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庞华坚:面对大海(外一章)

2017-11-23 15:42 来源:中国奉节网

面对大海,我总会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说话的冲动,一种不吐无以为快的冲动。但是,我不知道,面对大海时,自己要说什么话,不知道自己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别人面对大海时,会不会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在我的身边,没有可以问这样问题的人,或者说我觉得没有必要问别人这样的问题。可能是从事过航海的工作的缘故,对我来讲,面对大海,更多时候,是面对一种巨大的充实或者巨大的空洞,那些巨大宛如太阳黑洞,宛如无边沙漠,既诱惑,又淡漠,既绝望,又新生。

站在大海面前所获得的感受,就像站在窗前,感受窗外吹过的风,或者是累了,坐下来,点上一支烟的感受。

我总觉得用表白去阐述感受,必将劳而无功。

近一段时间,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和遭遇,在白天,我有时到大海边走走,晚上,有时不由自主也念想大海。大海依然宽广和不动声色。浪花拍打沙滩和岩石哗哗的声音,有时让我开朗,情绪高昂,想长啸一声,把所有不快和困难都在长啸中烟消云散。有时却让我更惆怅、沉郁,甚至有往大海深处走去的冲动。

许多年以来,大海终成了我的寄托。

我知道自己和大海之间有一条不为人知的神秘通道。

从转身往南,一直向前。经过草坪、树林、公路、人群,一步一步,来到大海边。大海以缓慢的涌动和辽远的蔚蓝,把我目光的呆滞稀薄成沙一样的轻松。

仿佛就在昨天,或者和昨天一样,我有时在黄昏时分,不知不觉跟随着自己的倒影,便来到了海边。来的次数多了,最后一次也就像是往事中的任何一次一样。这个时候,往事就像烙印,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和儿时种水痘,胳膊上留下的痕迹一样,会陪伴自己一辈子。

能面对往事,生命真是幸运。往事里有温存和快乐。温存和快乐是守候在某个路口的一棵树,让灼热的生命得以清凉。

海边,晚霞会燃烧得特别旺。南方傍晚的海天之际,天气好的时候,大同小异。不同的是此时彼时的感受而已。

不管是什么样的感受,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目的,来到大海边,见到的都只是大海依然。

我不知道大海包含什么,但我知道大海对于我意味着什么。

那些流云,那些飘荡的烟,那些白的和黑的沙,那些在沙滩上一躺千百年的贝壳,那些被折断而后被泡绿的海草,那些海浪掩埋了的白骨和冲散了的血汗,以及像涛声忽远忽近的故事、传说、欢笑、悲忧……

它们是引领我走向大海的钥匙。

这些钥匙,在我抬头望天的时候,我会看到它们在远处的光亮中摇晃。在我低下头来沉思的时候,会听到它们在风中发出呜呜的低沉的呼啸声。

 

眺  望

 

站在一棵木麻黄树下眺望。

大海透彻的蔚蓝和接近于纯白的太阳光芒,共同营造出让人眩目的效果。仰望中,犹如有亿斯万根纤细的银针沿着视线反射过来,使海里或动或静的事物,船舶、海鸥、浪花、岛屿……都飘浮起来,如海市蜃楼里的景物。

眺望可能更是一种感受,而绝非仅仅目睹而已。

眺望中,海里传递过来的巨大、渺小、轻微、折服、无奈甚至空白,诸般感受,一下子奔涌过来。

这是面对大海没有办法拒绝的事情。

在浩淼大海的面前,所有飞扬的骄傲只能平静下来。

因为大海无限,所以人心只能有岸。

系岸而安宁。

视野里,一串串脚印从我站立的地方向海滩延伸,深浅不一,整齐又拘谨。它们消失在海岸交界的地方。

人类一直喜欢从不同角度,不同方位,不同时间和地点,走向大海,渴望被铭记,渴望进入大海,甚至渴望成为大海的历史。

而应付人类对海洋的胡思乱想,大海从来都不置可否。

海浪只“哗啦”一声,就把沙滩上人类踩出来的那些凸凹不平抹去了。

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渺小而卑微--虽然有人不承认。

也看到宛如一叶浮萍在海里飘的,那是一只小舢舨或者一艘大船。它们正摇摇晃晃渐远或者渐近,正满腔热忱奔赴不可知的前方或者疲惫返回。

目光最后还是会集中到大海的蔚蓝。

那接近于无限透明的颜色,我绕不过去。

但是面对这浩如烟海的宽阔,我却又只能无语。

那浩淼的蔚蓝,会让我平静眺望的目光逐渐升暖,以致燃烧起来……

明亮、宁静、忧郁、死亡……悲和欢,属于我和不属于我的燃烧中的林林总总,会聚成一种明知不可接近却甘愿渴望投身其中的诱惑,将我的对大海的所有欲望,化为乌有……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