县在今治(瀼西老县城)。编者自己的意见不统一,缘于依据了不同时代关于鱼复县的记载,越分析越乱。本来依据之一,《一统志》说得很清楚:“春秋时,庸国鱼邑,汉置县。其后移治白帝城而此城废。”编者又拿出依据之二,《旧唐志》、《舆地广记》,把东汉时的鱼复县治地——赤甲城列举出来。因依据之一已说清楚,鱼复县后迁到白帝城,而赤甲城就是公孙述所造的白帝城的一部分,编者便认为“所言方向与道里又大相悬殊。”编者再拿出依据之三《寰宇记》:“古鱼复县在县西十五里,蜀先主改为永安县。” (《寰宇记》所记“疆域政区沿革以雍熙四年为断”,[5] 这里,“县”指北宋建在白帝城一带的奉节县。县西即瀼西今老县城。)这样,依据之三与依据之一不矛盾了,但依据之三,《寰宇记》所记本身有问题。

现代考古发现及文献记载都证明,蜀汉永安县,古鱼复县治地从来就不在瀼西。蜀汉永安县在今白帝山一带,只有刘备的永安宫在今瀼西老县城处。

历史上《水经注》第一个描述了刘备的永安宫,并将永安宫描述成一座城:“(江水)东迳永安宫南,刘备终于此,诸葛亮受遗处也。其间平地可二十里许,江山迥阔,入峡所无。城周十馀里,背山面江,颓墉四毁,荆棘成林,左右民居多垦其中。”《辞海.历史地理》介绍,《寰宇记》“作者杂取山经地志纂成此书。”或许《寰宇记》用了《水经注》的资料,把永安宫城当作了永安县城。再发挥想象,既然三国时的永安县城在今瀼西老县城处,古鱼复县就在瀼西今老县城了。今瀼西老县城历史上只有北周(568-578)为民复县治地,北宋景德二年至南宋淳佑二年(1005-1242),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至公元2000年为夔州路、夔州府、夔州、奉节县治地。

新编《奉节县志》认为“说鱼复始治瀼西者,多是夔州、奉节官员或本县人所写的记、志和诗文。”举例有刘禹锡的《夔州刺史厅壁记》:“初城于瀼西”;李贻孙的《夔州都督府记》:“初在瀼西坪上。” 笔者认为:从这两篇文章的上下行文看,这个“初”不是最初的意思,而指北周(568-578年)曾在瀼西建的一座城。公元566年,开府陆腾在镇压信州蛮的反叛中,认为信州(鱼复县附郭)治白帝山,地势过于险要,易守难攻,为镇压反叛带来难度。于是在“刘备永安故宫城南,八阵之北,临江岸筑城,移置信州(鱼复县附郭)。”新编《奉节县志》编者的依据不能成立,结论自然错误。

笔者认为奉节历史上第一个县治在鱼复浦,依据有五:

第一 ,明正德《夔州府志》、清乾隆《奉节县志》是本地现存最早的地方志,曾明确记载:鱼复浦,即汉代的鱼复县基。鱼复城,因鱼复浦得名。《一统志》亦说得很清楚,表述了三个意思:一是庸国鱼邑所在地即最初鱼复县治地;二是鱼复县后迁到白帝城;三是西汉时期方有鱼复县名。(笔者从《汉书.地理志》记载,赞成秦置鱼复县。)点明奉节县第一座城在鱼腹浦。

第二,鱼复浦适宜人类居住,早在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阶段及新石器时代早期,这里已经是“古人类的一个群体的大本营”,并一直为鱼国(鱼邑)所在地。

鱼复浦在那里?清乾隆《府厅州县图志》、清嘉庆《四川通志》载:“鱼复浦在县东二里”。鱼复浦位于长江左岸的第一级、第二级阶地上,为梅溪河(古瀼西)常年冲击形成的堆积阶地。整个台地北部略高,东、西、南三面较低,积水排除通畅,沿江一线,河谷宽阔,土地肥沃,既有农耕渔猎之便,又有丰富的盐泉资源(文化大革命中仍有人利用该盐泉熬盐),且易于发现取用,是奉节先民最理想的栖息之地。

