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梁惠娣:薄荷时光

2017-11-02 13:41 来源:中国奉节网

周末,与友人驱车到野外郊游。乡间山风阵阵,林海翻翠,鸟雀啼啭,夏蝉鸣唱。突然发现,山石旁、树根边、路旁荒长着野薄荷。那无数绿色的小小身躯蔓延到各个角落,那些布满细绒毛的多齿叶片,墨绿深沉,还有茎端那爆裂为无数鳞片的淡蓝泛粉的小小柱形花,娇俏可人地在风中点头,宛如迎风展翅翩翩起舞的蝴蝶,空气中飘散着阵阵馥郁的薄荷香。于是停下脚步采野薄荷。

记忆中,童年的时光里,总有薄荷的身影。在农家人的花盆里、菜园旁、墙根边、甚至不起眼的野地路旁,都有一丛丛薄荷青翠的身影,在自生自长,在风中摇曳。它春来吐嫩,夏来渐绿,秋来开花,冬来干枯,以为它的生命就此走到了尽头,到了来年春天,它兀自又探出了嫩黄浅绿的芽头,让人舒心一笑。

在那物质匮乏的童年,母亲曾用薄荷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出各种好吃的:把薄荷捣碎拌到面粉里做薄荷饼、薄荷糕、薄荷蛋花汤……童年的味道里,薄荷是最浓重的一笔。

夏天的夜,院子里的香樟树上筛下细细碎碎脆响响的蝉唱,祖母躺在树下的摇椅上,轻轻地摇着蒲扇,我趴在祖母身边,缠着她讲那古老的故事。蚊子不时捣蛋地来叮我一下,我急得直嚷嚷。祖母坐起来,从树根旁扯了几片薄荷叶子,往我的手上、脚上一阵涂抹,顿时感觉清凉无比,蚊子再也不来咬我了。

闲来读诗书,读到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曾对薄荷题诗一首,诗曰:“薄荷花开蝶翅翻,风枝露叶弄秋妍。自怜不及狸奴黠,烂醉篱边不用钱。”这首诗是诗人题写在画有薄荷的扇面上。扇面画有一丛薄荷,在秋阳里白花竞放,一只猫酣卧在花丛旁,睡意朦胧。他又有《题画薄荷扇》诗:“一枝香草出幽丛,双蝶飞飞戏晚风。莫恨村居相识晚,知名元向楚辞中。”诗中的“香草”就是薄荷。

无意之中读到了著名作家刘心武的《野薄荷》。他到佛寺旁院的旅店中整理书稿,古院的草地上生长着野薄荷,那天却有一拨人来把草地上的自然地衣铲掉,铺上了冬不枯草皮。他感到惋惜,于是从未及运走当做垃圾扔掉的杂草里,挑出了几茎还颇完好的野薄荷,回来插在了玻璃杯,搁在了电脑边。后来,是那个有心的女服务员每天为他电脑旁的玻璃杯里换上新的野薄荷,那野薄荷香一直陪伴着他。那个善解人意的女服务员又何尝不像一株清香的野薄荷?

采回来的野薄荷,拿出一些来煮薄荷饭、熬薄荷粥,白花花的米中透出浅浅的绿,如浅色玛瑙般惹人喜爱,散发着淡淡的薄荷清香,啜一口,顿感清香细腻,质地如绸,引人食欲大振。还用野薄荷做薄荷蛋糕,重拾童年的味道。喝茶的时候,放两片薄荷叶,茶香中透出丝丝薄荷的清香与清凉,令人惬意。失眠的夜,掐两片薄荷叶,置于枕边,顿时清凉满枕,感觉无比稳妥,竟然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有薄荷相伴的日子,馨香微凉,安稳恬静,这美好的“薄荷时光”。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