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毛晓丽:花之物语

2017-11-23 15:39 来源:中国奉节网

迎春花儿黄

每日经过的路,今日有些不同,一股幽幽的暗香在涌动,天还是这么的寒冷,风还是那样的凛冽,是什么花在这么早的日子里开放了?追着香味,转下一道石梯,赫然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墙蓬蓬勃勃开放的迎春花!一个冬天,它都枯黄着,暗淡着,虽然经常路过,却忘了它的存在,它什么时候开满了这密密匝匝细细碎碎的花?

看不见一片叶子,只有纯粹的黄色的小花,花儿那么小,却那么密,挤挤挨挨地堆在一起,彼此拥着,抱着,嚷着,笑着,就像一群美丽的姑娘在枝间嬉戏,好不惹人嫉妒。它们也许是知道自己太小,怕引不起春姑娘的注意,于是便相约一起开放,凑成一簇,拼成一团,连成一片,从上边垂下来,远远望去,就是一幕花的瀑布。细看每一朵花,却各有各的姿态,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韵。

细细长长的藤条,数不清有多少枝,重重叠叠地沿着墙壁爬下,却没有缠绕,没有撕扯,都那么规规矩矩地垂下,只在每根的最末端,努力地向上昂起头来,去迎接朝阳,去迎接姗姗来迟的春天。望去就像是瀑布尽头溅起的水花。是啊,立春都过了那么久了,还不见春的踪影,难道它一定要等迎春花,以这种热烈的方式去欢迎,它才会回到人间吗?

迎春花开了,我不知道其它的花有没有开,但它是我见过的最早的春天的花。

栀子花开

之所以选择这个小区,是因为我去看房子的时候,正是栀子花盛开的时候。一进小区的大门,一股熟悉的栀子花的香味迎面扑来,我赶紧往前走去,院子里一片片全是盛开的栀子花,在油亮亮的绿叶的衬托下,雪白没有一丝杂质的花朵显得雅致端庄,就像女神一样圣洁容不得一丝污染。花儿有单瓣的,六片洁白的花瓣形成规整的圆,中间一枝黄色的蕊傲然挺立,就是我们常见的小朋友画的那种花的形态;也有重瓣的,绕着花蕊从上至下层层展开,错落有致;最美的是将开未开的那种,由外而内呈螺旋状收拢,白色的花瓣积淀成乳黄色,如略带羞涩的女孩儿,矜持却不失娇美,让人心疼惹人爱,就连风都不忍心吹得太猛;也有些花儿还紧紧地用花瓣裹着身体,只在外部轻轻地张开一张张角儿,披着一点点淡青色。

栀子花的美,更在于它热烈浓郁的香味,就那么一直向更远更远的地方飘散,直入心底的欢乐,感染着更多更多的人,一如它的花语,“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

喜欢栀子花,是因为它是我最早认识的花。我的叔叔是一个乡村医生,常常自己种一些药材,在房屋的周围,菜田两边,种满了栀子花。一到开花时节,老远就看见它们围绕着村子像一片白色的云彩,它迷人的香气,招蜂引蝶。花谢之后,会结出的圆鼓鼓的绿色果实,开始很小,外边有六条棱;越长越大,棱越来越淡,果实却越来越饱满,待完全成熟之后,就变成了桔红色。那时不像现在到处都是花,各种各样的花,大人们都忙着在田里刨食,哪有闲情逸致来养花,花就成了稀罕物,栀子花开的时节,我每天放学后都要去看看它们长成什么样子了,去摸一摸它肉敦敦的很有质感的花瓣,捏一捏它软软的湿润润的花蕊;再后来,把成熟的果子摘下来,挤出汁液来涂在指甲上。

叔叔告诉我说,栀子的花、果实、叶、根晒干后都可以入药,有泻火除烦,清热利尿,凉血解毒的功效,也可以用来作为染料,可是个宝贝呢!的确,我们家新做的桌子和椅子就是和了栀子来漆的,黄中透着点红,光亮亮的,挺好看。

怒放的三角梅

初夏时节,教学楼边的三角梅泼泼辣辣地盛开了。

不见一片绿叶,有的只是一堆的花朵,大红大紫地绽放着。长长短短的枝条,裹携着密密麻麻的花儿,爬满整个花架,至上而下,至下而上地堆积起来,铺天盖地地占据着每一寸阳光能照到的地方,还尽力地向空中伸展,伸展!形成一片花的海洋,在清风中翻波涌浪,远远望去,就如同天空中飘出的一片灿烂的红色霞光;走近一看,每一株三角梅都像一束巨大的火炬,熊熊地燃烧着,姹紫嫣红,鲜亮热烈,不可遏制地将生命的色彩迸溅……

几乎所有的路人都在此驻足,它实在太多太盛太惹人眼了!