1997年鱼复浦遗址考古发现:鱼复浦遗址最下层(第一阶地河漫滩,约海拔85.7米)堆积年代可能早到1万年以前。[6]第二阶地(海拔约130米)年代在新石器时代早期。这里出土的陶片是三峡地区迄今为止新石器时代最早的陶片;“发现了三峡地区长江峡谷内至今唯一一处旧石器时代用火遗迹现象” [7]——有规律排列着12处疑似火塘遗迹,遗物集中分布在火塘附近,呈条状分布。似乎显示着鱼复浦人的一种宗教行为。有专家指出:鱼复浦遗址处于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时期,“这里曾经是古人类的一个群体的大本营”,除鱼复浦外还没有发现这么大的聚落址。[8]居住在这个聚落址上的鱼复浦人被称作鱼人。《水经注》载:“江水又东迳鱼复县故城南,故鱼国也。” 鱼国即正德《夔州府志》所说的西周时期的鱼复国。什么时候鱼人建立鱼国,现已无法得知。但从一本记载周成王时期成周大会诸侯的专辑——《逸周书.王会解》得知,“鱼人献鼓钟、钟牛。”说明周成王时期(前1042—前1021),就有一个鱼国存在了。算得上中国古代最早出现的国家之一,是三峡内较早出现的国家,考古学界称作“古国”。鱼国春秋初期被强大的庸国[9]消灭,鱼国沦为庸国的鱼邑。

鱼复浦从旧石器时代开始,就是奉节先民繁衍生存的地方,西周时为鱼国,春秋初期,鱼国被相邻的强大的庸国吞并,成为庸国的鱼邑。正如《一统志》所载,庸国鱼邑所在地即最初鱼复县治地。秦国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于公元前277年得三峡,在鱼复浦建立了奉节历史上第一个县。

第三、从战国、西汉墓葬的分布可知,鱼复浦是战国至西汉时期的都邑所在地。历史上,奉节县的治地主要有鱼复浦、白帝城、瀼西(今老县城)三处。从近年墓葬出土的情况看,白帝城、瀼西一带多出土战国墓、汉墓,古人不可能在自己的都邑埋葬死者,那么白帝城、瀼西不是战国至西汉时期的都邑;鱼复浦(今宝塔坪)一带唐宋墓多,战国墓、汉墓少,恰说明鱼复浦是战国至西汉时期的都邑所在地。

第四、鱼复浦具备古代早期城址的基本性能。一是如前所述,该地地理环境适宜人类居住;此处有大型聚落址;有原始宗教祭祀场所、行为的发现;而取之不尽的盐泉资源是“城市”发展的活力;二是鱼复浦第二级台地边缘发现大量阴沉木,似三峡地区传统的筑城方式筑就的保土、防御措施。明正德《夔州府志》记载:瀼西“府古无城,环立木栅”(为城)。清光绪《奉节县志》则记载了修筑城垣的具体方法:“植杉木土中,密如蔗,深丈余,以五层石约束积累而上,按军中行伍法部署成功。”[10]这种传统的筑城方式几千年来一直流行于三峡地区。1981年奉节大水,水位高达129.9米,是继清同治九年(1970)来长江较大的一次洪水。鱼复浦第二级台地多为泥沙冲击形成,边缘沙坎很高。退水时淘洗出大量的阴沉木。笔者到鱼复浦挖阴沉木较多的唐家、陈家调查,据他们说:鱼复浦第二级台地边沿全是阴沉木,大水淘洗出来时阴沉木在沙坎边缘规则地排列着,像扎的篱笆一样,竖几根,横几根。竖着插进沙土里的阴沉木少些,横排着的多些。唐其富、向德平、陈国登三家共同挖出来的一根最长,将近10米,直径1米多。县文化馆、白帝城文馆所等买下了这批阴沉木。有些阴沉木是在当地锯成木板后拉走的,因此笔者在现场捡了一小块,据专家鉴定,这块阴沉木已开始碳化,有几千年历史。

当地人讲,鱼复浦第二级台地已被大水淘洗去一两丈宽了。每次大水后,都会出现阴沉木,解放前挖的人少,说挖了这些木料会遭雷打;解放后大炼钢铁时挖了一大批,后陆续有人挖来做家具及棺木。

1977年4月长江航道处制定了一个《长江上游航行参考图》,上面标明:“鱼复村下有个枯木树。”问当地老百姓,他们说,即沙坎边的“老鹰嘴”——一根枯树,顶上像羊角那么叉着,露出沙坎一丈多高,土里不知有多深,常常用来拴轮船。

这些被大水冲洗出来的有规则排列的阴沉木,有可能是鱼复浦作为鱼国(鱼邑或鱼复县)都邑时用来防御、保土捍堤时留下的遗物。

第五、西汉鱼复县治地在鱼复浦。西汉有个制度,掌管军事要地的官僚不与太守同城。西汉武帝时鱼复县置江关都尉,初治所在今白帝城,后移长江南岸今白蜡坪。既然西汉鱼复县治地在鱼复浦,江关在白帝城,而奉节县第一次迁城是因为公孙述建了白帝城[11],那么奉节县的第一个治地也应该在鱼复浦。

小结:厘清长达800年来鱼复县不同的治地,分析历代地志类书籍关于鱼复县治地记载分歧的原因,得出鱼复县治地从来就不在瀼西今老县城的结论。而文献记载及考古则证明,奉节县第一个建县地点当在鱼复浦。鱼复浦遗存表明,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早期,这里就是“古人类的一个群体的大本营”,是文献记载的鱼国所在地;从文化遗存——鱼复浦阴沉木可证早在五六千年前这里就是鱼国城址;从墓葬与都邑的关系可知,鱼复浦是战国、秦汉时代的都邑所在地;从西汉掌管军事要地的官僚不与太守同城这个制度可看出,既然文献明确记载今白帝城是江关都尉遗址,那么今白帝城就不是西汉鱼复县治地;且文献清楚记载,奉节县第一次迁城是因为公孙述建了白帝城。迁城之前秦及西汉鱼复县治地只能在鱼复浦。

三、县名由来

清乾隆《奉节县志》记载,鱼复县因鱼复浦而得名。鱼复浦又是怎么得名的呢?

清仇占鳌《杜诗详注》释为:“夔治鱼复,滟滪风涛震射,巨鱼却步不得上,故名鱼复浦。”

任桂园先生在《三峡盐业考古研究》[12]第三章《奉节鱼复浦遗址中的食盐史影》中这样介绍鱼复浦:“所谓‘鱼复浦’,乃是指位于奉节县城东1公里、白帝城西5公里处,南临大江、西接梅溪河入江河口的一块沙洲碛坝。”“这块沙洲碛坝,南北宽800多米,东西长2500多米,它夏季被洪水淹没,冬季方露出水面。整个碛坝呈两端尖、中部圆,北高南低的地貌,远观之,有似‘鱼腹’。”

明人何宇度则认为源于:“鳇鱼至此复回不上。”说鱼复的得名因为屈原。屈原自投汨罗江后,鳇鱼十分悲愤,奋力托着屈原的尸体回家乡,不想一下游到了今奉节境内鱼复浦,于是在那个地方转身向下游秭归而去。鳇鱼转身的那个地方遂名为“鱼复浦”。

笔者认为不应该是鱼复县因鱼复浦得名,而是鱼复浦因鱼复县而得名。文献中鱼复县的出现早于鱼复浦。东汉班固所撰《汉书》中已有关于鱼复县的记载。而鱼复浦最早出现在唐代杜甫的夔州诗中。其《入宅三首》之二有:“水生鱼复浦,云暖麝香山。”

关于鱼复的得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鱼”,因鱼国、鱼邑、鱼人而来;“复”,即“复除”,免除赋役。任乃强在《华阳国志校补图注》“鱼复”下说:“秦汉谓免徭役为复。此鱼复,与越嶲之姑复,乃涪陵之汉复,皆以盐泉所在置县而名复。疑是因重盐工,免其徭役,专事盐役,故名。”秦巴郡置鱼复县,其县名反映了秦统一巴地后对巴人仍采取羁縻政策,以资源立县,重视盐业生产。

鱼复县“鱼”字的来历,历来没有什么争论,认为“鱼”字稳定,是华夏(汉)语,“复”字则书无定字,如奉节 “鱼复浦”可写作“鱼腹浦”;南安(今乐山)“鱼凫浦”又写作“鱼符津”。鱼复,有鱼腹、鱼凫、鱼妇、鱼符、鱼涪等多种写法,他们都是三峡土著语言的华夏族记音用字。