这就是三角梅,几乎在一夜之间,脚步走遍每个大街小巷。在寒酸的农家院子里,有她的身影,在富丽堂皇的大殿旁,有她的身影,在青石板铺就的阶梯边,在喧闹繁华的大街心,在每家每户的阳台上,到处都有她的身影。只要有一把黄土,她都要借助有限的营养,绽放出最美丽的自己,越是贫瘠的土地,她越是坚强地怒放。我想到昨天看到的医院背后的那一片三角梅来:花是淡紫色的,有的盛开,有的含苞欲放,都星星点点的掩映在蓬蓬勃勃的绿叶中间,成行成垄,沿着长长的花廊,绵延几十米。在花下行走,能感觉到花们投射出的异样活力。

相比之下,没有哪一种花能有她的热情奔放。不受任何拘束,不惧怕所有眼光,赞美也好,嘲笑也好,她都不在乎,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开放,开放!她从不禁锢自己,有枝就尽情的发,有花就尽情地放,一簇簇,一垄垄,一片片,灿烂辉煌,用自己独特的方式,骄傲地开放着。每一朵花虽然娇小,她们知晓,只有集体的力量才是袭卷一切的滔滔江水,于是千千万万朵花相约一齐开放,形成一种千军万马奔腾的壮阔场面,就有了所向披靡的气势,就连那高傲的牡丹,雅致的荷花,华贵的玫瑰,都不得不在她的面前低下高贵的头。

一般的花,花期一过,就无力的垂下脑袋,等待明年再来。可三角梅不同,眼看一季花已过,一场大风大雨过后,深深浅浅的花落了一地,可过不了多久,她又重新聚集力量开放起来。初春,娇小的花朵就已经在漫山遍野露头;夏天,她又用最旺盛的方式怒放着生命;到了秋天,在叶落有声的时候,静静开放的她与秋菊为伴;即使是在肃杀的严冬,只要风雪尚未光临,依然能见到她执著的身影,甚至在去年下着小雪的时候,还能看见几株三角梅在白雪的掩映下灼灼开放。春夏秋冬,都是她的花期,只要阳光还在,她就要绽开。

她坚信,是生命就该怒放!

梅与雪

第一次读关于梅花的诗,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老师教育我们要做梅花一样的人,有着高雅的淡香与坚强的品格。

后来读到更多的关于梅的诗歌:

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陆游)

桃李莫相妒,天姿元不同。

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王十朋)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卢梅坡)

渐渐地,我把梅与雪不自觉地联系在了一起,我没有见过真正的梅花,但我以为,她天生就只能是与烈风与寒雪为伴的,越是寒冷,她越开得光鲜,严冬是她唯一的舞台,白雪是华丽的背景,寒风是内心的独白。以至于一想到梅花,脑海中就会呈现这样的景象:在呼啸的寒风中,在漫天的飞雪里,梅花不屈地绽放着,没有一片叶子,那娇嫩的花瓣儿锤炼得无比坚强;她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幽香味,高雅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骚客。

冬天需要梅花,梅花也需要冬天。对于冬天来说,梅花成为一种期待,是它生命中的一抹喜色。

然而我第一次真正见到梅花,却大出我的意料。

那是新年里的一天,阴霾了很久的天空洒下明媚的阳光,大家心情格外舒畅,相约到一个新开放的公园里去玩。一进园,就看到前边一片红彤彤的桃花,开得极其茂盛,我诧异道:“春天怎么来得这么早,桃花都已经开放了?” 旁边一个人笑笑说:“那是梅花。”梅花,难道真的是我慕名已久却不曾亲见的梅花?我赶紧走近她们,梅树并不高,只是在粗粝的枝干间显出一股遒劲的味道来,树上没有一片树叶,只粘着密密的花朵,有红梅也有白梅,花朵颜色外深内浅,像一个个浅浅的碗盏盛着几粒淡黄色的珍珠。凑上去,一股清幽的香味沁人心脾,那是真正的梅花的香味。

然而在这么朗朗的晴天之下,铁骨铮铮的梅花竟与夭夭桃花并无二致,倘若没有旁人的指点,我恐怕分不清楚究竟是梅花还是桃花了。一时间,我对梅花竟然有些失望,她还是那个梦想中的有着高雅的淡香和坚强的品格的梅吗?我想,也许梅真的应该生就在寒冬里的,与寒风与白雪为伴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那才是她真正的美。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