重庆市巴南区冬笋坝巴人墓葬中铜质小长形印章上面发现篆书“互人”二字。据《山海经.大荒西经》载:“有互人之国,人面鱼身。炎帝之孙,名日灵恝。灵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有大巫山者……。” 这段话似乎说明三峡里有一个“互人国”,这个崇鱼的互人国与崇蛇的一个国联盟后,被称作“鱼妇”。“互”或“妇”即鱼人,这便是早期人类借华夏字记录自己的实例。

邓少琴先生在《巴蜀史迹探索》中说:“巴得鱼人之地,名之曰鱼腹”。如果公元前611年巴(崇蛇)得庸国鱼邑之地后,即取名为“鱼腹”,那么,“腹、复”有可能是三峡土著语言的华夏族记音用字。“腹”亦指“鱼人”。

上古无轻唇音,f当读作p。复(腹、凫、妇、符、涪、互)读作pɑ。“鱼”怎么读呢?张勋燎先生根据音韵学、民族学资料考证:鱼就是巴,巴就是鱼,鱼在上古就读为巴。鱼、复、巴,上古读音相同。因这个部落的生活方式——与“鱼”密切相关,便在“复”字前加上了“鱼”。

如果“鱼凫”也是“鱼复”的华夏族记音不同的用字,那么“凫”,揭示了鱼人在崇鱼的同时对捕鱼的鸟——鸬鹚的崇拜。鸬鹚,在三峡一带称作水老鸹或鱼老鸹。是一种被渔人驯化,可帮助渔人捕鱼的鱼鹰。那么,“复”在这里除了指鱼人,还增加了“鱼鹰”的意思。

小结:鱼复是奉节历史上第一个县名,鱼复县名得来大致有三种说法:1、鱼复县因鱼复浦得名,笔者持否定意见。2、鱼复县的 “鱼”,源于这里曾是鱼国、鱼邑,鱼人世代居住地;“复”,即“复除”,免除赋役之意。县名揭示鱼复以资源立县,反映秦对巴人仍采取羁縻政策,并重视盐业生产。这是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3、若(公元前611年)巴得鱼邑之地后,即名为“鱼腹”。“鱼腹”(鱼复、鱼凫、鱼妇、鱼符、鱼涪)有如叠音词,“鱼”,指当地鱼人,“复”亦指“鱼人”,均为三峡土著语言的华夏族记音用字。

注释:

[1]清光绪十七年《夔州府志.艺文》,唐刘禹锡《夔州刺史厅壁记》。

[2]《社会科学研究》1985年第2期。

[3][4][7]重庆市社会科学联合会、重庆师范大学社会科学联合会、重庆三峡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院、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文博学院2007年10月《三峡考古发现与巴文化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第109—115页;第42页;第5页,武仙竹《寻找三峡之火——三峡古人类研究重点之一》。

[5]《辞海.地理分册(历史地理)》上海辞书出版社1982年8月出版,第306页。

[6]杨华《三峡远古时代考古文化》2007年9月重庆出版社出版,第68页。

[8]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重庆自然博物馆等《奉节县鱼复浦遗址旧石器时代考古发掘报告》;《重庆市库区考古报告集.1997卷》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55—159页。

[9]庸国,在今湖北竹山县西南部堵河南北两大支流的交汇口。《左传.尧典》:“舜生三十而征庸。”说明庸国历史久远,早在传说中的五帝时期即已存在。

[10] 清光绪十九年《奉节县志.艺文》夔州知府蒯德模《城工碑记》。

[11] 范晔:《后汉书.公孙述传》卷十三,第534页。西汉末,公孙述谋臣李熊游说公孙述:益州富饶,“东守巴郡,据扞关(江关)之口。地方数千里,战士不下百万。见利则出兵而略地,无利则坚守而力农。东下汉水以窥秦地,南顺江流以震荆、扬。”于是公孙述在成都称帝,公元30年,派大将任满修筑了白帝城。

[12]任桂园:《三峡盐业考古研究》中国言实出版社2009年6月版,第20页。

清乾隆《奉节县志.地舆图》图七

 

作者:李君鉴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